創造生命的力量(The power is within yourself) by 露易絲.賀


塞了過多作者自身經歷,感覺不像心靈導向書籍,像自傳。我比較喜歡「創造生命的奇蹟」的開場白方式,這本開頭說教、空喊口號的感覺太濃厚。

 

 

我是美好的(Experience Your Good Now!: Learning to Use Affirmations) by 露易絲.賀

這本書的排版類似筆記本,舉例某些能改變生活的肯定句。

DSC09438  

我個人不喜歡她將新舊觀念寫在一起的作法,如果是我話,會這樣寫:左頁寫上舊觀念,右頁寫上新思想,閱讀時只看右頁能讓人生更好的新思想,讓舊觀念成為陳跡。

沒必要擁有這本書,但是可以模仿這本書製作專屬於自己的「我是美好的」筆記,也可以用單字卡來製作,會更便於隨身攜帶。

 

 

 

 

寫給女人的生命啟動書

 

這是作者為了讓女人有個幸福人生而寫的作品。然而某些觀念太過陳舊了,實行起來會面臨困難,我也不太能認同,尤其是第八章勇敢面對性騷擾的內容,作者好像把「被性騷擾」的責任推到女人頭上去了,她說:女人們保守祕密,因此能讓男人得逞。

 

女人並不是為男人保守祕密,而是太害怕或是覺得太羞恥了才忍氣吞聲,有時站出來承認自己受到男人騷擾的女人,非但無法得到社會大眾的支持,反而遭受「不檢點」、「風騷」、「主動勾引對方」之類的指控(就是所謂的「受害者責備」),還有可能因此招惹來更多的騷擾。

 

當提到與性相關的種種,父系社會對女性過於苛刻,卻放縱男人在言語和舉止上胡來。

作者一直在這章裡不斷強調,只要女人「大聲說出來」就可以制止男人的騷擾。實際上就算這麼做也無濟於事,我就曾在騎單車途中被男人言語騷擾,他的用語和色情專線沒兩樣,他問我說:「要去哪裡,你寂寞嗎?」我不耐煩的回嘴:「心情不好,少來煩我。」他又問:「跟男友吵架啦?」男友一詞讓我更火大了,因為我有同性戀傾向,認定我愛男人,對我而言是一種侮辱,我兇兇巴地回答:「我要男人X屁!」(我是不會隨便暴粗口的,只有在想揍人時才罵),然後這白目男說道:「關心你,你還那麼兇!」我發現到對方臉皮極厚、頭腦極鈍,比公狗更蠢(公狗若是被母狗兇,牠會很識相地退開,尋找其他對象),我加快速度甩掉他,騎向鎮上的鬧區,才結束這場驚魂記,如果不盡速離開現場,我恐怕會失去理智把他殺掉。(我是說真的,我出門都會在身上帶刀子防身)。

 

從我的親身經歷足以證明,只是對男人「說不」根本就無法有效制止他們,東方文化下長大的沙豬還會認定女人的反覆拒絕是一種矜持(就是acg界常用的口嫌體正直),他們是這麼想的:她被我看上其實心理在暗爽,只是假端莊一下做做樣子。等到女人訴諸暴力(賞巴掌之類)以表達堅定的拒絕時,又會被對方罵「bitch,看上妳,是給妳面子,居然敢打老子,賤貨」,如果這個女人缺乏自我防衛能力,很可能就會被殺掉或被強暴。所以只學會「說不」是沒有用的,女人得先培養保護自己的能力(至少要學會逃跑),必要時,也要有為了自保使用暴力的決心。

 

作者某些言論有自打嘴吧的嫌疑,她在開頭信誓旦旦表明「我們不必像第一波女性主義者把男人當成敵人看待」,卻又第八章時強調我們要讓男人「受到懲罰」,這不是自相矛盾嗎?只有在把對方當成「敵人」的時候,我們才會期望他被懲罰。如果我們當真以愛與包容去面對騷擾,我們不會預期他被懲罰,而是希望他能同理受害者的痛苦,然後改過遷善。顯然作者尚未根治自己的心病,與男人跟性有關的精神問題,希望她能早日發現這一點。(不過,我個人還是期望各種與性有關的犯罪能受到嚴厲懲罰,這樣才能有效制止潛在罪犯)

 

 

接下來提一些令我感興趣的部分:

 

八十頁提到:婚姻是一種社會習俗,主要受惠者是男人……女人一向被教導為了婚姻要否定自己的需求,男人則相信婚姻制度之所以存在,是為了支持他們。

我很早就發現女人在婚姻中各式各樣的吃虧現象,所以我並不想結婚。一個有經濟能力、會保護自己的女性根本就不需要男人來支援她的生活。有些女人想結婚也不過是憧憬美麗的禮服,想滿足這慾望也不必結婚,多賺點錢就行了,婚紗店會很樂意幫忙實現這個願望的。

 

八十七頁提到:墨西哥北哈的印第安婦女使用一種草藥避孕,只要服用兩次就能控制生育長達八年,而且無副作用。

我真想知道那藥草的確切學名,如果有人能栽培這種藥草可以造福很多異性戀女性。

 

 

一○四頁提到:月經被印第安婦女視為健康的象徵……印第安婦女的月經循環週期是一段智慧時光,因此曾有不少人探索她們的保健之道。

 

東方父系社會向來將月經視為不潔的象徵,這也間接讓女人厭惡自己的身體,覺得自己天生不如男人。

以前我也把月經視為一種麻煩,也因此仇視男性,他們天生就比較有力量又不用忍受月月流血的痛苦,占盡各種先天上的好處,我覺得很不公平。

一直到我變成重度百合控,接觸到更多lesbain以及西方相關的身心療癒書籍,我才理解到:月經就像流汗、尿尿一樣,是一種排泄廢物的過程,它將不需要的東西清空,減輕女人身體的負擔,甚至可以順便排毒。

正常的月經不該伴隨疼痛,假使行經期間有疼痛現象那就是一種警訊,可能是血液循環差或是子宮彈性不佳。還有面對月經的錯誤態度,也會導致經痛,如果把來潮當成倒楣甚至厭惡它,這時女人就和生理痛接上線了,因為妳在無意識中否定自己的身體;也就是說,有一半的生理痛是貶低女性的父權教出來的;至於另一半的經痛是不良生活習慣造成的,比如:喜歡吃冰涼、麻辣之類的刺激物(子宮最討厭冷);長期久坐不運動,多數血液卡在腰部以上,造成下半身血液不夠的後遺症,要解決這問題就得經常做能動到腰部的運動。還有一點,透過身心愉悅的高潮(自己來就行了,比較衛生安全),定期讓子宮充血,也有助於減輕經痛症狀。

 

 

一一二頁鼓勵女人「說不」的一段寫得很好,建議所有不好意思拒絕他人的女性都看一下,尤是社交恐懼症患者。

 

在「第七章 探索性傾向」中,作者終於修正了她對同性戀的觀點。(她在舊版創造生命的奇蹟中的說過:同性戀就是比較容易得愛滋。她只想到gay,把lesbian排除在外了,明明lesbian得到性病的機率是最低的)

 

「第二章 擺脫廣告操控」 讓我明白為何有很多同齡女孩拼命減肥、購買大量保養品,原來她們都被廣告誘拐了。前面有提到,我仇視男人,成天只想著我要打敗他們,證明我比他們強,所以我國中時滿腦子都只有成績和讀書,我甚至認為開始打扮、迷戀藝人的同學很花痴,現在總算能理解他們的行為成因了。

 

一○九頁 提到:我看過滿懷恨意的女人去動整容手術,只因為她們認為自己會變漂亮。由於她們的自我厭惡,即使做了手術,看起來卻更糟……她為了錯誤的理由去動手術,現在她的鼻子看起來像個豬鼻子。她的問題本來就和她的鼻子無關呀。……你無法用整容手術改善們我價值,它永遠也不會發生。

 

看到這段就我就想到,中國人也常認為只要改變外表就能轉好運,比如:更改姓名、剪頭髮、按照風水學擺放吉祥物……諸如此類的無稽之談,當事人往往試遍各種方法都徒勞無功,因為他死也不肯承認,真正需要改變的,是他自己的內在和想法。

 

我大學時曾有一個談得很投機的朋友,經常和她聊動漫話題聊得很開心,但她總是因為自己態度和用詞不佳招來一堆人際麻煩,然後她就會來找我吐苦水,每當她來找我抱怨或尋求意見的時候,我總是苦口婆心地勸她「任何人都會討厭妳那種作法,自己想辦法改變一下吧」,她總是用「我沒想那麼多」、「我講話比較直」來堵我,既然她無法靠自己的意志力改變,我也不好再多說什麼,她的社交麻煩總是不了了之。然後,我就陷入了她總是來找我倒同類情緒垃圾的惡性循環。於是她自認運氣奇差,經常遇到爛人(卻沒注意到她自己也是個爛人),她就挑了個好日子去剪頭髮改運。可想而知,她的社交技巧仍舊是個災難,因為有問題的不是她的頭髮,是她的作風。

 

換了髮型的她依然故我,單方面要別人體諒自己的心情(經常會抱怨「你都沒有替我想」),卻不肯先去體諒別人(繼續用「我沒想那麼多當藉口」),之後,她嫌我太過囉嗦,覺得我的勸告都是因為我討厭她才故意找她麻煩(明明是她自己先向我求助的,之後卻把怨氣全發洩在我身上,這算什麼?),於是她跟另一個共同的朋友聯合起來排擠我(私下還曾揚言要殺掉我),而且還是兩次。

 

當時我受到很大的打擊,我難得找到聊得來又有共同興趣的朋友,沒想到我對她的信任卻只換來傷害。現在當我捫心自問:「如果我還與她保持聯絡的話,她能對我的人生有所幫助或者讓我感到開心嗎?」答案是否定的,她鐵定又會纏著我狂倒情緖垃圾,而她的惡意背叛也讓我徹底理解她的本質:不過又是一個欺善怕惡的傢伙,她沒資格得到我的友情、我的關心。上天以這種方式將她抽離我的人生;而我也明白了,我其實沒那麼喜歡她,她只是我大學寄宿的暫時心靈慰藉罷了!我往後的人生不需要她的參與。此外,我還發現她那種「過度自我中心的思維」,其實也是一種精神疾病,我真該為了擺脫掉一個中度精神病患而大聲歡呼!

 

在分享完不堪回首的往事後,我來發表一下對整容和整型的看法。我覺得此類手術是為了顏面殘缺的人存在,長相正常的人去動此類手術是在浪費醫療資源,是在自找麻煩,新聞報導過許多為了整型而賠上性命的事件。這年頭的人們真得很悲哀,拼命追求華麗的外表,藉此掩蓋內心空洞的事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禁断のパンセ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