枝織與樹璃相關集數:

第七話 看不盡的樹璃 (有時安希被打根本是自找的,她總有辦法用一些平凡小動作勾起當事人「心中的痛處」,對著樹璃遞出薔薇擺明討打)

十七話 死之棘

二八話 黑暗中的呢喃

二九話 比青空黯淡的琉璃色

 

有很多人疑惑樹璃為何喜歡枝織那種橫刀奪愛的「爛人」?那些人對枝織誤會很深,其實枝織本性不壞,只是在面對樹璃的時候就變得無所適從,連自己真正想要是什麼都搞不清楚了。

以世俗的標準來看,枝織的條件不差。她的外表雖不出眾,但至少也在「中上」程度,她那種甜而不膩、略帶撒嬌氣息的聲音也很誘人,她的言行舉止又充滿了「女人味」,男人看了她表面的條件恐怕很難不心動,如果他們沒看穿枝織耍心機的高超手段的話。當然,這些都不是樹璃愛上枝織的主要原因,個人猜測主因有二:

第一、日久生情。枝織說過青梅竹馬的兩人就像一起長大一樣。

第二、枝織是同齡孩子中最接近樹璃內心的人。

除了西洋劍社和學生會的集會之外,樹璃經常都是一個人行動,最常跟著她聊天的人大概就是薰幹了,鮮少見到普通學生跟樹璃單獨交流。

多數人往往認為像樹璃這種「戴著光環的人」很容易交到同齡朋友,因為有很多人仰慕她的才華;其實不然,現實正好相反,由於天生資質而出類拔萃的人心智年齡通常比同齡孩子早熟,也正因為這份早熟反倒讓她與同齡孩子之間格格不入;但這種心智早熟的孩子難道沒有和同齡者社交的需求嗎?答案當然是肯定的,可是當她和同學交流時,也許會碰上一個問題:她說的話太有深度了,對方聽不懂;對方的話題太「幼稚」了,她可能沒興趣或不知該怎麼接話。久而久之,能和樹璃有深刻交流的同學就只剩下「和自己一樣優秀的人」(比如:學生會成員、西洋劍社長)。

 

然而,有個人卻是這狀況中的唯一例外,那就是枝織。即使枝織不像樹璃是萬眾矚目的焦點,也不像和樹璃那麼早熟,也沒有任何值得令人稱道的技能,但枝織從小和樹璃一起長大,枝織比所有樹璃身邊的同齡者更了解樹璃,也許正是這個原因令樹璃對枝織產生了強烈的精神依戀,這份友情的依戀何時變質為愛慕之心,我們不得而知,但從樹璃剪畢業照的舉動可以推測,樹璃應該是國中時發現自己對枝織懷抱著特殊情感。

 

枝織送樹璃一朵薔薇之前,對樹璃的感情是偏向正面的,對樹璃又愛又恨應該是在那之後。那朵薔薇是枝織的告白:「相信奇蹟,心意就能傳達。」收下禮物的樹璃沒有任何特別的回應,就只是呆呆站著,此時的樹璃不解風情,不懂枝織要傳遞的「心意」是何物,鼓起勇氣的枝織多少受到了一點打擊。在那個把同性戀當笑話的年代裡,不可能明張目膽地口頭告白,枝織只能選擇用如此含蓄內斂的方法來示愛,結果樹璃毫無反應,她以為這朵花和日常生活中收到的小禮物沒有差別,女性朋友之間互送小餅干、髮飾、花朵之類等小物都是很平常的事。在那之後,心意不被對象所理解的枝織漸漸由愛生恨了,也意識到潛藏在平和友愛互動之下的「負產物」--自卑感,兩人的地位「不對等」,高高在上的樹璃「可憐」她這個平凡小人物,才對她特別體貼。世俗教育總鼓勵「強者」照顧「弱者」,卻沒告誡過「強者」顧及受惠者的自尊,施恩要適可而止;而樹璃喜歡(無是友情或愛情階段)枝織,當然就會在無意識中拼命付出善意,卻沒發現枝織的心理逐漸被善意壓垮。

 

 

 

二八、二九話擦劍之謎的推斷:

有許多人認為枝織擦的是樹璃的劍,無論是誰的劍,大家都認定枝織有擦劍。

重看二八話時,貓發現,當琉果說完「原來有人一直偷偷幫我擦劍」時,枝織驚呼了一聲:「什麼?」

由此可知,事實上枝織沒替任何人擦劍,她應該是想調查琉果的櫃子裡是否有樹璃的情書,偷偷看了一下,裡面只有一把劍,於是枝織疑惑地靠在櫃上,下一秒立刻被琉果發現。琉果知道枝織的習性,故意丟出「那句話」引她上鉤,枝織反應也很快,呼應了琉果的謊言,順便藉機和他交往。

貓懷疑,在休學期間,琉果的櫃子裡是空的,劍被他帶回家了,一個愛劍成痴的人怎麼可能把心愛的工具丟在學校裡就去住院了?

 

 

 吐槽:

枝織居然是拿花瓶裡的薔薇送給樹璃。

琉果知道枝織的「奇蹟論」是說給樹璃聽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atenoir 的頭像
chatenoir

禁断のパンセ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