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還是扯到了一點主線劇情。

威廉的開場白台詞,好可怕,居然說要「格殺勿論」。還有他念英文時的口音好重啊!
謝爾一出場就裸身窩在籠子裡,貓忍不住想吐槽,這隻謝爾好像太壯了。
384出場的瞬間,貓快笑死了,他的頭髮怎麼了,越弄越不自然。然後384的歌,貓完全沒在認真聽,
曲調太平了,實在不好聽。僕人們抓老鼠那段有看沒有懂,他們到底在做什麼呢?

Undertaker依舊和第一部一樣,講話怪里怪氣的,還是那麼地熱愛棺材。
384也太不正經了,居然想用演歌來表現愛,打死貓也不會承認那可以被稱作愛。
更扯的是,384本來還想搞笑。很好,384正經八百的形象完全崩掉了。(貓其實不在乎,貓看黑執事,只是想看劇情,還有看格雷爾被打)
編劇也太惡趣味了,19世紀的英國人唱日本的演歌,一點都不搭調。

謝爾的氣質,那個眼神,看起來比較像不良少年要揍人的眼神,貓完全不會想到聯想到貴族耶!
還有他唱歌的聲音……變聲期的聲音實在……

記者和那位警察,根本就是出來搞笑的,穿裙子還忘了刮鬍子,那兩件禮服真是可憐。
還是Alan的禮服比較幸福,至少穿的人穿出它的美感了。

至於死神們也有些莫名奇妙,上班集合還要先唱歌跳舞,接著才要工作。
威廉、格雷爾講話的口氣,和動畫的配音員還蠻像的。
羅納德賴在階梯上的動作很有趣。
Eric的假髮很不自然,好像隨時會掉下來。貓真想扯扯看他的假髮。

當格雷爾說出Alan的病況時,貓就一直注意著Alan,只是在好奇他何時會死,怎麼死。
貓確定,在死之棘到達他的心臟之前,他就會先死,根據經驗,這種得了絕症的傢伙最會亂來了。
即使一直盯著Alan猛看,貓還是沒發現Alan是個美少年,他死掉的時候才注意到。(貓好遲鈍……)

看著大跳豔舞的格雷爾,貓只想打他!但是全世界有不少人都在忌妒他的美腿。

384幫忙謝爾穿衣服那段……真是苦了那位小朋友,演那種聲音很尷尬吧!
舞會裡那場打鬥真是混亂,貓最討厭那一段。(貓討厭亂!)

384唱了幾首歌,可惜貓不喜歡太低沈的聲音。有天貓想練習聽力,就把舞台劇當成廣播劇來聽,當下覺得384的聲音很恐怖,
低沈且帶著某種誘惑, 很像來自地獄裡呼喚聲。(有英文人認為,他唱歌走音了……)

Alan和Eric在走馬燈劇場裡唱歌的時候,拿掉眼鏡的時機好棒!
根據少女漫畫的原則,面對別人拿掉眼鏡的意義是:褪去裝飾,用最真實的自我面對方的意思。

 

後記:
聽說每次舞台劇演出之後的謝幕都有一點不一樣。
有人在某個英文論壇寫出了他去看的幾場舞台劇的謝幕過程。
大部分內容貓忘了,也沒有存那個網址,但是有一次的謝幕讓貓印象很深刻的是:法國的子爵把Alan整個人抱起來。
為什麼貓總覺得好像會發生下面那種事:

alan  

子爵究竟想對Alan做什麼呢?
第一次直接在SAI上畫人,好難畫。好像小朋友塗鴉。
(子爵的台詞來源,他剛出場時說的法文)


因為有學過一點法文,有點子爵出場時說了什麼,但是我聽不懂,在找圖片時無意中找到了這個。

這是某個法國人聽到的:
"La beauté est une chose cruelle; elle n'est pas accordée de façon égale à tous. Par conséquence, ceux qui naissent beaux doivent [exercer ces tâches]."


It basically means: "Beauty is a cruel thing; it's not equally given to everyone. Therefore, those who are born beautiful must share their beauty."

節錄自:http://xplodedtb.livejournal.com/149610.html#comments

 

 

 

子爵出場時說的一串法文 的中文大意:

 

 美麗是殘酷的東西,並未平等的被賦予給每個人。因此那些天生麗質的人必須分享他們的美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atenoir 的頭像
chatenoir

禁断のパンセ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