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過:「喜劇是把沒意義的東西給人看,
悲劇是把有意義的東西撕碎給人看。」
當然如果一個悲劇只是為了整慘主角,藉此弄哭觀眾,
那也沒什麼看頭。(像那種一下讓主角出車禍,一下又讓主角得絕症的那種悲劇,就真得很無趣)
黑執事的故事風格大概是這樣:在絕望之中拼命掙扎,最後還是輸給殘酷的現實。
百合貓很習慣這種作風,所以看完以後雖然覺得很感動,但就是哭不出來,倒是有一堆英語系觀眾哭到「淚流成洋」
貓沒有寫錯,他們真得是這麼說的:I cried an ocean.
(中文說「淚流成河」英文說「cry an ocean」,可見英文人比中文人更會哭…冷風吹過,好冷的笑話…)



以下開始正經地寫感想。


編劇的互補遊戲玩得很過火。


兩個原創死神的個性簡直是一組拼圖碎片,能夠確實地彌補對方的缺陷,
合成一富完整的全景。照理說,他們應該是兩個獨立的個體,可是兩個人好像一個人
,似乎少了對方,本身就不完整。他們很清楚知道對方的思考,能夠準確讀取對方的心思。
(某位英文同人作者對此的形容十分貼切:They can read each other like cinematic record.)
而且他們都知道這一點,和對方相處時卻完全不會感到不自在。
從這點可以推測,他們認識對方的時間應該很久,通常愈是熟悉的朋友,相處時態度愈有可能變得怠慢,
但他們依然維持互相尊重的距離,反而給人一種「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感覺。


就心靈契合的層面來說,他們已經達到完全信任,甚至可以無條件為對方捨命的地步。
他們很清楚對方的優缺點,懂得包容對方的優點,欣賞對方的優點。可惜的是,最後兩人想法不一致,
一個想救對方的生命,一個想救對方的靈魂,於是悲劇發生了。


我讀過很多的觀後感和同人文,發現很多人對他們的個性有很大的誤解。
Alan就一定軟弱? Eric就一堅強嗎?就精神上來說,Eric比Alan要來得懦弱一些。
因為不夠堅強,所以需要一個寄託;猶於害怕失去,於是開始失控。
Eric外表一副隨性的樣子,但其實是個有情有義有感覺的人。
他說過面對回收對象的時候,他就想起對死亡的憎恨。
憎恨來自於恐懼,強烈的恐懼有時就會變成憎恨。
身為一個死神,身為一個前輩,他不曾克服對死亡的厭惡,也無法正視死亡的存在。
Alan卻不一樣,即使他很感傷,還是會盡責完成回收靈魂的工作,甚至思考該如何減輕死者的痛苦。
表示他已經坦然接受死亡存在的事實,看透死亡的意義,進而想要超越生命結束的悲傷。


至於最後Eric不小心殺了Alan之後,立刻決定「不想活了」。
這樣的行為應該含有贖罪的意義在其中。他把對自己而言最重要的人的殺了,
而且還連累999個無辜的倒楣鬼,認為自己沒有資格繼續活著。
其實他已經沒有退路了,就算惡魔不殺他,死神派遣協會也會把他處理掉。


雖然他們真得很短命,但是他們並沒有白活。
沒有什麼比擁有能夠互相理解、信任的朋友的更可貴的了,
而且他們還願意無條件地為對方付出,
一個人一輩子能遇到一個這樣的知己也是一種幸福。




後記:天哪!寫個感想居然還得打草稿。真是自討苦吃!
       因為我強迫自己寫出文章深度。
       好吧!我覺得自己的腦漿快要溢出來了!@_@
       此乃看了舞台劇三十遍以後對編劇想傳達的「友情」的理解。
       話說回來,這兩隻還真可憐啊!一直被觀眾鬧說:「你們兩個結婚去好了!」

       我承認他們有的BL潛能,但是他們兩個好像完全沒有那種意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atenoir 的頭像
chatenoir

禁断のパンセ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