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女女過激滾床單慎入,未滿十八歲請勿觀賞,請勿模仿。不適者請盡速逃離。

妳坐在我房間的書桌前,百無聊賴地看著窗外的雨哀聲嘆氣,期待已久的旅行因為這陣雨化為泡影。我坐在床邊看著妳的哀怨,不希望妳的心陪同天空一起哭泣。我走到妳身邊輕拍妳的肩,告訴妳我們隨時可以計畫下一次旅行。

 

然而,我的安慰沒有效果,陰鬱依然停留妳深鎖的眉宇之間。妳的頭像洩了氣的皮球,軟弱無力地靠著我。我迫切地想讓妳知道雨天有雨天的樂趣,雨後的天空會架起彩虹。我領著悶悶不樂的妳坐在我身邊,問妳想不想在房間旅行。妳歪著頭疑惑地看著我,眨眨漆黑發亮的雙眼。我輕輕捉起妳的手放在自己的長袖上一步一步移動,笑著對妳說:「看!妳在爬懸崖峭壁!」妳緊皺的眉頭變得舒緩,妳搶回手的自主權,對我說:「我要更『自然』的地方旅行。」尚未領會妳的弦外之音,熟悉的重量早已欺身壓上,我無力地倒在床上,連一點逃脫的餘地也沒有。妳顫抖的雙唇貼著我的不知所措,妳叛逆的舌尖離家出走,急於和我口中的住戶纏綿。我的靈魂被妳循循善誘的唇舌拐走,失魂的我反抗不能,只能任妳宰割。

 

妳的手指劃過我嘆息的喉嚨,滑過我鎖骨的稜線,解開我前的襯衫鈕釦露出雪白山峰。妳踏上旅程,延著我為妳拱起的弧度努力爬行至頂峰,四處繞圈宣揚妳的豐功偉業,我用聲聲喘息為妳歌功頌德。妳的唇放開缺氧的我,加入旅行行列,在所到之到蓋章紀念。妳的手指經過長途跋涉,到達期望已久的目的地,小心地褪下忠實保護著我禁地的護衛。妳懷著比信仰更虔誠的敬意踏入我神聖的領域,只為妳敞開的伊甸園;我忍不住發出陣陣呻吟歡迎妳的歸來,我心愛的夏娃。然後,妳笑了,我的身體隨著妳的笑容而裂開。妳沿著先前開拓的道路順利進入樂園深處,流連忘返,愉快嬉戲。我的身體因妳的歸來感到充實,感動地流下因思念妳而釀造的甘露,它透明清澈沒有雜質,如同我們堅貞的愛。妳後來居上的唇迫不及待地品嘗我禁不起碰觸的小小果實。我的身體承受不了妳的內外夾攻漸漸拱起,靈魂緩緩飛昇。妳加快速度,使勁將我推向天際,我在欣喜若狂中拱成一道彩虹。妳退出疲憊手指,舔食此次旅行的紀念物,然後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將手指放進我的喘息中,與我分享妳的成就,微酸的甜蜜滋味。

 

妳將筋疲力盡的我扶起,讓虛脫的我靠在妳身上。妳拭去我因愉悅而流下的汗珠,替我穿上衣服。我眼角的餘光捕捉到窗外雨過天青的七色布帶,我像個孩子興奮地大叫:「快看,是彩虹!聽說彩虹的底下有寶物。」妳望向窗外,輕輕將我摟入懷中,對我說:「我不確定彩虹底下是否有寶物。但我確定我最珍貴的寶物就在這裡。」我的每個細胞因妳真誠的告白而放鬆,在妳令人安心的溫度與氣息中沉沉睡去,期待著妳再次踏上歸鄉的旅程。

 http://chatenoir.pixnet.net/blog/post/86346478-gl%E5%B0%8F%E8%AA%AA%E7%9F%AD%E7%AF%87-%E6%97%85%E7%A8%8B-%2818%E7%A6%81%EF%BC%8C%E9%81%8E%E6%BF%80h%EF%BC%8C%E6%85%8E%E5%85%A5%29

 

後記:

喵~~~這次寫法模仿北極之光出版社的小喬。原本想用第一人稱來敘述,寫完後怎麼好像是用第二人稱?

這種寫法還真是不習慣,途中就是覺得有點彆扭。寫完以後發現,「色」的成分好像不夠,隱喻的部分太多了。

也許貓只適合用第三人稱來寫激情戲,總覺得不用第三人稱就無法看到全景,無法看到全景就無法鉅細靡遺呈現身心兩方面的感受。

, , , , ,
創作者介紹

禁断のパンセ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