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請勿轉載貓的原創小說。貓是很會記仇的動物!!! 此處之創作內容,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團體、事件皆無關。看不清楚教學圖,點進相簿,右鍵把圖帶走,Comicsviewer觀看。http://www.mediafire.com/?5jj9zj02ml5cbc8 百合小說創作集中地,不喜勿入!我沒興致花時間和人互罵,無法接受或無法理解內容者,請自行默默離開,我不需要外行人的馬鹿意見!

警告:女女過激滾床單慎入,未滿十八歲請勿觀賞,請勿模仿。不適者請盡速逃離。

金碧輝煌的會場裡迴盪著結婚進行曲的旋律,五彩繽紛的紙片在空中飛揚,看見新人出場的賓客們無不歡呼喝彩,無人知曉一場悲劇正在兩個女人的心中上演。

今天是她的大喜之日,卻是她愛情的墳墓,揚羽懷著比參加喪禮還要沈重的心情出現在會場,挑了一個不顯眼的位置坐下,將自己埋進嘈雜喧嘩的人群中。

揚羽坐在角落,看著入場的新郎牽著新娘的手,她真想衝上前去拍掉男人的手;她看著新郎將戒指套進新娘的左手的無名指,她真想將戒指奪走阻止這場儀式;她看著新郎掀起新娘的白色婚紗獻上誓約之吻,她恨不得讓男人一刀斃命。現實卻是,揚羽什麼也不能做。如果銳利的眼神能殺人,男人早就被她砍殺了數千次。

新人逐桌向親朋好友敬酒,來到揚羽所在的位置。她與新娘四目交接,她拿起酒杯的手微微顫抖,強裝鎮定,和同桌的客人一起道賀,然後將杯中物一飲而盡。新娘離開揚羽之前,臉上的笑容透露著些許無奈,在往下一桌前進之前,視線的餘光戀戀不捨地追逐著揚羽的身影,目送著新娘遠去背景的她有股想要捉住她的衝動,但是她不能那麼做,她必須尊重她最後的選擇。揚羽根本就不想看見這一切發生,但她還是來了,就當作是看她最後一眼,就當作這是她向愛情揮手告別的儀式,無論有多痛苦,即使痛徹心扉,她也必須看著她,看著她一步步地離開自已,投向另一個男人的懷抱。因為此後,揚羽再也不會踏進她的生命中,她要將她最後的身影深深刻印在心中。

今天結婚的新娘,名字叫作桃香,桃香是她的最愛的女人。她多麼希望今天用戒指套牢桃香人生的是她自己,而不是那位礙眼的男人,揚羽曾經想過要帶著桃香到一個兩個女人也能結婚的國度一起生活,白頭偕老。天不從人願,桃香為了還清家中的債務,只好離開她嫁給男人。揚羽寧可她移情別戀,如此她就能徹底死心,可是她知道桃香最愛的還是她。

揚羽的淒楚淹沒在婚禮上賓客們的談笑中,會場上的一景一物,新人的一舉一動,像是一根利刃,深深刺痛她的心。餐桌上琳瑯滿目的美味佳餚食之無味,揚羽一杯接一杯地吞下黃湯,試圖麻痺自己,如果可以的話最好可以連心中的愛也一起麻痺。她一定要灌醉自己,才能撐到最後。這場婚禮是她人生中最難撐的酷刑,分分秒秒都是煎熬,她期待的幸福在這場婚禮中灰飛煙滅,一點痕跡都不留。

兩個小時後,婚禮結束了。桃香換上一襲豔紅的禮服,手裡端著一盤糖果,一一向前來祝福的親友們致意。勉強還能保持清醒的揚羽,拖著略為不穩的步伐走到桃香面前。此刻她眼中的她,像是一朵初春綻放的桃花,色澤鮮麗搶眼,讓人忍不住想要伸手摘下。但是,揚羽很清楚,桃香盛裝打扮,不是為了她,而是為了站在她身旁的男人。她走向新娘,隨手捉了一個被包裹在桃紅色之中的喜糖。

「揚羽……妳是不是喝多了?」新娘叫了她的名字,一如既往充滿關懷的口吻。
她實在不該那麼做,桃香呼喚她的方式,會害她失去理智。
「今天的妳好美,像是……」揚羽仔細凝視著新娘,她的服裝紅得像火,燃盡了她所有的希望。

話還沒說完,揚羽驚訝地發現有股不屬於她的體溫,貼在自己的手掌上,緊緊得包裹著她。她看見桃香笑容中的熱淚盈眶,像是被傳染了,揚羽的雙眸也矇上一層水氣。可是她早已決定,她不會哭,就算無法笑著說再見,至少不要在她面前哭。時間在兩人的凝視與相親的手掌凍結,讓她們產生全世界只剩下彼此的錯覺。

該回握她的手嗎?乾脆不顧一切就這樣把她帶走,逃到天涯海角。

在揚羽遲疑之間,桃香已經放開她了。僅僅只是幾分鐘,感覺卻像經歷了一世紀。以前,兩人經常緊握著彼此的手。為何如今,她無法像過去,自然地回應她?

桃香……這次妳真得要放開我了……

揚羽凝視著她,擠出一絲笑容,用如同蝴蝶振翅般細小的聲音,傳達她最後的祝福:「祝妳幸福!」在淚水決堤之前離開她的視線,像在逃亡似地奔向婚禮會場出口,身影淹沒在人海裡,錯過了新娘為她留下的晶瑩剔透的淚珠。

 


 

揚羽不記得她是怎麼回到家的,當她回過神來她人早就已經躺在家中客廳的沙發上。

婚禮前三天,桃香曾經來找過她。桃香說她不想嫁,她好怕,她好怕以後沒有揚羽的日子。揚羽曾經跟桃香說過,即使淪落為風塵女子她也要幫助她還清那筆債務,可是她所下的決心已經徒勞無功,再也沒有任何意義。

淚水像是壞掉的水龍頭,不聽使喚,一顆接一顆滑落。她拿起握在手中的喜糖,拆開桃紅色的紙片,將糖果扔進嘴裡,糖果的滋味很甜,但是她心中的苦澀卻在節節攀升。

「羽……揚羽……妳還好嗎?」另一個女人出現在揚羽模糊的視野裡。
「織?妳今天不是上班嗎?」
「妳在回家途中醉倒在店門口,我就跟著妳一起回來。感覺怎麼樣?」
「好像……有點暈……」揚羽摸了一下自己的太陽穴,她感到頭痛欲裂。
「去房間休息會比較舒服。我帶妳過去好嗎?」
揚羽點點頭,織是她的職場上的前輩也是她最信任的朋友,織就像她的姊姊。
織扶起她往房間的方向前進,像是對待易脆的玻璃,她小心翼翼地將她安置在床上,替她蓋上棉被。
「揚羽,等我一下。我去拿解酒的東西再回來。還有不準再哭了,眼睛都腫起來了,回頭見!」
語畢,織立刻離開房間,留下她一個人。

躺在床上的揚羽拿起旁邊的另一個枕頭擁入懷中。她一個人住,那個枕頭是為了桃香準備的,她經常會來與她共度浪漫激情的夜晚。

她將頭埋進枕頭中,用力閉上眼睛,貪婪地聞著枕頭的氣味,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它聞起就像桃香,枕頭儼然幻化成戀人的替身。

「桃香,告訴我,告訴我這一切只是惡夢!妳不會離開我,對不對?」揚羽緊緊地抱著枕頭,像是溺水的人攀著海中的浮木。
「桃香,我想要妳……可是妳在哪裡?」揚羽睜開眼睛,她發覺她擁入懷中的只是戀人用過的枕頭。由於酒精的作用,她的意識不斷在清醒與模糊之間擺盪。
「桃香,抱我好嗎?」在精神恍乎之間,她看見微笑的桃香坐在床上,低頭吻她,手指刻劃著她的臉頰,滑過脖子,緩緩解開她胸前的鈕釦,雙手捧著她胸前的渾圓。楊羽確實覺得有人在摸著她。
然而,事實卻是,她在半夢半醒之間,伸手解開了衣服,手掌撫弄著自己敏感的肌膚,在其上繞圈劃圓。
「啊……啊……繼續……」她不由自主的呻吟起來,扭動著身體,跟腦中的幻影翻雲覆雨。幻影是那麼的真實,她甚至可以感覺到桃香的體溫。
她脫掉底褲打開雙腿,試著將手指伸進去,卻因為不夠溼潤,無法順利前行。微微的痛感讓她停下了動作,但是她的身體渴望戀人的撫觸,她無法抗拒桃香的碰觸。
她心一橫,硬是把手指推進脆弱的內部,發出一聲痛苦的喊叫。那瞬間,她似乎聽見桃香對她說:「還不可以,不夠溼。」
她模擬著三天前桃香最後一次碰她的方式,手指在體內逡巡來回,快感中挾雜著痛楚,可是她停不下來,也不想停下來。忍耐了一陣子之後,身體總算分泌出足夠的液體保護她最敏感的部位。她將手指擠進最深處,試圖填補戀人離去後的空白。然而,就算填滿身體,也填補不了心中的破洞,桃香的離去崩毀了她的世界。她在如真似幻的快感中發出陣陣嚶嚀。

拿著解酒藥回來的織,在房門外聽見揚羽的呻吟,她以為揚羽在做傻事,她慌慌張張得衝進房間。
「揚羽,妳在做什麼?不可以!」她邊開門邊大叫,希望可以阻止悲劇發生。
進入房間的瞬間,織看到了令她瞠目結舌的景象。床上的女人,衣衫不整,鈕釦全開的襯衫勉強地遮掩著幾乎全露的酥胸,底褲被扔到地板,女人的手伸進裙裡撫慰著飢渴的慾望,魅惑誘人的聲音不斷自口中流洩而出,撩撥著織的心弦。

「對不起!揚羽。我先走了,妳好好休息。」織從沒看過揚羽這副模樣,她眼中的她就像隻瀕死的蝴蝶,拼命地想要最後一次揮舞翅膀,展示牠斑瀾的色彩,求得最後一絲關注,尋求最後一點溫暖。
「不要!不要!離開我。」揚羽停下動作,起身下床,想要捉住眼前的女人,卻重心不穩跌了下去。
織立刻衝上前,在揚羽撞到地板之前接住她,重新將她安置在床上,讓她躺好。織不經意地碰觸到她胸前的肌膚,近距離看見她胸前的女性柔美,臉頰染上了一抹緋紅。她最好在還在克制住自己之前離開,但她又無法丟下狀況很糟的揚羽不管。
「揚羽,好,好,我不走。我會留在這裡陪妳。」織像在安撫妹妹,手掌輕輕撫摸著她的頭。
「真的嗎?我好高興。」揚羽伸手拉住織另一隻空閒的手,她下一秒的舉動,出乎織的預料。她硬將她拖到床上,翻身將她壓住,織不禁倒抽一口氣。
「揚羽,妳要做什麼?」看著眼前反常的女人,織努力的保持冷靜,思索著下一步合宜的舉動。
「我好痛苦,好寂寞,妳能不能救救我?」揚羽迷離的眼神中所看見的女人不是織,而是桃香。
「揚羽,妳想要我怎麼做?」
「別說話。」揚羽吻上了織的唇,對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織不知該做何反應。她大可用力推開她讓她跌到地上去,可是她做不到。她知道揚羽的心已經是千瘡百孔,她不希望她身上多了幾道與之呼應的傷痕。其實,織一直都愛著揚羽,她實在拒絕不了她的吻。再加上,揚羽胸前的渾圓隔著布料貼在她身上,那觸感那溫度令她意亂情迷。
揚羽的舌探進了她的口中,靈巧地探索著,在她身上游移的雙手悄悄地移除蔽體的衣物,同時也打開了她壓抑已久的悖德慾望。揚羽的心不是她的,她不該任由她肆無忌憚地索取她的身體。
織陷入天人交戰中,她知道此刻揚羽心裡想的是另一個女人,而她只是那個人的代替品。腦中有個聲音告訴她:「推開她,妳不該趁人之危,她想要的人不是妳。」然而又有一個聲音告訴她:「這種機會,以後不會再有了,即使得不到她的心,與她纏綿一次也好。」
就在猶豫之間,她的身上只剩下一條遮掩最後防線的底褲,細碎的吻像綿綿細雨般,從額頭來到臉頰,又從頸項來到鎖骨,揚羽的手不時地揉捏著她的乳房。在她的愛撫之下,織忍不住全身顫抖,理智已經崩潰,蕩然無存,所謂的道德禮教也被拋諸腦後,只剩下被點燃的無窮慾望。
「啊……揚羽……我愛妳……」織在呻吟之中,說出了她壓抑已久的真心話。
「我也愛妳。」揚羽並不知道那句話是織真誠的告白,她一直以為床上的女人是桃香。

有多少次?揚羽對桃香說「我愛妳」的次數是多少?而我卻得成為她的代替品,才能聽見揚羽對我說這句話。

一想到此,織不禁悲從中來,隱忍多年的心意,隨著淚水流了下來。
「怎麼了?不要哭,我會好好愛妳。」揚羽的手輕輕地捧著她濡溼的臉龐,柔軟的舌頭舔掉滾滾湧出的淚水。
「揚羽……我想要妳……」織在啜泣中顫抖著聲音訴說她的深埋已久的心願。
「給妳,都給妳。我會給妳我的全部。可是……妳不要再離開我了,好不好?」
「不會,我不會離開妳的,永遠。」

聽到這句話,揚羽笑了,她的手來到織的雙腿之間,手掌貼著底褲,輕輕摩擦,感受到她的火熱與悸動。
「揚羽……快點……給我……」織扭動著難耐的身體,像一隻蠢動的昆蟲。
「桃香,妳好美。」揚羽扯下她的底褲扔到一旁,頭埋進織的雙腿之間,舌頭舔著敏感的粉紅色,手指撥弄著極其脆弱的小核,陣陣快感讓織全身酥軟,忘情地呢喃著對方的名字。
「揚羽……揚羽……」
「妳的味道好棒!我好喜歡。」揚羽冷不防地將手指伸進她體內,雙唇貼著她的私處,貪婪地吸食著汩汩流出的汁液,像是一隻飢渴的蝴蝶吸吮著花蜜。
「啊……嗯……我是妳的……是妳的……」織緊縮的身體泛濫成災,包容著她的手指,她不斷發出求饒的哀嚎,一波波的快感衝擊著她的腦門,彷彿要將她毀滅。
「對了!」揚羽停下動作,脫掉自己身上礙事的布料,雙手圍繞著躺在床上的織,唇瓣湊到她的耳邊,對她說:「如果用雙腳將妳牢牢套住,妳就永遠都不能離開我了,也不能嫁給那個男人了。」
「揚羽?」織聽不太懂她的意思,也不知她想做什麼。
揚羽抬起織的雙腿,將兩人的雙腿交錯相疊,讓彼此的私處緊密相貼。柔軟溼潤的觸覺,像是貼著孕育生命的大地,令人懷念又安心,讓兩人同時發出一聲喟嘆。揚羽賣力地扭動著腰,一次又一次地撞擊著對方身上的脆弱溼土,織一次一次地努力地迎合著她的律動。兩人包覆著私處花心的四瓣綻開,親吻著彼此,流淌出甜美的汁液。織曾經和男人交往過,並非第一次與人肌膚相親。嘗到只有女人能給另一個女人的快感倒是頭一遭。她從來不知道,女人還有這種相愛的方式。

她們彼此箝制的雙腿中匯流的液體閃閃發光,卻不是愛情結晶,只是赤裸獸性的證明。兩人在快感中碰撞著彼此毫無交集的思念,像兩條平行線,相互對望,卻永遠無法貫穿對方的核心。織在呻吟中呼喚著對方的名字,但是對方卻呼喊著別人。心中的裂隙越來越大,幻化成貪得無厭的黑洞,彷彿要將兩人的靈魂吞噬殆盡。越來越強烈的快感在體內蹂躪,一波又一波地襲擊著兩人,直到她們筋疲力盡地倒在彼此懷中。

「求求妳,今晚不要離開我……」倒在織身上的揚羽囈語著,噙在眼中的淚水沾溼了織的胸前。
「揚羽,我會留下來。睡吧!」織伸手拍打著她著背,像是在哄著嬰兒。十幾分鐘後,織聽見她平穩規律的呼吸,懷中的人兒終於安穩入睡。她將棉被拉過來,蓋住兩人赤裸的胴體。

「對不起,揚羽。希望妳將今晚的一切當成一場夢。都怪我把持不住。好像比以前更空虛了……」織關掉床頭燈,對著無邊無際的黑暗喃喃自語。

 


 

揚羽睜開眼睛,揉揉她昏沈沈的腦袋。她看見床上躺著另一個女人。
「桃香?」揚羽撥開蓋住女人面容的頭髮,在看見女人真面目的瞬間,她驚訝地從床上坐起。
「織?」揚羽難以置信,雙手摀住嘴裡的尖叫。她發現織好像沒穿衣服,臉上有殘餘的淚痕。

我對織做了什麼?

她環顧了一下房間,床上地上散落的衣物無言地指控著她的罪行。她只記得,昨晚婚禮過後,她喝醉了,織帶她回家。然後,她夢到桃香……某人的聲音打斷了揚羽的思緒。
「咦?天亮了嗎?」織揉揉惺忪的睡眼,睜開眼睛,立刻看見陷入沈思的揚羽。
「織,我昨天是不是做了什麼傷害妳的事?」揚羽激動地捉著女人的肩膀。
「揚羽,我沒事。妳一定是在作夢!」織輕輕拿開她的手,露出爽朗的笑容,撿起衣服俐落地穿上。
「織?」
「解酒的東西,我放在床頭櫃上,記得要喝。今天上班可別遲到,我先走了。」織踩著輕盈的步伐離開揚羽家。

織的態度和平常一樣,但是揚羽知道事情一定不尋常。織對昨晚發生的事一清二楚,只是不想告訴她實情。

昨晚,我是不是背叛了桃香,也背叛了織?

 


 

「剛才的演技還可以吧?居然睡過頭了,本來想趁揚羽清醒之前離開的。」逃回自己家的織鬆了一口氣,無力地靠在門上。

她走進浴室,想用熱水沖洗掉一身的狼狽。
「昨晚作夢的人,是我,不是揚羽。『妳一定是在作夢!』其實是說給我自己聽的。」她對著鏡中的人自嘲地說道。

 

 http://chatenoir.pixnet.net/blog/post/81366626-gl%E5%B0%8F%E8%AA%AA-%E8%BF%B4%E6%97%8B%E6%9B%B2-%E6%9B%B2%E7%9B%AE%E4%B8%80-%E6%9B%B2%E7%B5%82%E4%BA%BA%E6%95%A3-%2818%E7%A6%81%EF%BC%8C%E9%81%8E%E6%BF%80h

 後記:

喵~~~靈感來源是這首歌。

 

 

喵~~~基本上,小說的開頭就是歌裡面的故事,原本想要忠於歌詞,但是貓把「你緊緊拉住我衣袖」錯聽成「你緊緊拉住我一手」,所以桃香拉住的是揚羽的手,不是她

的衣服。故事背景是台灣,角色全是台灣人,中文名字太難取了,控制不好,名字聽起來會很俗氣,於是她們的名字就變得很和風了。

這是一篇虐文。原本沒有激情戲,貓一時興起想要挑戰一夜情、DIY和TRIBBING,本文就變成限制級了。

貓沒看過中文人寫DIY,想試著寫一次看看。對中文人而言,描寫DIY似乎比寫兩人以上的激情場景更困難,因為在傳統概念裡,DIY是個不好的、罪惡的行為,幾乎沒人

敢寫這種東西。英文人的DIY寫得相當精采,貓從他們的字裡行間看見了一個自得其樂的靈魂,但是貓不想全然模仿,貓想試著在DIY中加入虐的成分不知效果會如何?

 

TRIBBING本想留到「花與月」的完結篇再來挑戰,可是離寫到結局的日子遙遙無期。這個任務就先讓揚羽和織執行了,出乎預料之外,貓寫得很順利,想要傳達「即使

身體結合,缺乏心靈的契合的性行為只會讓內心更加空虛」。

 

寫到一半赫然發現貓破紀錄了,居然一次虐三隻!

此外,貓還突破了寫H文的速度,這回用了兩天半就寫完了,而且沒有失敗,好難得!

第二個突破是,通常貓不會在H文裡玩弄精神虐,貓比較愛寫甜死人不償命的激情戲,中文的H虐文實在太多了!

中文的H虐文主要的成分是:強暴、SM。貓在思考,有沒有可能在雙方都沒惡意的狀況下,依然能夠成立的H虐文,而且盡量不要引起讀者的反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禁断のパンセ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棠幽
  • 你文筆真好

    gl比較少人寫

    但我還滿喜歡的

    我覺得比bl唯美多了

    我也有寫

    不過風格跟你完全不一樣哈哈
  • 謝謝!此乃觀摩一堆小說之後的學習成果。

    gl到百合會可捉到一大把,是否能看到優秀作品得碰運氣。

    其實也有重感情的bl小說,但是千萬別指望中文人……他們總愛搞強暴戲碼。我有看過讓我感動到哭的英文bl小說。

    那麼你是走獵奇風格還是清水風格?

    chatenoir 於 2013/07/23 22:20 回覆

  • 棠幽
  • 我超弱我不知道何謂獵奇和清水欸

    跑去gllgle後發現我都不是

    我沒那麼重口味欸

    雖然不是做不到

    但是自己看了都會覺得太over受不了欸

    我完全是言情派唯美風

    太弱了真的

    很久沒上痞客邦發現好多能人在這裡欸

    看的我一愣一愣

    本來只會出現在成人小說的東西

    現在竟然都浮上檯面

    大家都寫的好露骨

    嗚嗚嗚〈臉紅掩面飛奔~~~〉
  • 言情唯美風的話……比較偏向清水吧?(基本上沒h只談感情的就算清水)
    所謂的能人是指寫作的能人嗎?

    大部分網路的成人小說都很膚淺,與a片無異。除非用文學技巧來加料,否則會比a片更難看。

    激情戲出現在愛情小說裡很正常呀!最後總是走到想到肌膚相親的地步嘛!

    畫面露骨的故事網路上的確很多,但是比起畫面露骨,個人覺得把角色的情緒傳達清楚比較重要。

    chatenoir 於 2013/07/24 11:25 回覆

  • 棠幽
  • h有啦~但跟你比起來等級差很遠~

    是寫作的能人沒錯~真是臥虎藏龍!

    滾床單自然是要寫的~但是尺度個人拿捏不同!比起畫面露骨

    情感細膩的確重要的多
  • 哈哈!果然寫愛情故事還是會想用h來調味加料!

    嗯!情感才是h時的重點,可惜一堆中文作者被日本人帶壞,只懂得用一串無意義狀聲詞來構成激情戲。

    chatenoir 於 2013/07/26 11:07 回覆

  • 雨晴
  • 期待妳的新作品!!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