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請勿轉載貓的原創小說。貓是很會記仇的動物!!! 此處之創作內容,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團體、事件皆無關。看不清楚教學圖,點進相簿,右鍵把圖帶走,Comicsviewer觀看。http://www.mediafire.com/?5jj9zj02ml5cbc8 百合小說創作集中地,不喜勿入!我沒興致花時間和人互罵,無法接受或無法理解內容者,請自行默默離開,我不需要外行人的馬鹿意見!

警告:女女過激滾床單慎入,未滿十八歲請勿觀賞,請勿模仿。不適者請盡速逃離。

 

 

 

小女孩拖著蹣跚的步伐,伴著夕陽餘暉走進家門。上體育課時,她弄傷了膝蓋,導致她晚了半小時才到家。她原先以為自己會受到責罵,沒想到母親只是漠然看她一眼,便自顧自地回到廚房準備晚餐。小女孩失望地回到房間,將沉甸甸的書包隨手扔到地上,任由裡面的課本、文具散落一地。她坐在床上,視線停在那輪火紅的太陽上。

「姊姊!姊姊!」一聲稚嫩的叫喚引起了她的注意。
她轉頭看見小男孩就站在她旁邊,一隻小手好奇地摸著她膝蓋上的紗布。
「姊姊,妳怎麼了?」
「上課時跌倒了。」
「很痛嗎?紅紅的。」
「我不知道。」小女孩心不在焉地回答。
「姊姊,我有辦法!看我的厲害!呼!呼!痛痛走開!」小男孩將兩手貼在紗布邊緣不時地對著膝蓋輕輕吹氣。
看著弟弟那副純真的模樣,小女孩雙眸中的水氣凝結成淚珠,逃脫出眼眶之外,滴落在小小的黑色頭顱上。
原先盯著傷口的小男孩驚慌失措地抬起頭,掏出口袋中的面紙遞給小女孩。
「哇!我把姊姊弄哭了!我會被罵!」
「不是你的錯,不用在意。」接過面紙的小女孩輕輕地拍著小男孩的頭。
「姊姊晚上還是會陪我玩嗎?」
「嗯!當然!」小女孩的視線再度回到橘色的天空。她的期望隨著那輪夕陽沉落在黑暗之中。


那天,小女孩偷偷許下一個願望:她要早點離開她的家……


***


她並非第一次拜訪她的住處,黑髮女子卻莫名地緊張。為了掩飾她的忐忑,她替自己上了淡妝。一切準備就緒之後,她坐在客廳裡等待對方。
「叮咚!」
一聲門鈴提醒她客人已經抵達。她起身打開門扉迎接她的同學--名為婉的女子。她穿著淡雅樸素的青色連身裙,褐色頭髮分成兩束,用緞帶紮好,撥到前方,順著她胸前的弧度自然垂下,她的氣質宛若林間嬉戲的精靈,渾身散發清新怡人的氣息。
「婉,妳還是那麼準時。」黑髮女子關上門,看著自己重要的客人。
「我不喜歡遲到。」婉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不願讓客套的寒暄浪費時間,魅姬領著褐髮女子到餐桌旁坐下。
桌上的菜餚十分豐盛,有生菜沙拉、奶油法國麵色、牛排、蛤蜊濃湯、水煮明蝦、提拉米蘇蛋糕。魅姬也坐定位之後,兩人開始大塊朵頤。婉默默地埋頭苦幹,也在用餐的魅姬卻好像不怎麼專心,視線總在有意無意間投向她身上,讓她感到有些不自在。假裝無視魅姬的目光,她拿起明蝦,唇齒俐落地剝去外殼,將紅白相間的鮮嫩肉塊沾醬,緩緩送入口中。魅姬看著被婉吞下的食物,竟莫名地羨慕起那隻水生動物,不自覺地放下手中的刀叉,一雙鳳眼盯著褐髮女子猛看。


不明究理,黑髮女子的眼神令婉更加尷尬,為了緩和空氣中異樣的氣氛,婉只好隨便找個話題。
「魅姬畢業後要回家鄉嗎?」
聽見這個問題,魅姬的視線望向桌面,抿了一下嘴唇,似乎不太想回答。遲疑了幾十秒之後,她眨了一下眼睛,淡漠地說道:「不回去也沒關係,我在那裡可有可無。」語畢,她低下頭,拿起刀叉專心享用晚餐,彷彿在逃避這個話題。


褐髮女子察覺到對方有些落寞的神情,不再多問,繼續對付眼前的食物。她所知道的魅姬身邊總是跟著一群人,寂寞之類的形容詞應該和她扯不上關係。魅姬是古典氣質的美女,擁有一頭烏黑亮麗的秀髮、白皙的肌膚、功課又好。她聽說經常有人向她告白,也經常聽到關於她的緋聞。無人知曉魅姬私底下的特殊愛好。這兩個月來,自己受到她的威脅,為了守住祕密,不得不待在她身邊,對她唯命是從,甚至陪她玩不正常的遊戲。她眼中的魅姬總是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第一次見到她露出那樣的表情,不禁有點在意。仔細回想起來,魅姬和她在一起的時候,不是在玩凌虐遊戲,就是在討論功課以及學校裡無關緊要的事情,魅姬幾乎不曾提起她的老家,也許她在家裡的生活不太愉快,她也不好過問。她和魅姬的關係本來就不正常,嚴格來說,連朋友都不算。現在的她和魅姬到底該算是什麼?畢業典禮結束後,婉聽見了魅姬拒絕別人告白的話,然後自己莫名奇妙地吻了她。兩人在學校道別之時,魅姬問了一句:「今晚要來我家嗎?」所以此刻她才會在這裡與她共進晚餐。


褐髮女子邊吃飯邊思忖著兩人關係的問題,想起自己典禮結束後的大膽舉動,不禁漲紅了臉。魅姬倒了一杯飲料,放在婉面前的餐桌上。
「婉,妳是那種看到酒就會臉紅的人嗎?」甜美稚嫩的嗓音打斷了婉的思絮,她拿起玻璃杯疑惑地看著裡面閃耀著鮮紅色澤的液體。
「魅姬,這是什麼?」
「葡萄酒。」
「可是,我從不喝酒。」
「我知道。聯誼會和同學會也沒看妳喝過。為什麼?」
「我不知道自己喝了酒會做出什麼事。」
「喝酒需要練習。這正是個好機會,妳可以放心地嘗試一下,這裡只有我們兩人,就算妳喝醉也沒關係,我會負責處理的。」深諳褐髮女子處事拘謹的習性,魅姬知道必須先提出讓她安心的保證,否則她不會輕易嘗試。
「魅姬……」猶豫不決,婉拿起玻璃杯對著燈光端詳了許久,遲遲下不了手。
「婉,我先示範給妳看,妳待會再試試。」語畢,黑髮女子輕輕搖晃著杯中彷彿紅寶石般的液體,鼻子湊進杯子,品聞了一下酒的香味,輕啜了一小口緩緩嚥下。婉呆呆地看著魅姬的動作,彷彿對方正在進行奇異的魔術表演。
「恭喜妳大學畢業!婉,該妳了。」魅姬舔掉了殘留朱唇的水滴,放下杯子。


婉看著對方黃湯下肚之後,依然神智清醒,思路正常,暗忖她喝了應該也不會出問題,也許是自己多慮了。她模仿魅姬剛才的動作,喝下了玻璃杯中不熟悉的液體。起先,她的表情像在吃藥,在酒含入口中的瞬間,一股甘醇滋味以及果實香氣緩慢擴散,吞下第一口之後,迫不及待的她再度拿起玻璃杯,依序喝下第二口、第三口……直到杯子見底。葡萄酒的滋味讓褐髮女子上癮,一杯滿足不了她,她將杯子推向魅姬示意她再倒一杯。知悉對方已愛上了酒的滋味,魅姬嘴角漾起一抹笑意,替她倒了第二杯。黑髮女子還來不及阻止,婉就直接一飲而盡。婉打了個嗝,起身,隨手推開椅子,搖搖晃晃地走到魅姬旁邊,拿起她的酒,含入口中,雙手牢牢固定住對方的頭,硬是將自己口中的酒往魅姬嘴裡送。動彈不得,魅姬只好順從地嚥下液體。她原本只是想慶祝兩人順利畢業才拿出珍藏的酒,沒打算讓她喝醉,她無奈地看著微醺的的褐髮女子,她今晚大概不能好好休息了。


「魅姬,好喝嗎?」婉的雙手離開魅姬的臉,一手撐在桌上。
「婉,妳喝醉了,我帶妳去房間休息。」黑髮女子站起來,拉起婉的將她拖出餐廳。
「不要……我還要喝……」像個得不到心愛的玩具而耍賴的小孩,婉不肯乖乖配合。
「不行,妳已經喝醉了!」魅姬擺出平日的強勢姿態,用更大的力推拖著褐髮女子。
「呃……魅姬……妳剛才說我們要去哪裡?」婉感到有些暈眩,而意識卻很微妙地保持著一定程度的清醒。
「房間。」
「哦?房間?我們為什麼要去房間?」
懶得理會她的疑問,魅姬知道喝醉的人們,腦袋從來就不曾正常過,思絮總在清醒與模糊之間擺盪,她只想盡快將婉安置在房間裡,以免她在迷迷糊糊的狀態弄傷自己。
好不容易順利將婉帶進房間,卻在帶她上床時不慎被她絆倒,整個人趴在床墊上,她原先想讓她躺在床上,自己再去拿解酒的東西過來。尚未起身,魅姬就感到有股熱度與重量貼在身上。
「婉,別這樣!起來!我還要去拿東西!妳喝醉了!」俯趴的姿勢加上對方的重量讓魅姬無法大聲發言,只能發出如貓叫聲般微弱的音量。
「讓我醉的人不就是妳嗎?」婉的口吻中透露著不懷好意的音調。
「別這樣!妳需要休息。」
「我不想休息!今晚換妳來滿足我……」壓低了嗓音聽起來有些嘶啞,婉的話語猶如天鵝絨般包圍著魅姬,一向拘謹的她口中居然也會冒出此等挑逗意味十足的句子。
「婉,等等……妳想做什麼?」魅姬有點害怕,卻又有點期待。


一反常態,婉通常只在魅姬的逼迫下,才會去碰觸她的身體。此刻,她無視對方的意願,開始對她為所欲為。一雙纖纖素手撥開烏黑青絲,露出背後那片白皙,唇瓣隨即朝著肩胛骨進攻,時而輕舔,時而輕咬,最後狠狠地啃咬留下深深的紅印,力道掌握地恰到好處,很痛卻不致出血。她的舉動,令魅姬難耐,被箝制於身下,讓她難以掙扎,背部傳來的疼痛與快感讓她逐漸喪失反抗意識,她從沒打算要跟她做這種事,也沒想過她居然會主動對她做這種事。她向來守身如玉,心底深處還殘留著女性的矜持,她無法放住自己像玩凌虐遊戲時那樣肆無忌憚地喊叫出聲,只得故意低頭讓嚶嚀聲沒入枕頭裡。


停止了對白皙美背的折磨,婉毫不留戀地捨棄自己的衣物,雙手穿過魅姬的秀髮隨性玩弄,一根大腿入主她的雙腿之間,跪在她身上,用花心磨蹭著她。身上的重量倏忽減輕,讓黑髮女子鬆了口氣,大腿背面莫名的潮溼卻讓她理解伏身上的女子究竟在玩什麼把戲,如此親暱的接觸簡直快把她逼瘋了,她死命捉著枕頭,壓抑幾乎從喉中脫逃的呻吟。
褐髮女子的下一個舉動令魅姬倒抽一口氣,她下半身的布料被全數移除,夏季的氣溫不算太低,但一股寒顫還是竄上她的背脊。婉一手揉捏著渾圓的臀部,一手從後方探入了她的花心,撫慰著敏感小核,強烈的刺激自腿間傳來,她忍不住仰起頭來發出聲聲低吟,身體也不由自主的搖擺。婉總在她攀上快感終點之前迅速停下,讓她得不到解脫。一點一滴自花心深處流淌而出的汁液讓她更加慾求不滿,彷彿熊熊烈日燒入胸口,心中的渴望開始翻滾沸騰,每個細胞都在叫囂抗議。


「婉……求妳……給我……」魅姬像隻瑟縮求饒的小動物,比平時還要更嬌滴滴的音色透露出她的彷徨無助。
「那……自己把衣服脫掉……就繼續……」婉將趴在床上的黑髮女子翻成仰躺姿勢,瞳孔中滿佈想將對方吃乾抹淨的慾望,閃耀著勢在必得的自信,奇怪的是那般 邪魅的眼神鑲在她清秀的臉龐上竟無絲毫牴觸,反到有種獨特的吸引力令魅姬難以抗拒,即使感到十分難為情,她還是緩緩脫下最後一件布料,在褐髮女子的注視之下,她有種全然被她穿透的畏懼以及徹底被她擄獲的快感。


待魅姬的胴體一覽無遺,婉低下頭打算吻上她的唇,卻對她臉上塗抹的東西感到十分不滿。她要徹底獨占眼前的人,不容許任何多餘的裝飾來攪局,眼角餘光瞄到梳妝檯上的缷妝工具,婉立刻將它們弄到手,將魅姬臉上的化學物質清除得一乾二淨之後,之後隨手將它們扔向地板。不明究理婉的舉動,魅姬只是覺得此刻的婉不按牌理出牌與平日按部就班的作風相去甚遠,她想要釐清此刻的狀況,開口呼喚了褐髮女子的名字,卻在瞬間被靈巧小舌堵住,剝奪說話能力,只能配合對方,將嘴張得更開以容納不速之客的進犯。待四片唇瓣分離之後,婉沒有任何動作只是靜靜地看著黑髮女子,那雙灼灼目光流轉著令人不寒而慄的占有慾,僵持的局面讓魅姬幾乎窒息,因情慾而渾身發燙十分難受,她不得不詢問對方究竟有何打算:「婉……我們要繼續嗎?」
「說妳喜歡我……」
「 妳今天不是聽到了嗎?」
「對別人說的不算數,我要妳親口對我說……」
「婉……我喜歡妳……」有些艱難,一字一字娓娓傾吐自己的心意。魅姬原本打算將這件事當成祕密,永遠也不要讓她知道,只要她能記住自己在她生命中的足跡就好,即使是負面形象也行。在她面前赤裸坦白她的心情,讓她發燙的臉頰熱得像是要冒出蒸氣。


似乎很滿意對方的回答,褐髮女子繼續進行未完成的工作。唇齒忙著在魅姬的皮膚舔舐囓咬,四處烙印她專屬於自己的記號,手指在在她的花心輕攏慢捻,其後緩緩探入她的甬道,攪亂體內一池春水。溫柔與殘暴交替的對待,令黑髮女子越來越亢奮,不禁發出陣陣嬌喘呻吟。迴響在耳邊的稚嫩嗓音彷彿罌粟般足以令人沉淪,婉旋及再探入一指,兩指同時彎曲向上頂,反覆按壓魅姬體內快感的樞鈕。接踵而至的快感魅姬頻頻發出嗚咽般的悲鳴—並非尖銳刺耳的嘶吼,而是婉轉媚人足以懾人魂魄的嗓音,甜美地猶如最高級的楓糖漿。
今晚她是她專屬的祭品,她的情緒、她的身體、她的一切全都掌握在她手中。平日溫柔婉約、拘謹謙和的褐髮女子心中棲息著一個宛若颶風般狂野的靈魂,她的攻勢猶如疾風驟雨,橫掃襲捲魅姬的世界,將她吹痛打溼。意識逐漸被快感吞沒,萬物皆為幻像,只有眼前的身影是唯一的真實,在那樣的虛空之中,魅姬只能無助地叫喊著某個名字。


身下的飽滿感突然抽離,喘息的魅姬勉強睜開沉重的眼皮,卻瞄到對方的頭此刻正埋在自己的雙腿之間,褐髮女子的舌尖輕拂過私密花瓣,朱唇隨後將粉嫩軟肉含入口中吸吮,鬆口之後再細細舔舐,彷彿在享用世間少有的山珍海味。此種撫慰方式令人難熬又害羞,魅姬想併攏雙腿,婉的手卻緊捉著她不放,她放棄掙扎,手指穿過褐色髮絲,不由自主地將她的頭推近自己,雙腿張得更開,允許對方展開更進一步的掠奪。


流淌進朱唇的汁液在甘醇中還帶著幾分淡雅的清甜,禁不住誘惑,婉將對方為她醞釀的愛情滋味一口吞下,可惜這一點點份量無法緩解婉的飢渴。貪婪的舌頭鑽進溼熱的甬道裡追溯汁液的來源,浸潤在黑髮女子體內的一澗清泉,品嘗汁液最初的味道。靈巧小舌如簧片般在緊縮的肉壁裡振動,起伏跌宕的快感令魅姬焦躁,祈求著褐髮女子能停止對她所做的種種折磨。婉的小舌戀戀不捨地離開汁液的源頭,轉而吸吮逗弄敏感小核,手指以迅雷不急掩耳的速度再次侵入花心深處,撫慰著那片空虛。


令人頭暈目眩的感受如電流般貫穿魅姬,拱起的身體在一陣痙孿之後癱倒床上,全身像是豆腐般軟弱無力。恍若隔世,過去被褐髮女子摧毀殆盡,一切皆被重新設定,像是經歷了一場輪迴之後,以純潔的姿態返回人間,此刻她才真正誕生,過去的她已然灰飛煙滅。婉那雙翻雲覆雨的手,既帶來毀滅,亦賦予新生。不知不覺間,黑髮女子眼角凝結的水珠逐漸潰堤,像個初生赤子,她開始大哭起來,代替手指拭淚的吻不知何時來到她的臉頰。褐髮女子雙臂圍繞著她,含糊不清的低語著:「真是拿妳沒辦法。平常那麼強勢任性,今天卻露出寂寞的表情……現在又像個小女孩哭哭啼啼……讓我……」尚未說完,婉的沉重的眼皮已將她帶入夢鄉;而魅姬也因歡愛過後的疲憊沉沉睡去。


***

 


早晨,刺眼的陽光喚醒了褐髮女子,惺忪的睡眼睜開後看見的是躺在一旁的魅姬。感到頭有點昏沉,她坐起身拉開棉被,映入眼簾的是全裸的古典美人以及散落地板與床上的衣物。驚慌失措,她搖醒旁邊的黑髮女子,想要弄清楚是怎麼回事,她只記得她在晚餐時喝了酒,之後的事她就記不清了,只是依稀知道她好像做了平常不會做的事。

「魅姬,我們是不是……」婉的雙手緊抓著魅姬圓潤的肩膀,說話的語調失去了平時的穩定。
「嗯……」黑髮女子不像平時那樣乾脆俐落,低頭抓緊了被單,害羞地點點頭。
總要面對現實,褐髮女子扯掉床單,審視了對方的胴體,深淺不一的紅印在魅姬身上張牙舞爪地肆虐,猶如是在昭告世人—黑髮女子已經是某人的所有物。婉自己身上卻是什麼也沒有,顯然昨晚是她主動做了那種事,只是她完全不記得她是怎麼蹂躪人家的?道歉的話語到了嘴邊卻說不出口,婉的手指輕柔地撫過魅姬身上的印記,只是個帶著歉意的動作,對昨晚初嘗禁果的黑髮女子來說卻像是在挑逗。她悶哼了一聲,起身下床,丟給褐髮女子一句:「我……我要去洗澡……」她才剛站在地上,雙腿就因為疲軟無力而寸步難行,在差點跌落地面之前,被不屬於自己的溫度攙扶著前進。


黑髮女子以為婉只算送她進浴室,她卻陪著她一起進入,讓她坐在小木椅上之後,拿起蓮蓬頭與沐浴乳沖洗她的肌膚。都二十幾歲了,還讓人幫忙洗澡,魅姬的臉頰泛起了一抹紅暈,有點不知所措,想著藉著說話來轉移尷尬的情緒。
「婉,妳為什麼不逃呢?不覺得我很可怕嗎?」
「妳奇異的興趣是很可怕。當妳說要放手讓我離開的時候,我又覺得很擔心……」
「妳放不下我嗎?」
「嗯……大概就是那樣……」褐髮女子也不知該如何用言語說明她的心情,她就是無法丟下她不管。語畢,兩人之間再也沒交換過一句話,只有浴室裡的水聲滴滴答答作響。


人類是如此的矛盾,表現出完美堅強的一面想贏得別人的喜愛與敬重,內心深處卻又渴望有人能接納真正的自己,尤其是軟弱恐怖的那一面。黑髮女子與褐髮女子都不知道兩人的感情究竟是從何時開始變質,竟從本該腐敗糜爛的關係中發酵出愛情的芬芳。然而,兩人很確定一件事,她們已經離不開彼此。

 

 

 

http://chatenoir.pixnet.net/blog/post/55832538-gl%E5%B0%8F%E8%AA%AA%E7%9F%AD%E7%AF%87-captive-%E7%B5%90-%2818%E7%A6%81%EF%BC%8C%E9%81%8E%E6%BF%80h%EF%BC%8C%E6%85%8E%E5%85%A5%29

 

後記:

喵~~~終於寫完了。舊版寫得太爛,怎麼看都像A片,無論如何都想重寫。

劇情的主軸依然是酒後亂性,激情戲一段的玩法改了,加強了情緒描寫。

魅姬的感受實在很難寫,因為她的M傾向,讓貓在重寫時吃了不少苦頭,

不能像平常那樣寫一個「享受溫柔對待的受」,還得寫出她喜歡「痛」的一面,又不想真得寫成床上SM,這對的床戲讓貓很頭痛啊!

順便挑戰一下比較詳細的ORAL SEX描述,只是好像無法寫得很長,看再多影片參考也只能看見「受」的反應,看不見攻舌頭的動作,雖然有參考文字資料,可惜就是覺得寫得不夠精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atenoir 的頭像
chatenoir

禁断のパンセ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禁止留言
  • 悄悄話
  • 小汀
  • 很棒的文章喔~
    超喜歡的呢!
  • 堂主
  • 我最愛看慎入文了
  • 看慎入文要當心,有時劇情還挺血腥的!

    chatenoir 於 2015/04/13 18:25 回覆

  • 悄悄話
  • 無雙
  • 不錯!!
    挺喜歡這樣的文章
    看到慎入字眼..怎麼可能不入!!
  • 大家對這篇酒後亂性還真有興趣,不枉費我扔掉舊版重寫的心力。

    chatenoir 於 2015/08/07 19:10 回覆

  • 呱
  • 完食完食完食完食✩
    很喜歡唷ヾ(*´∀`*)ノ
  • 謝謝。

    chatenoir 於 2015/08/17 20:28 回覆

  • 路人
  • 太有才了
  • Thank you.

    chatenoir 於 2015/09/02 19: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