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像人偶般美麗的少女,坐在橋的扶手上默默地凝視著湖面。

她一動也不動,保持著微妙的平衡,路過的人勢必會替她捏把冷汗,更甚者,會將她從那個地方給抱下來。

那個地方的風景的確美麗,湖水澄澈透明的像是一面鏡子,映照著蔚藍的晴空,幾朵白雲不時從天空中飄過。但少女對這些事情毫無興趣,她的視線永遠都停駐在某個點上,一動也不動,彷彿她的時間已經靜止。

少女就這樣坐在橋的扶手上,從早上到中午。都沒有人經過那座橋,少女也無心去注意別人,她只是像Nacisuss一樣望著水面,她是否像Nacisuss一樣戀上了自己倒影,這點無人知道。

下午的天空飄起雨來,越下越大。雨水叮叮咚咚地打在少女身上,她一點也不在意,依然故我,維持著早上的姿勢,坐在橋邊。

「孩子,妳在這裡做什麼?會掉下去的。」

少女的身後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少女沒有回頭。

「沒什麼。我只是在看湖水而已。」少女背對著女人回答道。

「孩子,下來吧!」

女人捉住了少女的手臂,輕輕地將她從橋下拉下來。少女沒有反抗,順從地從扶手上跳下來。

「妳看,妳都淋溼了!會感冒的,快回家,我送妳回去。」

少女回頭的瞬間,女人有點驚訝。這位少女的外表異常美麗,但是眼神卻很空洞,像是沒有自我意志的娃娃。

「可是『主人』不要我了……」

此刻滴在少女臉頰的雨水,宛如淚珠滑過她的雙頰,但少女其實並沒有哭。女人也不知為何自己會產生那種錯覺。

「妳很難過嗎?」

「不,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辦。」少女不帶一絲感情,淡漠地說道。

「妳叫什麼名字?」

「人偶3號。」

「好奇怪的名字。」

「主人都是這樣叫我的。」

「妳是『人偶』嗎?」

「是的。」

「妳長得和我有點像,金色的捲髮、藍色的眼睛……跟我一起回家好嗎?」

「妳願意當我的新主人?」

「能在這裡相遇也是種緣分。像妳這麼漂亮的孩子一直待在這種人煙罕至的地方也不太好,如果遇到壞人就糟了。」

女人解開羊毛製成的披肩,輕輕放在少女溼淋淋的頭上,一手牽著少女,一手拿著雨傘,慢慢地走回家去。

 


 

「公爵夫人,您總算回來了,雨突然下得這麼大,我們都好擔心。」

三個侍女們擠在大門前,一個替女人開門,一個替女人拿雨傘,一個拿著乾毛巾要幫女人擦拭。

「別擦了,我還是先洗個澡好了。替我準備熱水和換洗衣服兩套。」

拿著乾毛巾的女人收到命令之後,立刻衝進浴室裡。

「兩套?」負責準備衣服的侍女呆呆的問。

「我帶了個孩子回來。就是她!」

女人將少女推到侍女面前。侍女們先前的注意力一直都在女人身上,沒發覺到女人的身後還有一個人。

看見少女模樣的侍女們面面相覷,都想知道少女到底是誰,怎麼會和夫人如此相似。

「這位是…」一個侍女稍微冷靜之後,傻傻地問道。

「總之,從今天起她就要住在這裡了。快點把我交待的事情辦好…」

哈啾~~

「還真得有點冷呢!」女人拿出手帕摀住鼻子。

「抱歉!夫人,我會立刻準備好換洗衣物,請您先到浴室暖暖身子。如果感冒就糟了!」


偌大的浴室裡瀰漫著蒸汽,已經將身體洗乾淨的女人現在正泡在浴缸裡。她帶回來的少女還在慢慢地塗抹著肥皂。

「妳洗澡的動作有點慢。」

「對不起。以前的主人要求我要把身體的每一吋都洗得很乾淨,所以我洗得很慢。」

「我不是在罵妳。我來幫妳洗好了!」

女人從浴缸裡爬了出來,走到少女旁邊,手裡拿著肥皂,在少女身上塗抹。

「妳知道嗎?我可是第一次幫別人做這種事,感覺很新鮮!平常都是別人幫我洗。」

「主人您是在和我玩遊戲嗎?」少女完全不在意女人的手在自己的肌膚上游移。

「呃…遊戲?算是吧!妳的前主人會跟妳玩嗎?」

「偶爾,前主人有三個人偶,所以他還會和另外兩個玩。」

「我是有聽說過,某些貴族和富人會買『人偶』來作伴,倒是不曾親眼看過。妳平常都和主人做些什麼?」

「他會玩我的頭髮,替我換上衣服,然後把我和其他『人偶』放在一起欣賞。」

「那樣跟小女孩在玩的人偶簡直是一模一樣呢!他為什麼不給妳名字?」

「3號就是我的名字。」

「那只是個毫無意義的編號,就算是個『人偶』,也該擁有個適當的名字。我可不想用那種怪異的稱呼來叫妳。」


公爵夫人和少女換好衣服之後,坐在餐廳吃著女僕們準備的下午茶,桌上擺著奶油口味的馬卡龍和紅茶。

沒吃午餐的少女覺得肚子很餓,但她還是不急不徐地吃著眼前的食物。

夫人邊吃邊打量著少女。

她的家教好像還蠻好的,要不是她說自己是「人偶」,任何看了都會以為她是某個富貴人家的千金小姐。

「孩子,妳幾歲了?」

「十六歲。」

少女放下手中的瓷製茶杯,用空洞的眼神望著她的新主人,幽幽地回答著。

「跟我結婚時的年紀一樣,就連頭髮的長度也和那時的我一樣……」

夫人的雙手輕輕托著少女的臉頰,仔細地端詳著。

「可是,為什麼妳的眼神,這麼像個人偶呢?妳眼中所看見的世界和我所看見的世界是否相同?」

「抱歉,主人。我聽不太懂。」

「聽不懂也沒關係,我來幫妳想個好名字。」

 

正在廚房裡準備晚餐材料的侍女們,除了一雙忙碌的手之外,嘴吧也閒不下來。

「那個孩子穿的是夫人的衣服,沒錯吧?」

「是呀!看到穿著那件衣服的她,我還以為是看見了十六歲的夫人。」

「那個孩子到底是誰?」

「也許是親戚。」

「就當作是這樣好了!」

「我們的職責是做好自己的工作,夫人的私事我們不該過問的。」

「但我還是很好奇。」

「話說回來,夫人還真是可憐。才結婚兩年就一直守寡到現在,連個孩子也沒有。」

「那個孩子該不會是夫人的私生女吧?」

「喂!別胡說八道,那是不可能的。公爵死後,夫人一直都在拒絕所有追求者。」

「她們兩個看起來還真像一對母女。」

「如果夫人有個孩子的話,也許她的生活會過得開心點。」

「就是說啊!夫人的臉上總是掛著一抹和藹可親的微笑,對我們也很好,但我就是覺得她很不快樂。」

「她為什麼不找個伴啊?」

「好了!別再閒聊了,還是認真工作吧!今天的晚餐要多準備一人份的材料。」

 

後記:

喵~~~貓是打算把這部寫成短篇,可是貓怎麼覺得好像會變得很長啊!

侍女們未免也太愛講話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禁断のパンセ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