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髮少女站在Lawrence家的庭院裡,陽光自蓊鬱的樹葉間灑地上的石磚,交織成錯落有致的光影。房子的牆壁被漆成白色,雙斜屋頂則是藍色,其上未作任何特殊裝飾,四周環繞著十幾棵樹,整體予人一種清涼舒適的印象,雖稱不上是雕樑畫棟,但也算是美侖美奐。能住在這樣的地方,應該是件很愉快的事情,Cynthia身旁的長髮少女臉上卻一絲笑容也沒有,她四處東張西望發現視野所及之處,似乎只有這一戶人家,周圍除了廣闊的樹林之外,就再也看不到任何東西了。是一個很適合隱居的地方,金髮少女暗自在心中給Lawrence家下了一個這樣的評價。她邊看著房子,邊想像Lawrence家的日常生活,他們大概會在天氣晴朗的日子裡,坐在庭院白色的長椅上悠閒地喝下午茶,她不禁閉起眼睛描繪著那種影像,就這麼站在石磚道中央發呆,殊不知一旁帶領她參觀的Erica想帶她去看看別的地方。長髮少女看見Cynthia站在原地瞇著眼睛一動也不動,誤以為她又要昏倒,立刻伸手扶著她的雙臂。恍惚中,金髮少女感受到隔著袖子傳過來的溫度,她睜開眼睛,看見Erica捉著自己,猛然想起早上答應對方的事情「不要碰她」,如此近距離的接觸,想必會讓長髮少女不舒服,她慌慌張張地向後退開,她低下頭盯著地上,朱唇頻頻吐出道歉的話語,以後她就要在這裡居住,她可不希望自己惹Erica討厭。

「Cyn...thi...a...」金髮少女有點誇張的反應,讓Erica嚇了一跳,剛才主動出手碰她的人是Erica自己,Cynthia卻認為是自己違反了約定而不斷道歉。

上方傳來長髮少女冰冷的聲音,她第一次叫了她的名字。Cynthia抬起頭來,只見對方向她招手,示意要帶她進屋去。看見Erica的神色雖帶著幾分驚訝,卻沒有生氣的跡象,金髮少女鬆了口氣,尾隨著她進入屋內。長髮少女將Cynthia帶進房間,打開其中一個衣櫃,裡面空無一物,對她說道:「以後,這個衣櫃由妳使用。」

金髮少女探頭進去瞄了一眼,用手摸了一下,發現衣櫃裡一塵不染,非常乾淨,不由得感到疑惑:這個衣櫃以前究竟是誰在使用?為什麼是空的,卻還是這麼乾淨?

「妳的衣服……等我整理好會放進去……妳先到書房去待著……」背後傳來Erica的聲音,打斷了Cynthia的思緒。

「好,Erica,謝謝妳。」金髮少女關上衣櫃,離開房間往書房前進。她注意到這個家只有一個房間,房裡的雙人床上有兩個枕頭,但家中並沒有另一個人的存在的跡象。Erica也不可能未卜先知,事先替她這個不速之客準備枕頭。那個枕頭與衣櫃原先的擁有者是誰?她有點想問,卻又不敢。Erica好像是自己一個人生活,昨晚她撞見的Erica打算要傷害自己,如果她又說錯什麼的話,可能會刺激到她,她決定將疑惑藏在心裡。

金髮少女隨手捉了本書櫃上的食譜,隨性翻看。半小時後,長髮少女也拿了本書,在桌子對面坐下。 Erica出現之後,Cynthia變得不太認真,眼角餘光不時掃瞄另一頭,對方正在看一本文字密密麻麻的書,上面用紅線畫了些重點,比起書頁,令Cynthia 更感興趣的是Erica,寬邊緞帶宛若一隻蝴蝶停駐在淡紫長髮上,低垂的細長睫毛覆蓋著一雙淡藍眼眸,看似水晶般透明澄澈,內裡卻凝結著冬季的嚴寒,令人不禁懷疑那雙瞳仁曾經歷過冰天雪地的洗禮,彷彿無論如何努力凝視,也碰觸不到隱藏在水藍表面下的真實。那樣眼神令金髮少女莫名地感到悲傷,簡直像是刻意要將自己與這世界劃分開來的一層薄冰。看到最後,她在不知不覺中丟下手中書本,目光直接落在對方清秀的面容上。投射過來的視線令正在看書的Erica感受異樣,她不太耐煩地問道:「有什麼事嗎?」

「沒……沒事,只是好奇妳在看什麼書?」看得出神的Cynthia嚇了一跳,隨口搪塞一個連自己都不相信的爛藉口。

「醫療方面的。」長髮少女連頭都沒抬起頭,機械式地回覆著對方的疑問。

「妳想在醫院工作?」

「不是的……因為……」Erica欲言又止,金髮少女自忖也許她又說錯話了。

「呃……Erica,妳不想說的話,就算了。」Cynthia只是隨口問問,並非當真希望得到一個明確答案。她不希望讓長髮少女為難。

「告訴妳也沒關係,妳已經知道了,昨天晚上……」長髮少女露出一臉無奈的表情。聽到Erica的回答,Cynthia回想起昨晚Erica說過的話,她的血是「破滅之血」,碰到她的血的人都會死。金髮少女頓時理解她的意思,血能殺人的話,受傷流血的時候,只能自行處理,沒有人可以幫忙。

「對……對不起,Erica。」金髮少女慌慌張張地道歉。

「沒關係,事實就是事實。就算想要逃避,現實也會殘酷地告訴妳:事實就是如此。」長髮少女的臉上浮現一抹苦澀的微笑。

在那微笑的背後究竟隱藏了多少辛酸與眼淚,Cynthia並不知道,她無論如何都希望能讓眼前的少女快樂點,她不想看到她露出那樣的表情,比哭泣還要更加悲傷的微笑。

金髮少女從椅子上站起來,兩手壓在書桌上,翠綠眼瞳筆直地注視著眼前的人,堅定地說出她的決心:「Erica,從今以後,妳的傷口由我來處理。」聽到這句話的長髮少女依舊是愁眉不展。

「Cynthia,別說那種話,別給我多餘的期待。妳只是暫時待在這裡,還有妳不怕我的血嗎?」

「不怕!昨晚我吃了妳的血,現在還不是好端端的。我要一直待在這裡。」

Erica沒有回答她,只是搖搖頭。為什麼金髮少女那麼天真?就算她的血確實對她毫無殺傷力,要是哪天她的祕密被人視破,和她在一起的人勢必也會被當成異類。

遲遲等不到回答,Cynthia一臉疑惑的看著她,說不定這次對方是真的生氣了,她搜索枯腸尋找能打破尷尬氣氛的話語,卻毫無頭緒。沉默了許久之後,Erica終於開口了:「該準備晚餐了,妳先去洗澡。」

「呃……好。」話題就這樣莫名奇妙地轉移了。

Cynthia走進房間打開她的衣櫃,原先空空如也的櫃子裡放置了幾套衣服與內衣褲。看見貼身衣物的當下,她不禁紅了臉。她拿起來看了一下,發現內衣褲上的標籤還在,先前的古怪想法一掃而空,一股感謝之意油然而生。Erica雖然表面上冷冰冰的,卻十分細心。

金髮少女備妥衣物和毛巾走進浴室,脫掉衣服,解開纏在左手腕上的繃帶。

「奇怪?傷口已經癒合。」這令人嘖嘖奇的現象讓她不禁開始自言自語。她緩緩地轉動左手腕,再甩甩手。手已經不痛了,但力氣還沒恢復。她邊洗澡邊回想昨晚的事。她記得她阻止Erica割腕,吸掉她手指的血,接著她失去意識,稍微清清醒時,Erica抱著她,然後長髮少女帶她回到這個家。之後的事,她全無記憶。難道Erica做了什麼特別的處理嗎?

她完全理不出頭緒,也不想再和長髮少女談論血液、傷口之類的話題。Erica很介意自己的血能殺人,她不想再看到她露出那種表情,看似坦然,卻又流露出不得不接受一切的無奈。

之後,金髮少女沒再跟Erica說過一句話。晚餐時,Cynthia也只是靜靜地吃著。

就寢時間,Erica 帶金髮少女進入房間,冷冷地對她說道:「Cynthia,妳就睡這裡,和昨晚一樣。」

「那妳呢?」Cynthia看著拿著枕頭和棉被走到門前的長髮少女傻傻地問道。

「我要睡客廳。」

「Erica,不好吧!沙發睡起來不舒服。我們一起睡,都是女生沒關係。」

「我討厭和人有身體接觸。」

「那我睡沙發,妳睡房間。」

「不行,妳的傷還沒好。」

「我的手已經不痛了。」

「妳睡房間,不準有意見。這個家的主人是我,我說了算!」Erica不自覺地提高音量。

「是……我知道了。」Cynthia沒想到對方居然會這麼激動,她怯怯地回應她,乖乖地躺下來睡覺。

丟下略微強硬的命令之後,Erica離開房間,留下她一個人。

Cynthia在睡夢中迷迷糊糊地想著:Erica說討厭肢體接觸,但Erica幫她處理了傷口,還用身體幫她取暖,雖然剛才她有點兇,她發現她其實很溫柔。一想到此,金髮少女忍不住在夢鄉中露出微笑。

此時在客廳沙發上睡覺的長髮少女,想到剛才的事,有幾分懊惱。她是怎麼了?為何那麼激動?

平常Erica在人前都是一副冷漠難以親近的模樣,強硬地命令別人倒是第一次,知道多想無益,也許她只是有點累了,她將一切歸究給疲憊,闔上沉重的眼皮。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禁断のパンセ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