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對不起,內容有點怪怪的,而且還微微夾帶腐味(也許),慎入!


「像昨天那樣嗎? 」男人問。

「對。」另一個男人的回答。

他閉上眼睛,感覺到有雙手正輕柔地脫下身上的衣物。

皮膚接觸到冰空氣的瞬間,男人的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

另一個男人牽著他手,將他引導到一張小凳子上要他坐下。

男人依舊閉著眼睛,他感覺到微溫的水緩緩從身體流過。

「會太燙嗎?」
「不會。」

另一個男人拿起肥皂搓揉著,略微粗糙的手掌開始在他身上塗抹泡沫。

那雙手的舉動是如此地輕柔、仔細,如同他對待工作那樣的認真,他的手指仔細地在男人身上的每一吋肌膚抹上肥皂之後,再用熱水沖洗乾淨。

男人早就習慣那雙手的觸感,因為那原本是他的手。但是,那雙手撫摸著他身體的方式卻和自己碰觸自時的感覺不同,似乎多了幾分溫柔,一如另一個男人對待生命的態度。

 

閉著眼睛的男人說話了:

「我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我知道。有樣東西無論如何,我都不想讓別人看見,所以…」

「可是,你總不能每天都來幫我洗澡、換衣服。」

「總之,希望那傢伙快點回來。」

「還沒洗好嗎?」
「再等一下。」
「再不洗好,我又會睡著。」
已經有些不耐煩的男人依舊閉著眼睛。
他很想睜開眼睛看看,到底好了沒,但他不能那麼做。因為那是他和另一個男人的約定。
和重要的朋友的約定,他必須遵守才行。

「好了!可以睜開眼睛了。」
另一個男人終於幫他洗完澡換上衣服。

又不是小孩子,還被人洗澡換衣服,實在有些丟臉。但這身體並不是他的。
他必須尊重對方的隱私,從交換身體的那天開始,另一個男人堅持他要替自己的身體洗澡換衣服,任何人都不準代勞。


一切生活上的不便,源自於一星期前,發生了某件事,那件事對他們而言是個「災難」。



(一星期前)


Alan和Eric做完回收靈魂的工作,兩人在回協會的途中,正愉快地聊著。
「今天的工作很順利。寫完報告後,應該可以準時下班。」
「Alan,下班後,我們去喝兩杯。」
「Eric,喝太多酒不好,你昨天晚上不是才和Ronald去聯誼嗎?」

突然一個正在練習魔法的小精靈撞上兩個正在閒聊的死神。

兩人死神的眼前突然冒出一陣煙霧,煙霧散去之後……

奇怪,為什麼胸前有點涼涼的

Alan低下頭想要扣好釦子,卻看見……

「領帶?為什麼?」

至於另一位死神……

「我快窒息了。」

他低下頭迅速地鬆開領結扣。

兩位死神看看彼此之後,察覺到身體被調換了。

「哇!好棒!調換的法術成功了!」
小精靈開心地手舞足蹈。

兩位死神伸手捉住眼前的長翅膀的小東西。
「快點把我們變回去!」

剛才魔法成功的成就感瞬間煙消雲散。
小精靈驚恐地回答:「對不起!死神先生,我第一次使用調換的法術,還原的方法,我還沒學會。」
「你說什麼?」一個死神不自覺得捉緊小精靈的翅膀。
「嗚…不過我可以找師父來幫你們解除法術。留下你們的名字和住址,我會帶師父去找你們的。」
「 也就是說,在恢復原狀之前,我們得一直維持這種狀況?」
「沒關係吧!我看你們兩個都是男生,而且感情好像不錯啊!生活上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不行!你一定要盡快把師父帶來,不然你就慘了!」一個死神激動地說。
「我知道了!現在就去。你別那麼緊張。」說完後,小精靈慌慌地飛走了。

「現在怎麼辦?」
「Alan,總之我們先回去工作。」


回到死神派遣協會之後,兩個死神一如往常的處理他們的文書工作。
下班時間快到的時候,Alan問道:「等下我們該回誰的家?」
「我到你家去,你就去住我家,這樣就行了。」
「等等,Eric,洗澡……」
「不用擔心,Alan,我會好好照顧你的身體。」
「不行!洗澡、換衣服我都要自己動手。」
「Alan,你就不能放心地把身體交給我?」
「總之,Eric,從現在起,我一分一秒都不要離開你。」

此時,原本要拿文件給Alan的Ronald正好站在門口,正好聽見了這段對話。
「放心地把身體交給我?那是什麼意思。Alan前輩和Eric前輩到底是什麼關係,他們在裡面做什麼?我到底要不要進去?」

「這不是很明顯嗎?他們就是那種關係DEATH。」
還在猶豫中的Ronald,被從身後傳來的回答給嚇了一跳。

「格雷爾前輩,別嚇我。」
「真好!真希望有天Will也可以對我說:『一分一秒都不要離開你』。」
「前輩……」
看著陷入少女式幻想中的格雷爾,Ronald只覺得無奈。



下班之後,Alan和Eric一起到Eric的家裡拿了幾套換洗衣物之後,Alan決定還是回到自己的家過夜。於是他跟著Eric來到家。
一進門Alan就把Eric拉進浴室。
「Alan,你一回家就要洗澡?」
「對!平常都這樣。」
「你真得要幫我洗澡?」
「當然。」
「Eric,閉上眼睛,在我把衣服穿好之前不準張開眼睛。」

男生幫男生洗澡,聽起來真是怪透了!但是這個身體是Alan的,既然他這麼說,就當作是他在幫他自己洗澡好了!如果拒絕的話,不曉得他會不會一時衝動,做出糟糕的舉動。之後,我再來想辦法說服他,讓我自己洗。

Eric照著Alan的話做。閉上眼睛。

然後,他感覺到有雙手正在解開襯衫的鈕扣,身上的布料全被移除。

接著他聽見水流動的聲音。

這傢伙是認真的……

Alan開始用水打溼他的身體。

都是男生不用想太多……

Alan開始在他身上抹肥皂。

他高興就好……

Alan開始在用熱水仔細地洗掉剛才抹上的肥皂。

就算明天他還是堅持要幫我洗澡也無所謂……

不知道是洗澡用掉太多時間,還是Alan的撫觸讓他整個人很放鬆,在洗完澡之前,Eric在浴室裡睡著了。

「Eric,洗好了。」
對方沒有反應。

「Eric?睡著了?我是不是洗太久了?」
Alan抱起Eric,把他帶到床上去,接著幫他穿上睡衣,蓋上棉被。

「晚安,Eric。」
Alan心事重重地看著安穩熟睡的Eric,正確地來說,Alan看的是自己的身體。
他希望小精靈快點回來解除法術。
他的身體和別的死神不同,他有一天會死。
如果身體不調換回來的話,Eric很可能會死在他的身體裡。

「現在不是胡思亂想的時候,Eric說過會好好照顧我的身體;我也得好好地珍惜他的身體才行。我必須好好地洗個澡、吃晚餐、然後好好地睡一覺。」
總算振作起來的Alan,起身實行他的計畫。


隔天早上,Alan在Eric醒來之前,就幫他換上制服,準備好早餐。

「早安,Eric。」
「早安,Alan。我昨晚沒吃晚餐就睡了。我說過要好好照顧你的身體的。」
「沒關係。現在吃完早餐,然後去上班才是最重要的。」

兩人一同出現在協會大門口。剛好走在Eric和Alan身後的Ronald看著眼前的兩人,不由自主地想著:「前輩們感情真好,昨天下班後一起離開,今天早上又一起來上班。」


(工作時間)
Ronald把昨天下班前要給Alan的文件,拿進辦公室交給Alan。
Alan接過文件之後,立刻把文件送到Eric的手中。
「謝謝你,Ronald。」開口道謝的人卻是Eric。

是在代替Alan前輩道謝嗎?

Ronald不知道交換身體的事。
但他有注意到,Eric坐在Alan的座位上工作,Alan則是坐在Eric的座位上工作。
雖然有點奇怪,但只要工作能順利完成,不會有人去管這種事情。

Alan和Eric就這樣過了一個星期,協會裡沒人發現,也沒人知道他們的身體互換了。
Eric逐漸習慣讓Alan換衣服、洗澡的日子,至於Alan一直都很擔心死之棘會發作,除了睡覺時間之外,他的視線幾乎都沒離開Eric的身上。

 


(時間跳回現在,Alan幫Eric洗完澡之後)

Eric正在Alan的廚房裡做晚餐,Alan則是在浴室洗澡。
調換身體之後,日常生活還算平靜,就在此刻……

Eric的胸口有種悶痛的感覺傳來,下一個瞬間他覺得四肢無力,

疑似被針刺的感覺緩緩從胸口擴散開來,他痛得蹲在地上縮成一團,

原本握在手上的平底鍋掉到地上去,發出一聲巨大的聲響。

聽到那聲劇響的Alan,火速從浴室中飛奔進入廚房。

「Eric!發生了什麼事?」

一進入廚房,Alan看見的是……死之棘發作時的自己,
雙手緊緊抓住胸口的自己,
被病痛所折磨、無力反抗、默默地祈禱最終時刻不要來臨的自己,
只能靜靜地等待發作結束的自己…
但在忍耐著那份痛楚的人不是自己,而是他最好的朋友……

Alan很快地來到Eric的身邊,蹲在一旁,輕輕抓住他的肩膀。

「Eric,對不起。」
「我沒事。」
這句話才剛說完,死之棘像是不肯放過Eric,更猛烈地侵襲他的身體。
「嗚…」
Eric的雙手抓得更緊,痛苦地呻吟著,就像平常的Alan那樣。

Alan也不知該怎麼辦才好,他伸出來,像在安慰一個哭泣的孩子那樣,輕輕地拍打Eric的背部。
接著雙手輕輕地抱住他的身體。

拜託!千萬別死!我的身體。Eric,不可以死。

過了一會兒,Alan注意到Eric似乎放鬆下來了。
「Eric,你還好嗎?」
「我沒事。」
「太好了。」
幾滴眼淚從Alan的臉頰滑落。
Alan的雙手仍舊抱著Eric不放。
Eric終於注意到,Alan抱著他不放的動作。

Alan被我抱著時的感覺是這樣的嗎?好像很舒服,我以後一定要多抱抱他。

「Alan,沒事了。我說過會好好顧照你的身體。所以我不會輸給死之棘。」
Eric邊說邊伸手擦掉Alan的眼淚。

「死神先生!我帶師父來了!」從廚房的窗子飛進了兩隻長翅膀的小精靈。

「抱歉!有打擾到你們嗎?」師父帶著濃濃的歉意說道。

Alan剛才從浴室衝出來的時候,身上只穿了一件襯衫和貼身衣物。很顯然地,師父誤會他們的關係了。

「沒事。」Eric回答道。
「我現在立刻幫你們恢復原狀。」
師父的魔法棒一揮,兩位死神被一團煙霧環繞,霧散去之後,兩位死神看看自己的身體,再看看對方,他們確定已經恢復原狀了。

「對不起,我這魔法不靈光的徒弟,給兩位添麻煩了。」
「回去後,我會好好『教育』這個笨蛋。再見,死神先生!」
說完後,小精靈師父拎著徒弟飛走了。

充滿不便的一星期總算結束了,兩位死神都鬆了一口氣。


終於不用再讓Alan幫我洗澡了,雖然很舒服,但是很丟臉。


總算不用再擔心,Eric有一天會死在我的身體裡。可是還是讓他感受到死之棘發作的感覺……
那是我最不想讓他知道的事。小精靈為什麼不早點來解除魔法?


兩位死神各自抱持著不同的想法,看著彼此。

「Eric,我好餓,晚餐還沒好嗎?」
「在吃飯前,我想先做一件事。」
「穿衣服?」
「不是。」

Eric伸出雙手輕輕扣住Alan,把他摟進懷裡。

好懷念的感覺……一星期都沒做這件事。

「對不起,Eric,原來我總是讓你這麼擔心。」
「Alan,不用在意那種事。」

反正是我自找的……

 

後記:


Alan:你寫這什麼東西?
Eric:你那個「不是腐女」的節操到哪裡去了?
貓:對不起!貓只是想搞曖昧而已,於是內容就變成這樣了。

於是貓就被兩隻死神拖進了反省室。

 


反省室:
貓很無聊地想玩一次倒敘法。
喵~~~搞曖昧的遊戲好像玩的太過火了!
貓只是在想,該讓Alan對Eric做什麼事,才能讓Eric察覺到被人無微不至地照顧,會很困擾?
貓想得出來的,只有洗澡、換衣服。於是就冒出Alan幫Eric洗澡的奇怪劇情了。
貓同時也想試試,讓Alan體會看看,Eric擔心Alan隨時會死掉的無力感。
要達成這兩個目的最快的方法是:調換身體。小精靈的用途只是讓他們交換身體的理由。
結尾好像有點甜甜的味道……這次收尾好像比較有結束的感覺。這次只想達成上述目的,

至於內容腐不腐,貓沒有特別注意,總之,貓寫得時候覺得很好玩,尤其是開頭的洗澡。

(再度被兩隻死神拖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禁断のパンセ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