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調查櫻庭老師的書何時出中文版,最近經常到一個叫作「趣」的部落格調查漫畫的出書時間,順便看一下是否還有其他有趣的漫畫,發現這本和風奇幻故事,某只貓對這類故事向來沒什麼抵抗力,現神姬、櫻姬華傳、水神的祭品、……我都覺得很好看,這本的畫風偏向少女漫風格,沒有耽美向漫畫那種老氣橫秋的寫實感,作者還取了一個百合向風格的標題(又是花,又是指尖的),我很好奇男生怎麼會跟花和指尖扯上關係,所以就很認真地把它讀完了。

一、二回網路上有私人翻譯的中文版,我就偷懶先看有中文的部分了。成為大學生的生島真幸以管理人的身份住在逝世的奶奶留下的房子裡,他在打掃時找到一個打不開的盒子,就在隔天早上,在十年前的喪禮時安慰自己又突然消失的「大哥哥」出現在他面前,「大哥哥」的外貌完全沒變,他打開了真幸昨天找到的盒子,聲稱自己是掛軸裡的神明,真幸為了確認掛軸真得是「大哥哥」的原型,用手指劃了一下掛軸背面,那位名叫琴藤的「大哥哥」還真得「有感覺」,當然,莫名奇妙被摸的琴藤立刻對「這遊戲」表達了抗議!我在看日本人的心得時就在想:不知有沒有透過掛軸摸到琴藤的play,沒想到這件事居然第一回就出現了!哈哈哈!

  touch  

 

真幸相信了琴藤自己是神明說辭,之後就開始了兩人的同居生活。琴藤是「神明」,什麼家事都不會做,連用水果刀切橘子都會割到自己的手,家事、三餐都是真幸包辦,他就讓琴藤無所事事地窩在家裡,自己則是去上學、打工。真幸原本擔心琴藤也要吃飯,伙食費會不夠用,後來卻給琴藤三千元零用錢,還怕他整天看家很無聊,特地去弄了把備分鑰匙,允許他單獨出門,由此可見,真幸有顧家、寵老婆的屬性,只可惜這個個人魅力必須要有他者才能顯現出來,如果只看外表的話,真幸給人的感覺就只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不會讓觀者留下深刻的印象,是讓人過目即忘的類型。

  

cat  

(真幸給琴藤的貓咪錢包好可愛!那應該是真幸小學時的錢包吧!)


真幸自從兒時遇到琴藤之後,經常夢到「自己」跟琴藤一起待在某間神社裡,夢中的琴藤總是一臉幸福地笑著,真幸希望現實中的琴藤也能像那樣對自己笑,就帶琴藤去看盛開的紫藤花,琴藤是很高興,但是真幸卻透過夢境跟琴藤之前的自言自語的某個名字意識到:夢中跟琴藤在一起的男人,不是自己,而是跟自己長的很像的嗣泰。真幸發現琴藤的心裡已經有一個重要的人,然後他糾結了。某天早上,真幸就問琴藤:「嗣泰是誰?」琴藤不敢回答,那心虛的反應讓真幸忍不住就想生悶氣,老奶奶加代子注意到隔壁的的兩個孩子不對勁,她給真幸一些花,叫真幸快點跟琴藤和好。真幸反省過後,就去找琴藤道歉,琴藤沒有記恨真幸早餐時冷淡的態度,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跟他相處,就在真幸道歉之後,琴藤也向他道歉,老實告訴他,嗣泰其實是真幸的祖先。

 未命名 -2  

(正要醋勁大發的生島同學,跟已經察覺到狀況有異的琴藤

 

  sorry  

(琴藤道歉的手勢看起來好萌!標題的指尖終於出現了!)

 


真幸確定了自己對琴藤的感情是戀愛,但是他想到自己也會跟嗣泰一樣,丟下琴藤先行離世,所以不打算告白,只希望自己活著的時候,能帶給他一些幸福的回憶就好了,他甚至還去思考自己死後,琴藤要怎麼辦。真幸為了兩人之間的壽命差別而糾結,可是在我看來,就算是同為人類情侶,也有可能因為天災、人禍、疾病而無法長廂廝守啊!是否能一起活到最後,要看運氣吧!


真幸想要帶琴藤去他以前所在的神社,瞞著琴藤偷偷調查,好不容易找到了那個荒廢的神社,他的腦海裡卻冒出琴藤為了救生病的嗣泰使用了禁術的場景,琴藤因為擅自扭轉人類的命運被雷劈死了,受到打擊的真幸臉色很差地回到家裡,在家裡等待他的是健康的琴藤,看到這裡我有個疑問:既然神明琴藤被雷劈死了,那真幸家裡的琴藤究竟是什麼?既然是天誅,神明就不可能死而復生。「琴藤」卻在真幸面前晃來晃去,還真是有點詭異啊!

 han  


因為精神上的打擊,真幸病倒了,還發燒,琴藤在旁邊照顧他,他一聽到真幸去找神社的事情,臉色就變了,好像在害怕什麼的樣子,「看到」雷劈事件之後,真幸更加不敢表明自己的心意了,躺在床上哭了起來,琴藤像小時候那樣安慰他,還說奇怪的話:我沒有被你放在心上的價值,我並不是神明。


真幸在晚上醒來之後,發現備份鑰匙被留在家裡,琴藤和掛軸都不見蹤影,來探望他的大學朋友小鈴也說沒看到穿和服的人,真幸著急地四處尋找,跟他猜想的一樣,琴藤跑到那個荒廢神社去了,琴藤拒絕跟真幸回家,並告訴真幸自己的真面目:他是嗣泰在神明琴藤消失之後,為了安慰自己而創造的一幅畫。以前嗣泰和琴藤在一起的時候,嗣泰被旁人說了一些難聽的閒話,琴藤不希望自己也變成真幸的負擔,叫真幸忘了他,讓他消失。日本的神道教有個觀念很有趣,某些神明是為了信仰衪的人而存在,神明如果連一個信徒都沒有的話就會消失,這個琴藤雖然不是神明,但是跟神明一樣,不被任何人需要時,人形就不能存在了,看到這種設定我只想吐槽:這根本是天生當受君的命!


得知琴藤真面目的真幸沒有動搖,不但告白了,還是堅持要跟琴藤在一起,為了讓真幸放棄自己,琴藤故意把掛軸撕壞,藉此證明自己只是個沒用的妖怪,真幸制止了琴藤,然後來了段令人感動的告白:即使如此,我還是喜歡琴藤大人。比任何人、比任何東西都喜歡琴藤大人。我會比你先死去,如果一直跟你在一起的話,總有一天也許會讓琴藤大人品嘗到多餘的悲傷,但是,我會連那個份都算在內,讓你更加幸福的。請你不要消失!(翻譯完這段話之後,我有種感覺:生島同學不是想告白,而是想求婚吧?) 聽完這段話的琴藤感動地哭了,承認自己也喜歡真幸,自己從真幸那裡得到很多東西,自己卻只會給他添麻煩,因此才想消失。看完第一遍的時候,我認為琴藤的標準也太嚴格了,只因為自己害真幸哭了就要離開他,我也沒看懂所謂的「麻煩」指的是什麼,應該不是家務方面的事情。重看兩三遍之後,我才看懂,琴藤最在意的是自己帶給真幸情緒層面的麻煩,第一次是嗣泰的事情惹真幸生氣、第二次是自己送傘去大學讓真幸擔心又惹他生氣,到了第三次把真幸弄哭的琴藤大概覺得自己很糟糕吧!而且自己一開始就對真幸說謊,謊稱自己是神明。


按照耽美向漫畫的套路,互相表白之後,緊接著就是Smut了,兩隻主角的個性都很溫柔又不強勢,原本只有真幸出手,後來卻變成互摸,親熱場景讓人有一種在看百合的錯覺。某一格還真得跟百合一樣有對稱的感覺。

  sym  


有日本人讀者表示,親熱場景不夠煽情,這種夢幻的畫風本來不適合用來呈現香豔的鏡頭,煽情的場景會破壞主角之間清純取向的感情線,用這樣含蓄的畫法來表現親密關係十分恰當。


互相表白的隔天清晨,在回家途中看到煙火廣告的琴藤突然宣告:「我要把掛軸(自己)跟你的屍體一起燒掉,這樣的話就能永遠在一起了!」真幸當場冒了冷汗,卻沒有反對,而是在心裡想著:「好熱烈的求婚!」看到這裡,我在心裡下意識地如此詢問真幸:「咦?你不制止他未來的殉情,這樣好嗎?」

  fire  

(琴藤很開心地說著自己的殉情計畫,聽起來有點像要謀殺真幸的計畫!)

 

這單行本的加筆短篇還挺有趣的。真幸租車子帶琴藤去鄉下田野兜風,琴藤首度穿著現代服裝亮相,不過現代服裝跟他的氣質不太搭調,還是神社和服褲裙最適合他。琴藤認為自己穿著現代服裝應該就可以混入人群裡工作,真幸拗不過他的請求,就讓他在小鈴的爺爺開的雜貨店打工。(可是在特典漫畫裡,琴藤還是穿著和服褲裙在工作)

  license  

  what  

(真幸跟琴藤要獎勵的kiss,琴藤卻假裝自己聽不懂外來語)

琴藤是妖怪,對於親密行為沒有那麼強烈的羞恥概念,真幸在約會時想要調戲琴藤,向他索吻,反被琴藤捉弄了,後來琴藤真得要親他,真幸自己卻害羞了;晚上要親熱的時候,居然是琴藤先去親吻真幸,真幸在歡愛過程中還露出一副想哭的表情(大概是幸福得想哭),琴藤又作出摸頭安慰的手勢,這兩隻親密行為的相處模式有一種姊弟戀的既視感。

 

未命名 -1  

  kiss2  

  

多數耽美向漫畫都是這種套路:可能會為性別問題糾結一下,接著就是跟著感覺走,想盡辦法要把心儀物件追到手。真幸跟琴藤卻是先把自己的感情扔在一邊,優先考慮對方的事情,


一個不想讓自己的心意變成對方的負荷決定不表白,一個不想造成對方的負擔選擇離開,這兩隻還真是相配啊!從親密行為的互動模式跟琴藤想要分擔家計的行為來看,這兩隻和已婚夫妻沒兩樣。


接著來談談畫技跟分鏡。多數畫戀愛故事的作者都習慣用氣氛網點處理背景,但這位作者卻很用心自行刻畫場景,她所描繪的世界有一種透明虛幻的美感,導致某只貓在看漫畫的時候有一股衝動,想要跳進書中的世界裡生活。

作者的分鏡方式也很有意思,通常漫畫都是用旁觀者的視角來分鏡,作者偶爾會穿插主角們的視野,可以看到真幸眼中的琴藤是什麼樣子,也可以看到琴藤眼中的真幸是什麼樣子。還有一個分鏡方式也很特別,利用鑰匙、紫藤之類的小東西切換到下一個場景,故事雖然不時穿插著夢境跟回憶,但不會令人感到混亂。

  

 未命名 -1

shy  

  

 (以上是真幸視角中的琴藤,最後一張是我所看過最漂亮的臉紅了!)


某只貓如果長時間沒有吃到喜歡的故事就會感到精神饑餓,這個故事的感情發展交待得很清楚,感情線清澈而有深度,虐心度也恰到好處,全篇散發出溫馨治癒的氛圍,是我目前看過的耽美向漫畫最棒的一本!像這種跟巧克力一樣苦又甜的故事最美味了,睽違已久的飽足感真好!真想對柚生老師說聲:謝謝招待!


這故事讓我感到遺憾的事情只有一個:故事是用真幸的視角在進行的,因此對於妖怪琴藤過去的描寫比較少,我非常想知道妖怪琴藤對嗣泰是抱持何種感情?是像父親一般的存在?或是他同情的物件?跟嗣泰在一起的琴藤看起來好像不是很開心的樣子呢!是因為覺得自己像「代替品」嗎?我有點想要自己寫跟這個相關的同人小說。

 

以下是關於日文用詞的問題:


某些事情直接看原文版比較容易理解,我在看網路上第二回中文翻譯版的時候一直在想一個問題:為何嗣泰要在神社種紫藤,而不是其他藤蔓植物?看了日文版之後這個疑惑立刻被解決了,原來在日文裡,「藤」這個漢字可以單獨用來指稱「紫藤」這種植物,琴藤這名字「藤」的讀音跟紫藤相同,嗣泰才要在琴藤的神社裡種紫藤。

根據日本人的心得,琴藤的某些臺詞是古風用語,神奇的是,我沒查字典居然看得懂,「ている」變成了「ておる」,「くれる」變成了「おくれる」,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他的自稱詞和第二人稱,「儂」跟「お主(ぬし)」。神明琴藤好像也是用同樣的方式在說話呢!他們兩個還真像!


我一直都覺得琴藤這名字看起來很奇怪,漫畫裡也沒有神明彈古琴的場景。作者大概是在玩諧音遊戲,日文的「琴」跟「事」同音,「藤」跟「不死」同音,「琴藤」這名字的發音可能是指「不會死的事物」,神明和妖怪都是不會死的!

 

對了!對了!龍貓有出場一格!因為版權問題,所以要遮住臉嗎?

看到神明被雷劈的那段,再回頭來看這一格,會覺得琴藤還真懂事,神的力量真得是不能隨便使用。

雖然琴藤覺得自己是個沒用的妖怪(其實有安慰別人的才能),但我認為沒有特殊能力是件好事,假設他有特殊能力一定會步上神明琴藤的後塵,為了救重要的人類犧牲自己。

 totoro  



作者在真幸告白那回畫了很多琴藤的哭臉,可惜只有這幕的眼淚畫得比較自然。

  namita  



這本漫畫的最後一幕,看起來兩個好像又要親下去!

  kiss3  



吐槽:

鄰居加代子問琴藤是不是尼特族,看到琴藤的裝扮,我倒很想問他在哪間神社工作,當初看到封面的時候,我還以為這是神社的神職人員跟工友談戀愛的故事!

加代子奶奶是好鄰居,給琴藤零用錢,鼓勵真幸跟琴藤和好,在真幸病倒時還送晚餐給他們吃!我也好想要這種鄰居,柚生老師筆下的老人都好慈祥和藹!

柚生老師不愧是貓派的,貓出來當了兩次街頭配角。連真幸給琴藤的錢包都是貓咪造型!貓咪萬歲!

嗣泰的畫技好強,畫出來的琴藤和神明一模一樣!

琴藤把現代的情色圖片說成春畫,聽起來好喜感!

真幸在跟琴藤重逢的第一天就淪陷了,妖怪果然都是很迷人的!

琴藤的本體是一幅畫的設定很有趣,紙漲有濕氣,他會覺得身體變重。真幸第一次想對琴藤做兒童不宜的事情還要考慮把他弄濕究竟有沒有關係?

琴藤跟嗣泰在一起的時候,好像是身體虛弱的病美人。跟真幸剛重逢時體力也很差,走太久不習慣,稍微跑一下就臉紅,去大學找真幸還肌肉酸痛,後來居然有力氣離家出走,真幸把他照顧得真好!

真幸在戀愛這方面太弱了,琴藤只要叫了他的名字就心動了,琴藤用閃閃發亮的眼神盯著真幸看,真幸就拒絕不了琴藤「想去工作賺錢」的請求!

琴藤在本篇裡一直都只穿和服褲裙,當真幸幫他洗衣服的時候,他是裸x體還是披床單還是穿真幸的衣服?

據說紫藤花會讓日本人聯想到穿著振袖招呼客人的女性,琴藤的袖子跟紫藤一樣招搖!我在看漫畫時一直很在意那長長的袖子!

琴藤真是個和風美人,用袖子摀嘴的動作看起來一點都不突兀,但我不懂為何要把羽織塞進褲裙裡,這種穿法比較莊重嗎?

  smile  

 

tease  

  

(真幸吃甜食的樣子到底有什麼看頭?)

 

後記:


這篇心得又是漫畫看了二十遍以上的產物,雖然認真查了字典,還是有些日文看不懂,日文的口語說法真難搞!等有中文版的時候,去買來看好了!

話說回來,這漫畫的標題要翻釋成語意完整又簡潔的中文還真是困難,「沿著花的蹤跡尋到你的指尖」好像太長了,東立似乎打算譯成「循著花握住你的手」,但我希望能保留「指尖」這個詞,比較有慢慢變得親近的感覺。

日本的漫畫家都是很愛玩花語遊戲的,某只貓就跳進日文網頁去查了一下紫藤的花語,作者主要是想取以下這幾個含意:「優しさ」(溫柔)、「戀に酔う」(沉醉於戀愛中)、「決して離れない」(絕對不會離開),看起來還真符合主角之間深沉的愛戀!

花語參考:
https://uranaru.jp/topic/1007453

 


來個題外話,我所就讀的小學後門的圍牆上有種紫藤,每年到了四、五月左右,我總是特意在圍牆上搜索紫藤花的蹤影,往往都是開得稀稀疏疏,即使只找到一串花,我都會感到驚喜。因此,我以為這漫畫裡紫藤開成一片簾幕的景象也是虛構的,利用日本奇摩搜尋「藤」的圖片,才發現在日本紫藤真得能夠開成一片簾幕,他們甚至還會特地去觀賞年齡超過百歲的紫藤開花,那景象真是太美了,美到我想把它畫下來,如果在現場觀看一定會很感動!

 

muj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atenoir 的頭像
chatenoir

禁断のパンセ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