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研究男生浴衣的畫法才看這本漫畫,原本只想稍微瞄一下圖片,沒打算認真看內容,因為我不是很喜歡人物的畫法,但是標題看起來很詩意,漫畫簡介又提到某角色打算到溫泉旅館自殺,於是某隻貓開始發揮柯南追根究柢的精神,想要調查某人為何非要去溫泉旅館自殺。要自殺的話,只要找個不會被打擾的地方就好,為何非要在溫泉旅館不可,難道是想用日式房屋的樑柱上吊?不看還好,看了幾頁之後,某隻貓笑得肚子很痛。原本以為可以看見淒美的自殺場景,但那位鬧自殺的梅宮凜先生不是普通的搞笑,吃飯時作為廚師的職業病發作了,叨唸著料理該如何改進之類的話語,他的碎唸還被送東西來的老闆聽見了,接著他跟老闆總一朗聊起了自己對料理的看法,聊完之後,老闆離開房間,凜打算吃大量安眠藥加胃藥自殺,總一朗其實沒走,他早就看穿凜的意圖,在凜把藥吞下去之前,他跟另一名員工闖進房間,強迫凜把藥物全部吐出來,對於自己的愚行感到抱歉,凜坦承自殺的緣由是感情被交往三年的戀人玩弄還因此而丟了工作,該旅館櫻庵剛好人手不足,凜就被總一朗扣留在旅館中變成他們的料理長。

 

由於櫻庵經費不足,能提供員工衣食住,卻付不出足夠的薪水,取而代之的是,老闆會提供員工需要的東西或者行為,凜失去的東西是工作和戀人,總一朗決定給他的報酬是:由自己當凜戀人的替身。明明是正當的工作,卻訂立這種違反公序良俗的契約,就在凜答應成為員工之後,總一朗立刻給他親了下去,凜突然被親的表情太有趣了,那奇怪的契約令人好奇後面會發生什麼事,於是我就開始認真看內容。

 

第二回凜正式成為員工,這回有很多工作方面的描寫。凜在城市的飯店做到一級廚師,但日式料理並非他的專長,他沒自信能勝任料理長的職務,為了給他自信,總一朗叫他做擅長的法國料理,說服客人嘗試新菜單,還讓凜跟客人見面,料理當面被客人稱讚一事讓凜對工作有了自信,並對總一朗產生好感;不過,總一朗當天的行為實在很牛郎,一大早跟凜玩親親,凜對此行為稍微表示了抗議,自己才剛男友分手,也不是只要是男的就可以,總一朗的回答卻是:「這就傷腦筋了,你不收下報酬,我沒有餘裕雇用你。那麼,不管怎麼樣,你能變得喜歡我嗎?」以上這些行為把凜搞得臉紅心跳,凜才正要上工,還盡做些會影響他工作情緒的事情,這個老闆好糟糕!晚上工作結束後,總一朗給報酬的時候更誇張,跟凜一起喝酒也就算了,還出手亂摸,認識才第二天就摸到下面去了,還邀請對方進自己房間,真是太可怕了!

 


第三回一開始凜就被同住一間房的廚師同事巽騷擾,巽睡迷糊了就一把抱住凜,總一朗跟菊之進聽到凜的尖叫衝進房內處理這場騷動,為了避免再度發生同樣的狀況,總一朗問凜是否要跟他住同一個房間,這提議被斬釘截鐵地拒絕了,因為凜希望能在喜歡上總一朗之前保持距離。凜在櫻庵工作了幾個星期之後,凜認為總一朗很會照顦人、很溫柔、可以依靠,是個很有魅力的人,菊之進意識到凜對老闆的感情不尋常,就警告凜:不要對總一朗認真,那傢伙的中心是這間旅館。凜對此也有自覺,戀人身份只是假裝的,認為總一朗沒理由要喜歡身為男人的自己,看到這裡實在很想吐槽:凜自己不就是個喜歡男人的男人嗎?那為什麼會認為其他男人不會喜歡男人?這不是自相矛盾嗎?

 

接著有趣的事情來了,凜進溫泉的時候,剛好只有總一朗在,他的裸體就被毫不客氣地鑑賞了,凜選擇泡進溫泉裡躲著, 兩人聊起了過去的事情,總一朗提到自己小學時被父母棄養,他是在設施裡長大的,大學時生活壓力太大,想要見父母,去了櫻庵一趟,作者沒提到總一朗父母和櫻庵之間的關係,他的父母好像也不在櫻庵,總一朗打算要自殺時,被當時的老闆娘阻止,老闆娘叫他在櫻庵工作,還資助他上大學,從此櫻庵就變成總一朗最重要的地方。在第一回逮到凜自殺的總一朗說了一句很奇怪的話:「果然你也是打算要自殺的人」,既然會說「也」就表示之前也有人跑來這裡自殺,於是我懷疑這間風評很差的旅館是熱門的自殺景點,沒想到第一個跑來櫻庵自殺的人就是總一朗自己,再看一次第一回就會發現,凜在吞藥之前,總一朗有故意說一些暗示凜「不要去死」的話,只是凜沒聽進去就是了。

 

總一朗把不堪回首的往事告訴了凜,凜也坦誠一件令他覺得很丟臉的事情,他之前的戀愛對象不是為錢而來,就是已婚者,在戀愛方面從沒有被人認真對待過,凜在第一回時要為了那種男人自殺,我看了覺得有點火大,原來前男友誠司只是壓垮他的最後一根稻草,看到第三回會覺得凜的自殺行為比較合情合理。

 

在這回的最後,發生了一件很不妙的事情,作為女服務生的美人雙胞胎說要跟總一朗約會,凜以為雙胞胎的工作報酬也是「戀人」,凜驚訝得站不住,他拿貧血當藉口,說自己沒事,叫總一朗趕快出門,總一朗他們離開後,菊之進就過來關心凜,凜拜託菊之助轉告總一朗「不需要給他報酬了」。

 

這一回比鬧自殺的第一回更虐心,尤其是凜笑著目送總一朗他們離開的那一幕,凜表面上在笑,心理卻在想著「對我認真的人不會出現」。作者在這一回揭露了很多角色們的祕密,美人雙胞胎是人妖,總不可能兩個一起去變性,淺蔥、蓢蔥應該是染色體XXY的雙胞胎吧?總之,第三回是本書中最精彩的一回了!

 

第四回,拒絕收取「報酬」的凜躲總一朗躲了一個月,凜想為連續住宿的客人調整菜單,必須事先和總一朗商量,他才去見總一朗,總一朗趁機跟他談工作契約,菊之進有告訴總一朗凜在溫泉外面哭泣的事,總一朗就以為自己做了會讓凜不愉快的事情才會把他惹哭,為了澄清這個誤會,凜的告白正要脫口而出的時候,就被突然衝進來的萌蔥打斷了,萌蔥纏著總一朗要求陪自己去逛廟會,總一朗邀凜一起去,凜卻說自己想留在旅館裡思考客人的菜單。

 

凜其實沒認真在想菜單,而是獨自在旅館裡耍憂鬱,身在廟會的總一朗懷疑凜一個人在哭,把給雙胞胎報酬的工作丟給了菊之進,就飛奔回旅館找凜,這次沒有電燈泡攪局,凜總算能坦率說出自己的心情:喜歡總一朗,才想解除將戀人身分作為報酬的契約。有趣的是,凜在告白之後,立刻道歉,他好像認為自己不該說出來的。總一朗告訴他,自己一直優考慮著旅館的事情,沒空也沒心思去管戀愛方面的事,不知從何時開始,期待工作之後可以跟凜見面,希望凜再次成為他的戀人,凜拿雙胞胎也是「戀人」的事拒絕總一朗,總一朗才提到雙胎胞的真正報酬內容,因為雙胞胎還未成年而且很受歡迎,自己只是他們兩個的保護者。得知真相的凜不再為了雙胞胎的事糾結,總一朗表示想當凜真正的戀人,然後凜就在半推半之下被推倒了。


做完那事之後,總一朗抱著凜不放,凜不習慣事後被溫柔對待,覺得總一朗在欺負他,總一朗乾胞承認,自己說不定是目前為止最想獨占凜的過分男人,凜最後稍微花痴了一下,認為有點壞心點的總一朗也很令人心動,總一朗卻看著他想著:這孩子有M的氣質難怪以前會被欺騙。這個單行本的加筆漫畫結尾是很有趣,但是我比較想看凜被總一朗抱去沖澡會有什麼反應,凜的表情應該會更有看頭吧!

 

第五回主要是菊之進和宗久的故事,實在太短了我沒有很認真看,菊之進以前喜歡過總一朗,但總一朗在他身上尋找的是「家人」,而不是「戀情」,所以菊之進放棄跟總一朗變成戀人。我原本以為菊之進特別關心凜是因為凜看起來太好欺負了,菊之進只是不忍心看凛跟自己一樣因為愛上總一朗而受到傷害。 不過,作者給菊之進配了一個大學同學荻原宗久,作者在內封裡有提到這漫畫還要繼續,這系列的下一冊大概就是要描寫宗久如何追到菊之進吧!

 

來單獨提一下櫻庵裡最令人頭疼的料理輔助 巽先生,他雖然很擅長日本料理,卻因為酒癖太糟經常無法正常工作,員工們有時都只能吃他的失敗作來裏腹,真不知在凜來到櫻庵之前,員工們都吃些什麼呢?光是用想的就覺得員工很可憐!凜作為飯店的一級廚師也是挺厲害的,他把巽的失敗作改造成了很像樣的料理,如果他對自己能多點自信就好了!作者在內封有提到凜的個性很消極,這樣算是符合他的人設吧!凜看似個性消極,其實意外地堅強呢!經常遇人不淑,但還是不放棄戀愛這件事,從這點來看,他還挺有韌性的,真令人佩服。


某些日本的kindle漫畫有附電子版贈禮,這次的附錄漫畫內容是巽喝醉後泡溫泉,菊之進把他帶走,溫泉裡只剩凜和總一朗兩個人單獨泡澡,凜又開始害羞,擔心總一朗會對他做兒童不宜的事,總一朗說會弄髒池水,所以什麼都不會做,凜回答:不是家庭浴室不能做那種事情。總一朗聽了卻激動地問:咦?是家庭浴室的話就可以做嗎?之後,總一朗跑去跟菊之進說:「來做家庭浴室。」然後立刻就被菊之進反駁:「哪來的那種預算?」這實在太誇張了,居然為了要跟凜浴室Play就想造一間浴室,溺愛也要有個限度吧!

 

 

吐槽:


櫻庵的工作人員每一個都不普通,三個是gay,兩個是人妖,一個是酒鬼!

 

在日式溫泉旅館裡吃得到法國料理,客人們會覺得很高級還是會覺得不倫不類?

 

櫻花樹用照片貼,不想畫好歹也貼個圖畫型態的網點,不要用照片啊!看起來很突兀!

 

總覺得側臉的畫法看起來怪怪的,鼻子好翹!

 

作者在第一回的時候,凜的髮型畫的不是很順手,三七分的瀏海並非會讓角色看起來如此呆傻的髮型,還好後面幾回有改善了。

 

作者在內封裡妄想櫻庵全員工的報酬都是「戀人」的話好像也不錯,這種設定太可怕了啦!消極的某人大概又要去自殺了吧!

 

第一回的總一朗說二十六歲的凜還很年輕,死了可惜,總一朗至少也有有三十歲了吧?

 

總一朗觀察新廚師方式不對啊!捏臉這個動作對判斷廚藝毫無幫助吧!

 

總一朗的台詞幾乎都是丁寧體,他不累嗎?還是說,這是他長期接待客人造成的語病?

 

巽先生抱著最愛的酒酣睡也就算了,睡迷糊抱住凜的時候,為何會把手伸進對方衣服裡啊?到底是怎麼抱的?

 

凜覺得雙胞胎很可愛,但我卻認為凜是該漫畫裡唯一沒資格說別人可愛的傢伙,他才是本劇中最可愛的,前男友誠司說過凜很可愛,巽也說過他很可愛!

 

凜對紳士的標準好低啊!總一朗才剛認識他就跟他接吻、認識第二天就對他亂摸,幫忙拿東西時還不忘索吻,在成為真正的戀人之前兩度邀請凜進自己的房間睡,這種傢伙哪裡紳士了!我看不出來啊!不管怎麼看,總一朗在面對凜的時候,都像一個牛郎啊!

 

凛跟誠司分手後哭了兩星期,自從被總一朗亂摸之後,就把誠司的事情給忘了,做夢還夢到總一朗,忘得可真徹底!有日本讀者表示想看凜和誠司再度相遇後的情形,還是不要比較好吧!這樣很尷尬!

 

後記:
為了看懂劇情,我查日文單字和翻譯查得好累!好奇心真會累死一隻貓!這感想是看漫畫三十遍以上才寫出來的產物,真得好累啊!其實我有很多句子看得不是很懂,尤其是凜的料理經,我完全不懂凜在說什麼,只記得凜對八寸的埶著!

我在網路上看到的版本似乎是kindle的截圖,圖片不是很大,用ps跟 comic viewer來看,字看得不是很清楚,後來我就認輸,用平板手機來看,某天用SAI打開圖檔,意外地發現在SAI的字比較清楚,早知道就用SAI來看了!

根據日本讀者的心得,這本的畫風和之前差很多,於是某隻好奇心旺盛的貓就去看了「花開的聲音」,然後,我後悔了,那本的畫風看起有點可怕,頭髮畫得不錯,但臉蛋和身體似乎畫得太長了,太過在意那奇異的比例,我根本無法認真看內容,再加上那缺乏邏輯的超展開,翻完之後,居然完全不記得剛才究竟都看了些什麼,果然作者早期的作品都是不可碰觸的黑歷史。高城老師的忠實讀者看了這本花盛大概會很感動,老師的說故事技巧進步很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atenoir 的頭像
chatenoir

禁断のパンセ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