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一再修改之後,總算滿意了!兒童不宜,未滿十八歲者勿看。


Pixiv小說編號:3644173
現代設定:鼬是高中的理科教師,恰拉助是該校學生。

 


一打開理科準備室的門,眼前赫然出現穿著水手服的佐助。
他坐在辦公桌上,擺出雜志模特兒的姿勢,對著鼬眨眼送秋波。
「我都不知道你有那樣的興趣。」鼬拉開置於桌面下的椅子,他一坐下來,佐助的手臂便像是要討好他一般纏上了他的。
「並沒有。小櫻她們無論如何都要我穿,我才穿上的。但是啊,不覺得很合適嗎?」佐助略微歪著頭撒嬌地說道。
「裙子太短了,違反校規。」鼬掀起長及大腿的裙擺,噗地一聲鼓起臉頰 ,數落道:「真令人頭痛!」
「這個也是因為別人叫你穿才穿上的嗎?」率先撞入鼬視野中的是女用內褲,從裙擺的縫隙間可以窺見白皙的大腿和腿根。鼬的手指伸進裙內,指尖攀上環繞著佐助大腿的水色蕾絲。
「啊……」微弱的聲響漏了出來,佐助的身體顫抖起來,他的頭被轉了過來,手腕頓失力氣。鼬俯視的表情像是在期待即將發生的事情一般帶著淺淺的笑意,他的手指從大腿外側滑向內側,另一手探進了衣服的縫隙,碰觸著胸前的裝飾,沿著薄薄的筋肉線條撫弄著腹肌,佐助突然發出很大的「呼啊」聲響。
「是誰跟你說的?」鼬一面拾起胸前的裝飾捏在指尖,一面窺視著佐助泛起一層薄薄眼淚的瞳孔。
「嗯……啊……不……不是的……嗯……」佐助像波浪鼓般搖著頭,摩擦水手服衣領的頭髮發出啪沙啪沙的聲響。鼬的指尖往大腿內觸摸,刻意避開欲望的熱源往下腹部移動。那種麻癢的快感的令人難耐,佐助緊緊地並攏雙腿。
「是為了要穿給我看?」鼬一面克制著幾乎脫口而出的笑聲,一面輕咬著佐助的下巴,他緊握著白衣的領子以示肯定。
「如果是這樣話,何不讓我看得更清楚一點?」將裙子向上掀開,平日裡未受陽光暴曬的白皙大腿露了出來,鼬的手伸進緊閉的雙腿之間將它們扳開,佐助跨下膨脹起來的玩意被箝制在飾以淡水色蕾絲的底褲之中,向上推擠那塊布料,描摹著鼓起的形狀,佐助發出啊的聲音,身體劇烈地顫抖起來。
「這個也是你自己去買來的嗎?」無論佐助有多麼受女孩歡迎,鼬可不認為女性內衣專賣店會容許他進入。鼬的舌頭忽然碰觸著被沾溼而顏色變深的布料,新的刺激令佐助想要扭腰逃開,鼬將他的腰拉回來制止他的閃躲,他隔著布料吸吮弟弟的分身並故意制造出啾啾聲響。
「啊、啊、哥……哥……」被兄長含在口中,佐助的身體劇烈顫抖起來,手指探進鼬的頭髮撓亂他的髮絲。內褲被淋漓流淌的汁液浸溼,鼬的手指伸進被內褲包裏的大腿根部。一直接被碰觸到,新增的一層熱度讓某個東西又膨脹了幾分。被內褲壓迫得有些難受,渴望解放體內奔走的熱度,佐助忍不住扭動著身體。
「啊嗯、呀、哈、嗯、哥……再……再多碰我一點……」佐助從鼻腔內發出甜美的聲音,緊緊抱住鼬的頭,那副模樣太可愛,鼬不忍心欺負他。鼬用指尖夾住弟弟的分身,上下磨擦,佐助興奮地搖晃著頭,那震動使得原本被向上掀起裙子向下滑落,覆蓋住那個越來越溼的部位。鼬將布料膨脹的部分輕輕含在口中,用唇瓣吸食著,佐助一面扭動腰肢,一面發出壓抑在喉間的嗚嗯聲。
「佐助,把腰抬高。」鼬一這麼說,神魂顛倒的佐助坦率地抬高腰肢。鼬褪下溼透的內褲,將它拉到膝蓋邊緣時,從壓迫中解放的分身迫不及待地站了起來,就像佐助的內心一樣興致高昂。
鼬捉著形狀優美的下巴,吸吮佐助柔軟的唇瓣,恭候多時的舌頭伸出來與他交纏,舌頭在口腔內到處游走,含糊不清的聲音從佐助唇邊溢了出來,鼬的舌尖追著向下流淌的唾液,像是要銜住它一般舔舐著,又是一聲甜美的「嗯」落了下來。
先前已濡溼的分身繼續流出汁液,鼬將那聳立的分身含在口中,用舌頭從底部緩慢地撫慰它,佐助發出難以忍耐的聲音,身體向後仰起。
「啊、嗯……哥哥……好舒服……好舒服……哈……嗯……」由於坐在桌上,佐助的腳踩不到地板,被包裏在黑色長襪裡的腳趾繃緊伸直,焦急地搖晃擺盪,佐助緊緊捉著鼬的白衣,告知他已瀕臨極限。舌尖執拗地沿著佐助分身內側的肌理著前進,鼬的舌頭細細地舔舐逗弄溢出幾顆淡白色水珠的縫隙。像是要追逐鼬一般,佐助扭動著腰肢,桌子喀噠喀噠地搖晃著。
「佐助,別亂動,很危險。」鼬壓住他的腰,警告道。
「啊……但是……」快樂激起的生理性淚水沿著佐助愉悅的臉頰滑落,他的眼眶稍微染上緋色,那張足以喚醒強烈感官刺激的表情令鼬內心的支配欲漸漸高漲,他開始使勁吸吮佐助。
「呀……啊!」佐助全身劇烈痙攣,將累積的熱度一口氣解放出來,鼬將擴散在口中的、屬於佐助的味道一飲而盡。佐助矇矓的視線在空中游離飄移,他鬆開緊緊捉住鼬白衣領口的手掌,那隻手捧著鼬的臉頰。
「哥哥……」佐助一臉恍惚地凝視著鼬,鼬奪走佐助的嘴唇開始親吻他,他吸吮時製造出細微的聲響,接著如飢似渴地深深吻住,佐助體內的熱度再度回歸。
「呼……嗯……嗯!哥……」佐助的雙腿纏上了鼬的腰際,他扭動自己的腰肢磨蹭著再次挺立的分身,向上掀開的裙子再度從佐助的大腿滑落,佐助咬著裙擺不讓它完全往下掉,他的瞳孔裡搖曳著暴露出下半身的羞恥,期待著被兄長進入的樂趣。
「別發出那麼大的聲響,佐助。」這個地方是學校,萬一此種現場被人撞見,對雙方來說後果不堪設想。
鼬的手探進佐助的膝蓋內側,抬起佐助的大腿,攤開他的雙腳置於桌面上。
「你能自己撐住嗎?」聞言,佐助雙手抱著自己的膝蓋背面,背後抵著牆壁。鼬再度邀請佐助的炙熱進駐自己的嘴裡,舌頭和唇瓣從底部往前端,再從前端往底部舔舐挑逗,徹底沉淪在快樂之海中,佐助的身體開始流出汁液,鼬的手指沾染那汁液後滑進佐助臀部之間的密穴。
「呼……嗯……」鼬一面分開佐助的後方,指尖一面慢慢地侵入,佐助的身體反射性地僵硬起來,鼬親吻佐助身上觸手可及的肌膚,手指反覆著抽插的動作。
「嗯……嗯……」後方被逗弄著,身體漸漸失去力氣,佐助抱著自己大腿的雙手滑落下來,鼬一面支撐著他,手指一面往更深處探入。佐助為了抹殺自己的聲音緊緊咬著裙擺,那隱忍的姿勢極為煽情,想在佐助體內胡作非為的衝動驅使著鼬繼續手邊的工作。
「真是連女孩子都要自嘆不如的美貌。」雖然鼬打算要稱讚自己,但佐助不喜歡自己被說得像個女孩子一樣,他睜著溼潤的瞳孔瞪視著鼬。
「有在鏡子裡看過嗎!你性感的表情。」鼬這麼說著,伸進第二根手指,按壓佐助體內的敏感部位。
「嗯!啊……呀!已經……哥哥……進來……」佐助無法忍受強烈的快意,原先被咬在口中的裙擺脫離了他的嘴,佐助徹底吞沒跟自身結合的手指,渴求著鼬的炙熱,他扭動著腰肢。
「別出力,放輕鬆。」
「啊啊啊……哥哥!哥哥!」鼬的手臂環上佐助的腰肢,他淫靡的姿態極為催情,代替先前拓寬的手指,鼬將膨脹的自身埋進佐助體內。佐助的手臂和腳纏在鼬的身上,像是要填補彼此之間的空隙一般,他緊緊抱住鼬,為了保持身體的平衡,他單手貼著牆壁,接著腰身向前挺進。
「佐助,聲音。」鼬在耳邊發出警告,佐助咬著鼬的肩膀,連呼呼地呼吸的餘裕都沒有,他的唾液沾溼了鼬的白衣,那姿態令鼬也興奮起來,鼬自己也沉溺其中,內心發出微笑,將分身徹底埋入佐助體內,鼬呼出氣息。佐助體內渴求著東西的欲望蠢蠢欲動,將鼬的炙熱緊緊勒住,鼬輕輕吐出「哈……」的一聲喘息,將臉埋在兄長肩頭的佐助問道:「舒服嗎?」
「啊,很舒服,佐助。」鼬如此回答,對著弟弟的額頭送上一吻。
「我要動了。」鼬緩慢但確實地直擊佐助最有感覺的地方,努力地將他推上情欲巔峰。
每當鼬向上衝撞時,彼此結合的部位都會發出水花四濺的咕啾聲音,那水聲和佐助愉悅的聲音令鼬感覺到自身熱度的質量增加了,他再次強烈地渴求著佐助,用力地向上衝撞。
為了避免佐助從喀噠喀噠搖晃的桌面上掉落,鼬牢牢地抱著他的腰肢,並親吻他的臉頰、鼻子、下巴、脖子。佐助動情興奮的身體變得極其敏感,細微的碰觸都能讓他產生反應,每當鼬吸吮佐助的肌膚,他都會發出甜美的聲音。
「哈……啊……哥哥……好舒服……還要……」配合著鼬的動作,佐助死命扭動著腰肢,意識徹底被欲望吞沒。每次扭動的時候,他的內壁像是要纏住鼬一般收縮蠕動,緊緊地跟他結合在一起。
鼬對著水手服領口露出的頸項落下一吻,佐助強烈要求鼬留下吻痕,鼬警告他:「這樣你上體育課時要會有麻煩的。」
佐助不滿地皺起眉頭,「但是……」的抗議聲被鼬的吻堵住,鼬的舌頭一探入佐助口中便迫不及待地與他交纏吸吮。
交疊重合的下身與彼此的嘴唇發出的淫靡水聲侵犯著鼓膜,熱度將理性焚燒殆盡,兩人皆被情欲的熱度淹沒。漸漸加快腰肢擺動的頻率,快感源源不斷地攀上背脊。
「嗯……啊!嗯……哥哥……哥哥……啊!」
「要來……」佐助的身體劇烈地痙孿收縮,膨脹變大的分身吐出汁液,鼬也在佐助歡快的體內吐出自身的欲望。佐助在鼬的肩頭哈啊哈啊地喘息,鼬將他的頭靠在自己的胸膛上。鼬輕撫著那顆被自己抱在懷裡的頭顱,憐惜地親吻佐助的頭髮。
「但是,真是厲害的樣子!」鼬退出佐助的身體,雙方的汁液散落在深藍色裙子上留下白色水漬。
「我有帶替換的衣服來,沒關係的。」
「你打算穿成那個樣子去拿嗎?你的書包在哪?」
「啊……」沒看見書包,目瞪口呆的鼬嘆了口氣。
「無論如何,先在這裡等著。」鼬脫下白衣披在佐助的肩膀上,佐助默默地接受了它。
「是拍賣。」
「啊?」
「內褲。你剛才不是問了嗎?是去買來的。」
「啊!」聽到佐助這麼說,作為回應,鼬猶豫了一下之後點點頭。
「從網路拍賣買來的。比如說某些大公司,很方便的。」坐在桌面上,佐助一邊說話,雙腳一邊搖來晃去。
「這個也是。從網路上買來的。」佐助捏著水手服的紅色領巾如此說道。
「你不認為網路拍賣公司的人興趣很變態嗎?」
「啊哈哈!也許是吧!但是啊,我無論如何都想試試看。」
「試著穿女裝?」若真是如此,他得現在就帶弟弟去做心理諮商,他必需矯正佐助的興趣,讓他恢復原狀,有一瞬間,鼬非常認真地考慮這件事。
「才不是呢!我是禮物,作為禮物才穿女裝的!」佐助一邊說著這句話,一邊對著兄長眨眼送秋波。
「禮物?」
「真遲鈍!今天不是情人節嗎?所以作為巧克力的代替品,我就是禮物喲!」
「有閒工夫跟我說這種無聊事,還不如花時間多背一個英文單字。」語畢,鼬打開門扉離開準備室,從背後聽得見鬧彆扭的佐助的說著「你這遲鈍的大木頭」的聲音,鼬裝出無動於衷的表情,闔上門扉。

情人節。

從早上開始,女學生們便喧鬧不休。放學後,被想送巧克力給自己的女學生團團圍住,鼬現在才理解那類事情背後的意義。

拿甜食沒輒的弟弟,每年到了這時期都很辛苦。那樣的弟弟居然把自己當成情人節禮物送給了親哥哥,那些女孩們的淡淡戀心都要落淚哭泣了。

鼬想起了露出小惡魔般的得意笑容說著「作為巧克力的代替品,我就是禮物喲」的佐助,也想起他在自己懷中興奮狂亂的樣子。

真是個甜到心坎裡的禮物。

壓抑住差點溢出唇邊的笑聲,鼬匆匆往佐助的教室前進。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atenoir 的頭像
chatenoir

禁断のパンセ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