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助愛著他的兄長。直到他死的時候,他愛著他;他活著的時候,他也愛著他。

他跟地獄之王達成了協議,將他的兄弟從薄霧籠罩的河流中解救出來。鼬向他承諾永遠,佐助期望他能兌現他的承諾。

當鼬睜開眼睛時,他看見時間繼續流動,比他年幼的弟弟已經不再是個孩子,而是個男人,就另一方面來說,同時也是個丈夫和父親。

鼬知道他應該說點什麼,然而一旦他開口說話,也只會吐出謊言。他的視野變得矇矓不清,他的膝蓋變得軟弱無力,僅僅只是擁抱就能讓他的內心激動得喜極而泣。

 


佐助愛著他的兄長。當他自己身邊時,他愛著他;當他不在身邊時,他也愛著他。

鼬花了六個時間才能夠行走,健康的血流回到了他的皮膚。在那之前,房子已經被清得一乾二淨。

鼬會盯著戶外的藍空,思緒飄移到村子,他的家。但當他伸出手,迎接他的是須佐能乎無形的外殼,須佐能乎是擁有感知能力的、永恆的全能之神,即使是他也會感到恐懼。

因此鼬留在原地。他想說點什麼,但是每當佐助帶著熱情跟燭光回到他身邊的時候,他都只能保持沉默。

 


佐助愛著他的兄長。將他當作親人一般地愛著他,也將他當作戀人一般地愛著他。

佐助的雙手很強壯,當他將自身埋入兄長體內的時候。他的雙手很強壯,而鼬的決心卻很軟弱。

好幾個夜晚,燭光映照出他們兩人糾纏在一起的身軀,難分難捨地抱在一起。空氣裡瀰漫著原始與曖昧的氛圍,被他們的罪行焚燒出灼灼熱度。

鼬需要說點什麼,但他的聲音卻哽在喉嚨底下。每一次的碰觸比地獄更猛烈地焚燒著他,使他離天堂更近一步,彷彿他真得能夠抵達那個近在咫尺的天堂。

鼬的大拇指劃過照片中的母親跟她的孩子,佐助的另一個身分所留下的東西。她們還活著,生氣蓬勃,卻不完整。

他從她們那兒竊取了某種無法歸還的東西。

佐助假裝沒看見那張照片,當他和兄長一起躺在床上的時候。

鼬也竊取了弟弟的某個部分。當佐助握著鼬的手並用另一個吻堵住他的嘴的時候,他毀掉了佐助,使他變得不再健全。

鼬無法歸還弟弟缺失的部分,無論他想用何種方式歸還它。佐助不想取回那個部分。他只想擁抱他的兄長,渴求他的兄長,疼愛他的兄長,直到永遠。

當佐助再次迫使他張開雙腿,鼬沒說任何一句話,他無法言語。

鼬想說什麼一點也不重要,佐助不會聽從。

 

後記:
這篇的英文看起來簡潔有力,但要翻譯成中文的時候,有些折騰,因為原文省略了一些字,翻譯的時候還要再加以補充說明,好麻煩。
順道一提,我是覺得天堂地獄的比喻很不錯才翻譯的。

 

標題:Silent Night (靜夜)
作者: PureWaterLily 
https://www.fanfiction.net/s/10916425/1/Silent-Night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atenoir 的頭像
chatenoir

禁断のパンセ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