鼬並沒有真正地回來。

他不會注視任何東西,偶爾他會看著佐助,佐助喜歡想像鼬能夠看著自己,即使他很清楚事實並非如此。

鼬從不說話,佐助能誘導鼬發出來的聲音只有喘氣和柔軟的呻吟。佐助說話以填補空白的沉默。他不知道鼬是否有在聽,但他喜歡認定他有,他希望鼬真得有在聽自己說話。佐助,作為一個沉默寡言的少年,為他們兩人說了足夠的話語。

只有他們兩人安靜地住在森林邊緣的小屋裡,遠離木葉忍者村,也遠離其他忍者的村落。佐助認為他們有資格獲得這樣平和的生活,他向鼬如此訴說,為了得到現在的生活,他們付出了血淚、生命,遭受過種種痛苦。


佐助的隊伍很久以前就解散了。只有香磷待得夠久,久到能親眼見證佐助對鼬的痴迷究竟誇張到何種地步。最後,當佐助失去了理智,她離開了他,她待在大蛇丸廢棄的某個基地裡,用染血的雙手尋找捲軸的殘骸。


佐助所搜尋到的知識並不足以讓他達成目標,他必須找兜以完成那個術,已經是半瘋狀態的兜變成了某種再也不是人類的東西。施術結果並不完美。佐助想知道若他使用的是另一個祭品,鼬是否會更加正常,但現在才考慮到這點為時以晚。


偶爾,當夜空高掛著一輪滿月的時候,佐助發現鼬面對著月亮站在屋外,宛若樹枝一般輕輕搖晃,佐助必須將他帶回屋內,他不忍直視兄長的肌膚浸潤在月光之中的模樣。


他拉上窗簾,將鼬拖到床上,他的親吻並未遭遇任何抵抗,他對著鼬裸露的肌膚咕噥著又苦又甜的話語,在黑暗與鼬手臂的懷抱之中安穩地入睡。

 

他的夢境充斥著他曾經認識的人,但他們的臉孔開始變得模糊,他們像是前世的記憶一般逐漸褪色。他再也不曾想起他住過的村子。他不再去想那些曾被他稱為伙伴的人們。最重要的只有他替自己跟鼬創造出來的世界,這個隱蔽於某個遙遠土地的世界僅由他們兩人所構成。儘管鼬不太對勁—佐助尚且還有足夠的理智察覺這一點—但這樣的放逐最接近佐助所認定的快樂結局。

對他來說,這樣的結果已經足夠。

 

後記:
翻完以後,覺得這是篇兄弟兩人在一起的悲劇,哥哥連話都沒辦法說了!


標題:Revenant亡魂

作者:takemyrevolution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9215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atenoir 的頭像
chatenoir

禁断のパンセ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