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這是一部會令人笑到肚子發痛的搞笑動畫!

首要目標觀眾大概是腐女,次要目標觀眾是戰鬥型魔法少女迷(懷疑是針對美少女戰士的fans),對腐成分無感的人,可將此作當成男生版的美戰來觀賞就好!

 

這動畫幾乎每集都有男角的入浴場面,裸體場景很多,但「裸露」的原因合情合理,不像某些低俗賣肉,刻意讓女角露胸、露內褲,還一直拿胸部尺寸亂開玩笑,令人看了覺得很不舒服。

 

這部片非常照顧腐女們的眼睛,我猜她們觀賞該片的最大困擾也許是「興奮過頭、失血過多」,身為一個對男體無感的百合控,我完全沒有這種麻煩,倒是看到男生被惡搞而覺得很爽,有種實現「男女平等」的快感,以前的動畫界較常出現「出賣女性以滿足男性觀眾」的狀況,這回總算輪到「男性被出賣以滿足女性妄想」,而且不是用十八禁的方式,真是可喜可賀!這種有腐嫌疑的東西終於成了可以闔家觀賞的普遍集作品了!

 

以前的bl多麼的見不得光,腐女想去買一本來看還得躲躲藏藏,那些有出賣女生肉體嫌疑的作品卻可以堂而皇之被擺在書店裡,這是多麼地不公平啊!雖然我真得不懂男人的平板身材到底有何魅力(我是曲線派的),但我不得不承認腐女對ACG界的男女平權有著莫大的貢獻!

 

一群男生穿著有大蝴蝶結又充滿蕾絲邊的衣服真是太棒了!變身的方法居然是親吻手環上的愛心,好好笑!變身的咒語感覺怪怪的,love making?倒過來就變成兒童不宜的字了,日本人真得很愛亂玩英文,英文不是給你們這樣玩的啊!

變身後的台詞一直愛來愛去的好羞恥,就算是水手戰士們也不會這樣;還拿著可愛的手杖發射「魔法少女式」的攻擊,愛心、羽毛滿天飛,偶爾他們不靠武力攻擊征服敵人,而是用善意感化對手,這完全就是魔法少女標準的戰鬥方式。變身場景顯然參考了初版美戰,尤其是第二季的有基,無論是變身場景或攻擊招式完全就是在模仿s版的水手月亮,看了有種「好懷念的感覺」呀!

 

部分觀眾嫌防衛部的衣裝太「女性化」很噁心,個人倒是覺得還好,在洛可可與巴洛克風格的時代,法國男性貴族的衣飾上頭有很多蕾絲,就這麼點蕾絲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我只能說這些人的世界觀太狹窄了!我個人倒很期待他們換上裙子(然後吐槽雙腿間涼涼的好不習慣,翁巴特表示「裙裝擁有最高攻擊力」,並且在一旁催促快使出必殺技打敗敵人,防衛部一面介意裙子、一面很彆扭地使出絕招,一定很好笑),或者來個「變性怪人」,把他們變成女孩子(然後抱怨胸前負擔很重之類的)!可惜製作組沒玩這些梗!

 

就總體劇情來說,第一季比第二季精彩,第一季會好好交待同學變成怪人之前的心結,第二季的怪人同學有時都變成串場角色,出場時間不到兩分鐘就被雙胞胎變成怪人了,而且第二季的防衛部在接近尾聲的時候真的很過分,雙胞胎初次使出大招還沒發射就被「發情」的有基打斷,防衛部面對主動表明身分的雙胞胎居然沒什麼表示,第一季發現敵方身分之後防衛部立刻就和對方開打,雙胞胎那麼努力地找他們麻煩,居然沒被看在眼裡,難怪雙胞胎會抓狂,乾脆直接把強羅哥哥捉走,這完全就是防衛部自找的!你們太目中無人了啦!

 

 看完兩季之後,覺得反派方的人類是隱藏版真主角,兩部片尾曲都是在訴說反派中某人的心情。

 

第一季的最後兩集是本劇的精華所在,十一集有青梅竹馬的相愛相殺、十二集換有基兄弟黨相愛相殺,對我來說,第一季最重要的看點就在於錦史郎和熱史之間的 友/有 情。錦史郎為了咖哩事件和熱史「冷戰」,這彆扭從國中(依據身高推測)鬧到高三都沒解決,剛開始時,還真得搞不懂錦史郎怎麼愛找防衛部的麻煩,原來熱史就是主因。看到第八集的時候,我才懷疑對錦史郎而言,熱史的存在可能有某種特殊意義,他知道熱史和煙同學鬧翻笑到整個人都在抖動,到了十一集謎團終於解開了,原來小時候的熱史約定永遠都會當小錦的好朋友,但因為咖哩事件,錦史郎以為熱史背叛了自己,就開始刻意對熱史冷漠,但心裡還是很在意他,結果就陷入想要故意找他麻煩的矛盾心態了,不愧是本劇情感最細膩微妙的一隻。從十一集的猛烈攻勢來看,錦史郎因為熱史的事情累積了不小的壓力,能夠把對自我要求甚高、嚴謹自律的會長逼成這副瘋狂狀態,熱史還真可怕!變身強化後的會長還挺妖魅邪氣的,完全就是個怨婦(想不出更好的形容了)的典範!在腐女看來,這兩隻有重度的戀愛嫌疑,但我倒不這麼認為,如果對彼此有那種「意思」的話,就沒辦法坦蕩蕩的一起泡澡了,錦史郎只是希望自己是熱史心目中「最重要的朋友」。對熱史來說,小煙和錦史郎都是「好友」,但還是有著微妙的差別,面對小煙的時候,熱史比較無所顧忌,好像什麼都可以談,偶爾還可以吵嘴;面對小錦的時候,因為太過在意對方,反而變得什麼都說不出口了,還一直默許著小錦「任性的鬧彆扭」,甚至連「想去替你送行」這麼普通的事都不敢講,還得靠有基推他一把,這兩人的互動方式怎麼會那麼美味啊?太有趣了!

 

 

應該有很多十八以下的小朋友誤解會長對熱史的執念,表面上好像戀愛式的占有慾。其實不是,它在本質仍然是一種友情,只不過有程度的差別,我們可能和某些人是點頭之交、有些是工作方面的伙伴、有些則是滿足感情需求的好友,點頭之交和伙伴隨時可以替換, 第三種類型的朋友往往是我們最重視的也最害怕失去的,我們在精神上依賴他們,快樂彼此分享、痛苦彼此分擔,就某種意義而言,他們是構成自己的一部分,一旦好友離開了或不再像以前那般親密了,我們會有點手足無措,好像自己缺了一角,通常我們都想把它找回來,試圖想辦法跟好友「和好」,但有時這些行為都是徒勞無功,好友離開的原因可能並非我們做錯了任何事,只是他不再需要我們的陪伴了或者他找到了另一個更能滿足內在需求的人,某一方走得很乾脆,但對仍然想維持好友的關係那方心中會有一種「好像被拋棄了」的感覺,這個就是會長在初中時代留下的心結。其實,跟會長的狀況類似的事件每天都在學校裡發生,本來和A友好的B突然跑去和C玩在一起,
仍然很喜歡B的A通常就會吃醋、生氣、鬧彆扭。


個性內向的人比較不擅交際,比常人更在乎朋友(尤其是老朋友),很多內向者都有避免衝突的天性,和朋友之間發生不愉快時候也不知該怎麼開口談判,經常都是用生悶氣、冷戰或讓步等方法來應對,這麼做的後果就是讓問題惡化,剛好熱史和會長都屬於這種類型。生悶氣的那方真正心聲:「你拋下我跟他去玩,我覺得很寂寞」,這麼羞恥的話沒幾個人說得出口,尤其是神經質又內向的會長
;熱史那方的想法是:「小錦一直躲我,如果我過度糾纏的話,他一定更討厭我。」
不想再刺激會長的熱史就採取了讓步的態度。一個讓來讓去、一個躲來躲去的後果就是漸行漸遠,一直採取「冷處理」的會長再也受不了彼此之間的僵局決定改變策略,跟他正面衝突,強迫對方回來處理彼此(三+N)年以上的問題,表面上會長好像打得很爽,其實心裡在淌血。


擁有共同朋友、三人行以上的好友關係,根本是人生的修羅場,有時就會在彼此之間爭風吃醋,你跟甲比較要好、你上次跟乙出去玩沒有找我、你陪丙慶生卻忘了我的生日……

 

 

http://magicalgirlsandcerulean.tumblr.com/manga

 

創作者介紹

禁断のパンセ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