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閱讀之前:這是以十九世紀的西方為藍本所創造出來的架空世界,請勿把現代人的行為觀點套用在角色身上。

 

 

頭腦昏沉的女性稍微恢復了一點意識,她驚覺視線被布條遮蔽,雙手則被繩子縛在身後,耳旁傳來骨碌碌的車輪以及躂躂馬蹄聲,由聽覺接收到訊息推論:她人正在馬車上,前往未知的目的地 。擄走她的人絕對不懷好意,否則為何不願讓她一睹其真面目,或者先詢問她的意願—其實,她並不想離開家--即使在得知那件事情之後—Patricia輕輕晃著腦袋回想先前發生的事情:她被丈夫趕出家門,而她無論如何也不肯讓步,接獲家主命令的僕人們七手八腳地架住她,逼她喝下謎樣液體,而後她昏厥過去。記不清是昨晚還是清晨時分,她隱約聽見「價格」、「成交」之類的字眼,即使是個未經世故的小孩也知道,那些詞語已然交待清楚她現在的處境:她被丈夫當成「商品」賣了,只是不知買主是何方神聖,渴望發洩的噁心男人?管轄妓女的老鴇?嗜虐的變態?種種可能的選項都令Patricia瑟瑟發抖,嬌生慣養的她並未學過任何能應付當前危機的技倆,她不會劍術,拳腳工夫更是一翹不通,倘若她能鼓足勇氣--「跳車」應該是個能逃出生天的方法,但下車之後,馬匹毫無憐憫的鐵蹄會仁慈地閃過地上弱不禁風的女人嗎?還有她柔弱的骨骼是否禁得起地面撞擊的衝力也是一大問題。Patricia很快就否定了唯一的逃跑辦法,一陣龐大的絕望感襲向她脆弱無助的靈魂,她抿了抿嘴唇,馬車的震動害她咬到了下唇,痛感令她產生了另一個想法:既然都被丈夫拋棄了,還可能被迫賣身取悅男人,長痛不如短痛,不如乾脆咬舌自盡。於是她開始嘗試讓牙齒去攻擊舌頭,一旁的買主發現了「商品」的異狀,立刻拿出手帕塞住了她的嘴,沒好氣地說道:「別給我找這種麻煩!」停頓了幾秒,買主嘆了口氣,手掌貼上了Patricia的右頰,繼續說道:「我想妳身上一定發生了很糟糕的事,所以人才會在黑市裡,是我把妳買回來的。我不想當個一天之內就莫名把妳弄死的主人,太丟臉了!」令人搞不懂這是安慰還是諷刺,被丈夫扔到黑市的新消息令Patricia難過得想哭,再加上剛才試圖咬舌的痛楚,Patricia向來不擅長處理疼痛,她抽抽噎噎地哭了起來,一旁的買主嘆了口氣,拿掉「商品」口中的手帕,避免她在哭泣時窒息。

 

--既然還有力氣哭的話,就不用太過擔心了,Patricia的新主人不耐煩地盯著她邊如此思索著。

 

哭泣容許了更多的氧氣進入大腦,Patricia赫然發現身旁若有似無的檸檬香水味,而且還是很昂貴的高檔貨,先前被她咬在嘴裡的布料質絲滑柔順,買主說話的口氣十分沉穩平和。假設她的猜測無誤,她的新主人來自上流社會,察覺這個事實,Patricia做了幾個深呼吸,把尚未逃脫的涕淚逼回哽咽的喉中,家族教養讓Patricia無法毫不在乎地繼續在對方面前以如此幼稚的方式發洩情緒,在抵達目的地之前,她只是閉著眼睛沉默不語。

 

馬車在駛向某扇精雕細琢的大門後,緩緩減速,旋即靜止,一名棕髮女子走下馬車,當她的身影映入眾人眼簾時,她們異口同聲地說道:「夫人,歡迎回來!」棕髮女子示意駕車者將Patricia牽下馬車,並向家僕聲明:「這位是從今開始要加入我們的Patricia小姐。你們要好好照顧她!」
「是!」即使尚未拿下蒙眼布條,Patricia仍能從整齊劃一的僕人應答聲中感覺出某個事實:夫人倍受家僕們的愛戴。
「小姐,請您乖乖配合!亂動會受傷。」某人拿出小刀切斷束縛Patricia雙手的繩子,並拆開了蒙眼布條,那個解除了Patricia束縛的女人微微躬身向她自我介紹:「Patricia小姐,妳好!我是這個地方的管家,Layla。很高興認識妳!在此處生活,請務必遵守規則。」
「好的。」尚未適應晨間光線,Patricia微瞇著眼睛掃視在場人員,在距離她十步左右的地方站著一位身著洛可可禮服的棕髮女子,想必她就是自己的新主人。Patricia走近那名女性,雙手提裙低頭躬身作了無懈可擊的屈膝禮,向她招呼道:「您好,我是Patricia Shamrock。」
「妳好,我是Lilith Night。此處的一家之主。」相較於Patricia的謙卑恭敬,Lilith的回答帶著些許凜冽強悍的氣勢,和Patricia所熟知的女性形象截然不同,Patricia緩緩睜大眼睛,想要認清對方的長相,金色視線與紫色瞳孔對上的瞬間,Lilith夫人面露懼色,張口結舌,直勾勾地注視著Patricia,那眼神彷彿是見到了某種不該存在於世的妖魔鬼怪,Patricia緊張得動彈不得,Lilith的金色瞳仁像是松樹脂將她包裏於那片金黃之中,她彷彿變成了琥珀裡的昆蟲,永遠被定格在與樹脂相接的瞬間。

 

時間在沉默的氣氛中凍結,Layla落在Lilith肩上的輕拍令她回過神來,稍微鎮靜的Lilith向管家命令:「帶Patricia小姐到後花園的房間。她暫時交給妳處理。」Layla應允後便帶著Patricia離開了,Lilith要眾人回到工作崗位,自己則往下午茶專用的庭園座位走去。

 

陌生的環境總令人不安,跟隨著Layla的Patricia步履遲疑,走沒幾步就停下來東張西望,深怕會有意想不到的東西從暗處跳出來傷害自己,注意到Patricia的忐忑,Layla向她說道:「別怕,這裡並沒飼養任何有攻擊性的動物,連人類的雄性都沒有,妳大可放心。」
「可是,剛才夫人看我的眼神怪怪的,我是不是做錯什麼事了?」Patricia怯怯地問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夫人會把妳帶回來,應該是因為妳身上有某種她喜歡的特質。妳別想太多,先到房間去休息吧!」Layla 也察覺到Lilith的異狀,按照Lilith的個性,她決不會允許自己在陌生人面前表現出如此明顯的動搖,Layla打算安置好Patricia之後,再去處理夫人。

 

Layla領著Patricia走進房間,裡面擺放著一張床舖、一套桌椅、一個衣櫥,除此之外便無其他,與她在夫家的房間相比,這個住所既貧乏又寒酸,從今爾後,此處就是她的安樂窩,或者該說是牢籠,四處張望的Patricia忍不住嘆了口氣。
「衣物、茶水之類的生活用品,我待會再叫人送過來!」Layla看著悶悶不樂的少婦,暗忖她和其他後花園的住民不同,應該來自更高級的社會地位,不喜歡這種房間也情有可原,她會盡量確保她生活環境的舒適度,畢竟那就是管家的職責所在。
「哦!好的!謝謝妳。」Patricia心不在焉地回答後,繼續看著房內的擺設發呆,她再度想起夫人奇怪的舉動,除了在馬車上試圖咬舌自盡的愚行,她不懂自己做錯了什麼驚嚇到夫人,她對此十分介意,不找出原因她就渾身不對勁。她結結巴巴地開口問道:「Layla小姐, 能不能帶我去見夫人?」管家猶豫了幾秒後回答:「通常這時間她都在書房工作,她可能不會見妳。」
「那樣也沒關係!帶我去吧!」即使說不上話,Patricia至少也想確認Lilith並無大礙,她堅持要去找她。
「也好,我順便帶妳走走看看,熟悉一下環境!」語畢,Layla向金髮少婦招手,示意她自己跟上,她乖乖地尾隨其後,走訪探尋Night家,沒料到這地方比她想像得還要更大,前院的花圃大到可以讓駿馬縱情馳騁,宅邸底主屋的會客廳寬闊到能夠舉行宴會,此外還有僕人、管家的個人宿舍,相較之下,夫家僅有一幢房屋的居所實在小家子氣。

 

Layla一面帶著Patricia參觀,一面尋找Lilith,她不在書房裡,回到後花園時才發現棕髮女子的踨影,她正坐在下午茶的專用座上,將玻璃杯中的東西一飲而盡,Patricia走近莉,稍微躬身以便能與她對視,莉含著朦朧水光的眼波令她有點退縮,但她還是鼓起勇氣,溫吞吞地問道: 「夫人,您……沒事吧?」聞言,莉放下杯子,打了個嗝,Patricia被她呼出的酒氣薰得倒退兩步。在Patricia的概念中,昂貴的酒精是調味料而非飲品,會直接喝那種又嗆又辣的東西,莉還真是愛找刺激。

酒精減緩了莉的反應速度,幾秒鐘後,她才注意到躍入眼簾的金髮少婦,Patricia的身影與她過往的記憶重疊,她站起身走向Patricia,毫不在意被自己踢倒的椅子,只是像飛蛾撲火一個勁地往目標前進,完全不考慮後果。她的手掌撫上Patricia的雙頰,喃喃吐出一句令人不知所云的話:「Gloria,妳真得回來了?還是我在作夢?」手指傳來溫暖的膚觸,莉覺得自己是個傻瓜,夢境才不會有溫度,也不能觸摸,而且除了那位與她一同成長的少女,還有誰擁有一頭燦爛光華的金髮和絢麗神祕的紫瞳呢?在心底嘲笑了一下自己的愚蠢,莉告訴自己應該熱烈歡迎久別重逢的故人,她以更堅定的力道掌握住Patricia的臉蛋,隨後對著蠕動的櫻色唇瓣送上一吻,Patricia嚇了一大跳,情急之下她賞了棕髮女性一巴掌,氣得破口大罵:「就算被丈夫拋棄,我也不是那麼隨便的人!」語畢,金髮少婦倉皇逃離現場,留下Layla這個現場目擊者以及另一位當事人,頰上的痛覺令莉稍微恢復了一點理智,她吩咐管家:「去追Patricia。」Layla有注意到Patricia說話時的哽咽顫音,但現下狀況不好的莉也需要有人看顧,身為一家之主,大白天就爛醉如泥不是優良榜樣,那副德性讓其他家僕看見有損威嚴,Layla看著Patricia遠去的背影,又望向醉酒的夫人,決定還是先處理好莉比較重要,她一把拉起莉,向她說道:「夫人,我還是先帶您回房吧!」

「不用了,我趴著休息一下就好。」棕髮女性抽出自己的手臂,坐回Layla幾秒鐘前扶正的椅子上,擺擺手,示意她先去找Patricia。管家點頭默許後便離開了。

 

有生以來從未嘗過此等屈辱,被當成別人也就算了,還莫名奇妙被強吻,Gloria氣得嚎啕大哭,她只想盡快找個地方,掩蔽自己的行踨,不讓任何人看見她的狼狽。在靠近她房間的草叢內傳來了窸窣聲響,隱約還能聽見不尋常的細微呻吟,她撥開樹葉望向聲音來源,兩名衣衫不整的少女糾纏在一起,她揉揉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雖然與她認知的形態有別,但毫無疑問,她們正在交合—照理說,應該只會發生在男與女之間的交媾。心有餘悸的Gloria受到了更嚴重的驚嚇,她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之後她就暈倒了,在意識完全消逝之前,她的腦袋浮現了一個疑問:上帝啊!這個地方到底是怎麼回事?

 

 

後記:

喵~~~0814寫完一章了,真開心!

這次就不要像聖姬傳說每章都搞重量級字數,還是採用花與月時期的寫法:一章一個中心主題。這樣寫起來比較不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禁断のパンセ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