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請勿轉載貓的原創小說。貓是很會記仇的動物!!! 此處之創作內容,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團體、事件皆無關。看不清楚教學圖,點進相簿,右鍵把圖帶走,Comicsviewer觀看。http://www.mediafire.com/?5jj9zj02ml5cbc8 百合小說創作集中地,不喜勿入!我沒興致花時間和人互罵,無法接受或無法理解內容者,請自行默默離開,我不需要外行人的馬鹿意見!

圓月祭—月之國流傳已久的古老祭祀,六名身著傳統服裝的女性畢恭畢敬地跪於神像之前,在燭光的照耀下開始祈求五穀豐登的儀式……

 

 

平躺在床上的橘髮女子緩緩睜開眼睛,映入視野的是陌生的天花板、陌生的擺設、陌生的房間。她翻了個身變成側躺姿勢,脖子後方傳來的涼意讓她覺得很不習慣,她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後頸,發現背後頭髮的長度比耳旁鬢髮還要更短。她怎麼會留著前長後短的奇怪髮型?太不自然了。尚未替標新立異的髮型由來找出答案,她的耳邊傳來一名少女的輕柔嗓音。
「妳醒了?身體還好嗎?」坐在床邊的藍髮少女輕撫著她的臉頰問道。
「我……怎麼……會在這裡?」什麼也想不起來,失去記憶的她對周遭的一切感到惶恐不安,她像是禁不起撫觸的含羞草抱著棉被縮成一團。少女的手掌默默離開她的臉頰,拉開兩人的距離,給予她與人相處時所需要的舒適空間。
「妳昏倒在我家門前,我就把妳帶回了。早安,我是朝顏 達爾克!妳還記得自己是誰嗎?」
「夕映……我是夕映……菲爾斯」橘髮女子想了一下丟出她記憶中僅存的碎片--自己的名字。聽到正確答案的朝顏點點頭,她已經盡其所能表露出善意,橘髮女子仍然拘謹害怕地窩在被褥裡不敢下床。為了取得對方的信任,朝顏咬緊牙根,紅著臉在她面前將自己脫得一絲不掛,舉起雙手,轉了一圈,向夕映說道:「別怕!我身上沒有武器,我不會傷害妳的。我會照顧妳!」

 

 

朝顏突如起來的舉動讓夕映嚇了一跳,她從床上爬起驚訝地盯著眼前的少女。白瓷之肌在疑惑褐瞳的注視下漸漸泛紅,藍中帶紫的長髮隨著主人的動作搖曳生姿,玲瓏豐滿的身材舞動出宛若彩虹般優美動人的曲線,如同海洋般深邃蒼靛的眼眸閃耀著不輸給日月星辰的光輝。夕映幾乎要誤以為自己遇到的並非普通人類,而是不食人間煙火的精靈仙女,眼前如夢似幻景象令她意識恍惚,直到朝顏遞給她牙刷、毛巾,她才回過神來。
「夕映,妳先去刷牙洗臉吧!」朝顏將橘髮女子帶進浴室後便回到自己的房間穿衣服。她鎖上房門,輕輕拍打胸口,藉此緩和加速急馳的心跳。她靠著門板無力地跌坐在地,自言自語:「夕映……妳果然不記得了……殺死我的事情……」

 

 


盥洗完畢的夕映一臉憂鬱的走出浴室。
「怎麼了?」早已著裝完畢的藍髮少女擔心地問道。
夕映看著朝顏整齊的長髮沉默好一會兒才回答:「我的髮型是不是很奇怪?」
「沒那回事……」朝顏拿起置於鏡架上的剪刀接著說道:「我也把頭髮剪短好了,這樣妳就不會覺得自己奇怪了!」夕映握住朝顏正欲下刀的手腕,搖搖頭,說道:「不要!別剪!我喜歡妳的頭髮。」藍髮少女看著對方參差不齊的頭髮思索了幾分鐘後回答:「好,我不剪了。妳來一下我的房間。」兩人進入朝顏的寢室後,朝顏讓夕映坐在梳妝枱前。
「朝顏,妳要做什麼?」
「待會妳就知道了,乖乖的別動!」朝顏拿出木梳整理夕映少得可憐的頭髮,掏出口袋裡的黑色緞帶繫在橘色頭髮上。
「這樣好多了吧!妳的頭髮一定很快就會長長的。」
「嗯!」夕映開心地點頭附和,轉身吻上對方的臉頰,嚇一大跳的朝顏後退好幾步,手掌急忙蓋住被親吻的肌膚。
「妳做什麼!」
「道謝的親親!」
「別隨便做這種事!」朝顏的臉頰再度浮現紅粉赤色,害她心律不整的始作俑者一臉天真,完全不認為自己的行為有任何不妥。夕映睜著無辜褐眸,呆呆地問道:「妳不喜歡?」
「不是喜歡或討厭的問題……妳不該任意親吻別人……」
「可是我喜歡妳!」顯然橘髮女子在失憶之後,心智年齡與實際歲數已然成反比。認清這個事實的朝顏不再試圖以「成人該懂的道理」去說服夕映遵守人盡皆知的基本禮儀,她改用連哄帶拐的方式向夕映討論:「夕映,妳的意思是妳只親喜歡的人。那…除了我以外,妳會想親別人嗎?」
「不會!我只想親妳!」橘髮女子不是很明白對方的問題所代表的意義,但她篤定她想親吻的對象只有朝顏一個。
「夕映,我們來做個約定。除了我以外,妳不可以隨便親吻別人!」語畢,朝顏做出了勾手約定的姿勢等著對方的回覆,夕映毫不猶豫地勾搭上朝顏懸在空中的小指,爽快地答應:「沒問題!」

 


橘髮女子坐在廚房的餐桌前好奇地打量著碗裡的食物,不時用湯匙攪拌玩弄飄蕩熱氣的燕麥粥。房子的主人像是虧待了貴客一般低頭道歉:「抱歉,早餐只有燕麥粥,妳應該吃不習慣。」
「朝顏,妳怎麼知道我不習慣,妳很清楚我以前的事嗎?」夕映隱約察覺對方可能以前就認識自己才會這樣說,她抱著一絲期待提出疑問,卻換來一個令她失望的回答。
「這……很少人早餐只吃麥片配生菜沙拉吧?」
「也對……這種吃法好像真得有點奇怪!」夕映掃瞄了一輪桌上的食物,這種早餐組合還真是貧乏寒酸,但她飢腸轆轆的五臟廟也不懂得嫌棄,只要能填飽肚子就好。
「我前陣子都不在家,妳將就一下!待會我會去買些麵包回來……」
「好!」一想到能吃到蓬鬆柔軟的麵包,夕映就覺得很高興,她低頭乖乖地對付眼前的食物。

 

 

叮咚---叮咚--
郵差按門鈴的聲響打斷了兩人愜意的早餐時光,朝顏離席去應門。吃完早餐的橘髮女子好奇地在廚房裡閒逛,木架上的用具吸引了她的目光,刀子給她一種莫名的熟悉感,但她總覺得她喜歡的不是短短的菜刀,而是更長更細的金屬製品。她拿起一把菜刀,掂量重量,似乎和記憶不符,太輕了。收完包裏的朝顏再度映入視野,她看看菜刀又看看朝顏,冒出一個古怪的疑問:「朝顏,我和妳跟刀子是不是有什麼關係?」
朝顏平靜的表情閃過一絲錯愕,但她立刻收斂神色露出淺笑:「當然有關係!妳拿走的是我的菜刀。快還給我!」
「哦!好。」夕映順從地將菜刀遞給朝顏,朝顏從容不迫地物歸原處,還不忘對她機會教育:「夕映,刀子很危險,一不小心會流血受傷。沒有我的允許,妳不可以碰。知道嗎?」
「知道了。」橘髮女子乖巧地點點頭,拿著碗盤走向流理枱洗手。

 

 

朝顏從早上到現在一直都在照顧她,她卻沒幫她做過任何事,夕映想到了一個好點子,她要做些能讓朝顏高興的事。洗完手後,她倒出流理枱旁的洗碗精,清洗自己用過的餐具,原本以為事情能順利進展,她卻一時手滑打破了盤子。盤子碎裂的聲音打斷了朝顏的用餐,她急急忙忙走向夕映,忽視流理枱內的陶瓷碎片,慌張地捉起夕映的手掌察看。
「夕映,妳沒事吧?」
「沒有……可是盤子破了……」橘髮女子心虛地低聲答道。
「妳不該跑來洗碗……」語畢,朝顏將夕映牽回餐桌坐下,夕映像被欺負的孩子抽泣落淚,朝顏輕輕拍撫她的背部安慰道:「我沒有責備妳的意思……」
「不是……我……連普通人該會的事情都做不好……」沮喪的夕映撇著嘴說道。
「夕映其實妳……」
--妳並不是普通人。這也不是妳的身分應該要會的事情。
朝顏硬生生地將事實擠回喉嚨,她改口說道:「我們可以慢慢練習。妳加了太多洗碗精才會這樣!改天我再教妳……」
「朝顏……我…我只是想要幫妳做點事情……卻給妳添麻煩……」夕映抽抽噎噎地說道。
「沒關係。那……」藍髮少女拖著還在哭泣的夕映離開廚房往二樓前進。

 

「為什麼帶我來這裡?」暫停哭泣的橘髮女子呆呆地問道。
「我需要妳幫我掃地。」朝顏遞給夕映掃把和畚斗接著說道:「妳幫我把二樓的走廊掃乾淨。我想妳一定可以做得很好。」
「好!我會努力的,妳放心地吃早餐吧!」
「那我就等著看亮晶晶的地板!」語畢,朝顏回到一樓廚房處理陶瓷碎片並且迅速地解決早餐,她很想在一旁監督夕映的作業情況,又怕害她的自尊心二度受創,只好在一樓等待。
三十分鐘後橘髮女子在樓梯間對著一樓大喊:「朝顏,我掃好了,妳快來看!」
朝顏走回二樓,等候她的是如同鏡子般平滑光亮的地板以及一個為了掃地弄得自己渾身是灰塵的夕映 菲爾斯。
「好乾淨,妳做得很好!」朝顏邊稱讚邊輕撫著夕映的頭頂,她看了一眼髒兮兮的女子後調侃道:「地板很乾淨,不過我的客人卻和它一點也不搭調。妳該洗澡了!」

 

 

進浴室洗澡的夕映發現朝顏交給她的衣物意外地合身,她沒多想,也沒去追究。洗完澡後,她走向廚房想跟朝顏聊天,莫名的倦怠感卻襲向她的身體,害她差點就要在走廊上睡覺,後來朝顏扶著她回到房間,她才能安穩舒適地休息。
「朝顏,我的身體好奇怪,稍微活動一下就累了。可是我覺得我還有體力,怎麼會這樣?」橘髮女子認為她應該是失去了某種東西才會如此,但她想不起來自己失去的是什麼。
「……妳昨天一定是走了很遠的路才會這麼累……」造成她異常倦怠的罪魁禍首正是自己,而且夕映失去的東西已經不能取回了。無法告訴她實情的朝顏只能以不著邊際的理由搪塞她的疑問。
「好想睡……」橘髮女子半瞇著眼睛含糊不清地說道。
「妳安心地睡吧!等妳醒來後,我弄些美味的料理給妳吃。」夕映並未回話,只是在睡夢中露出了微笑。
「對不起,夕映……我有辦法恢復妳的靈力……可是現在…還不是時候…」藍髮少女愧疚地看著對方宛若落入凡塵的天使般純潔無瑕的笑靨,替她掖好被褥之後悄然離去。

 

 

***

 

 

橘髮女性自進行完晨間的打掃活動之後一直都在昏睡,就連朝顏叫她起床用餐都毫無反應,她在三更半夜時因口渴而醒來,她迷迷糊糊地走進廚房喝水,走廊的昏黃燈光引起了她的注意,她突然想起自己還沒看過朝顏家的客廳是何種模樣,她好奇地走向客廳,意外找到一個很稀奇的家具—足以容納一名成年女性的巨大玻璃櫃,其上刻著幾個字:聖姬 503年五月十日。時間是一個月之前,聖姬是何方人士,夕映不太清楚。她輕輕推開上蓋,內裡傳來陣陣幽香,她低頭察看,發現裡面擺著許多防腐藥草,意識到某個事實,她慌慌張張地衝向廁所洗手枱拼命嘔吐。

 

 

那個玻璃櫃不是普通的家具,而是棺材—專門用來埋葬高貴之人的棺材,本該在裡面的屍首卻不見蹤影,玻璃上僅有少許刮痕,由此可知這個棺材一定是替近日將死之人所準備的。據她所知,目前房子裡只有兩個人—她和朝顏。朝顏看起來很健康、神智也很正常,要面對死亡的人一定不是她,那麼會死的就是失憶的自己了?仔細思考一下就會發現她們兩人的狀況實很詭異,朝顏表明要收留失憶的她,朝顏和她長得一點也不像,肯定不是她的親戚;她對這棟房子一點也不熟悉,收留一個非親非故的失憶陌生人不是明智之舉,還會招惹上不必要的麻煩。朝顏留下她到底有何目的?難道她要把自己殺掉然後裝進那個玻璃棺材裡?腦中飄過的疑慮令夕映頓時頭皮發麻,她該向附近的人家求救嗎?向別人求救?不,至來此之後她還不曾踏出這個家門半步,附近是否有鄰居是個未知數,就算當真有鄰居,他們也不見得願意伸出援手。搞不好還會遇到更糟的狀況--鄰人和朝顏是想害死她的同伙,他們會把自己捉回來,甚至做出更惡劣的事。

 

 

思及此,夕映不由自主地走向廚房,木架上明晃晃的菜刀閃爍著一線希望之光,她顫抖著雙手握住刀柄,躡手躡腳潛進藍髮少女的寢室,她緩緩靠近朝顏,確認對方規律均衡的呼吸後,舉起菜刀,她拼命在心中說服自己:「不必猶豫,刺下去就好了。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不殺掉對方就會被殺。等朝顏死後再去找警察幫忙察清自己的身分,到時候就可以回家了,回到真正的家中。」
就在刀鋒距離朝顏的咽喉五公分左右的時候,她的耳邊傳來一聲呼喚:「夕映……」橘髮女子幾乎被嚇得魂飛魄散,菜刀從手中滑落地毯,幸虧金屬撞擊地面的聲音被布料吸收,朝顏並未醒來仍舊沉浸在夢鄉之中,只有雙唇不斷地囈語著:「夕映……」與藍髮少女白天時叫她的語氣截然不同,探尋戀慕之人的深情吶喊,她想回應那道呼喚。

「我在……我在這裡……」夕映忘卻最初目的,她像是著了魔般靠近朝顏安詳的睡容,對方顫抖的雙唇彷彿在請求一個吻。夕映不自覺地低頭吻住輕啟開闔的櫻色唇瓣,封住她甜美的呼吸,朝顏在朦朧睡夢中的迷糊回應令她更加大膽,她爬上床,跨坐在朝顏的大腿上磨蹭自己的花心,與她肌膚相親的感覺太過舒服,被騷擾的佳人也沒抗議,意猶未盡的夕映就這樣偷偷摸摸進行著深夜的秘密遊戲直到睡著為止。

***

 

 

「夕映,起來!」不知不覺在別人床上睡著的夕映被一聲稱不上友善的呼喚吵醒,朝顏沉著一張臉,手上拿著遺落的兇器。驚覺自己大概命不久矣,睡意全消的夕映嚇得連逃跑的力氣都沒了,只是緊抓著床單不斷發抖。朝顏惡狠狠地瞪著她,沒好氣地說道:「夕映……昨天就警告過妳了!別碰刀子!刀子可不是玩具!」朝顏放下菜刀舉起右手,夕映以為她會賞自己一記耳光,嚇得緊閉眼睛。臉頰與手掌互擊的聲響並未如期到來,降臨其身的是對方的體溫輕貼在自己臉上的熱度以及溫柔的慰問話語:「妳沒受傷吧?」
「沒有……」夕映心虛地低著頭回答。
「真是不聽話……」朝顏輕捏著夕映的鼻子後繼續說道:「下次再不乖,我就把妳的鼻子弄得像小丑一樣又紅又圓……」即使是不愛漂亮的女性也絕對不會希望自己臉上有個小丑鼻子,自知理虧的夕映只得老老實實地認錯:「對不起!不會再有下次了!」被當成小孩子來管教固然令人很不甘心,但是總比被當作殺人未遂的謀殺犯好上千萬倍。被叨念個幾句就能換取她的性命還真是筆划算的交易,也許她很有做生意的天分。

 

 

正當死裡逃生的夕映胡思亂想之際,朝顏對她鼓膜的轟炸還沒結束,這次她不像剛才盛氣凌人,倒是帶著幾分靦腆羞澀。
「我說…夕映……妳也是個女孩子…妳總該知道……女孩子很需要自己的私密空間……妳不說一聲就擅自跑來睡覺……我很困擾……」朝顏清了清喉嚨,拎起床單溼漉漉的一角後接著說道:「妳把我的床單弄成這樣,叫我怎麼睡覺?」看著昨晚遊戲傑作的夕映拿起床單尷尬地回答:「我…我幫妳洗乾淨……」
「不用了,我想妳應該不會洗床單…」藍髮少女輕輕拉著夕映手中的布料。
「我…我可以的……」知曉自己昨晚行為不檢,夕映很想做點事情來彌補錯誤。
「妳沒做過這種事,還是我自己來吧!」朝顏只要想到夕映弄破盤子的前科就覺得讓她清洗床單絕非明智之舉。
「妳怎麼知道我不會!」夕映像在賭氣似地用力扯著床單。藍髮少女看著慘遭凌虐的寢具,冷冷地說道:「妳連大木盆放在哪裡都不知道,要怎麼幫我洗床單?」簡短的一句話直擊夕映的痛處,她不會做家事,也不知工具放在哪裡,她乖乖地認輸鬆手,目送搶到「獎品」的勝者翩然離去。

 

 

還窩在朝顏床上的夕映環視著房間思索昨晚發生的種種。看到掉落的菜刀和睡在旁邊的自己,朝顏應該早就發現她圖謀不軌了,為何還能她如此溫柔呢?難道藍髮少女被她殺死也無所謂?實在太怪異了!朝顏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有輕生念頭的人。朝顏她應該不正常,但是卻令人感到很安心。在找回記憶之前,她可以放心地待在達爾克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禁断のパンセ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黑羊
  • 很好看呢
    謎團也很有趣的感覺!
    期待看到下一篇
  • 謝謝。
    這是我第一次嘗試用倒敘法來寫作。
    解謎的答案已經準備好了,不過在那之前,想先讓主角們卿卿我我。

    chatenoir 於 2015/05/15 11:0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