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請勿轉載貓的原創小說。貓是很會記仇的動物!!! 此處之創作內容,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團體、事件皆無關。看不清楚教學圖,點進相簿,右鍵把圖帶走,Comicsviewer觀看。http://www.mediafire.com/?5jj9zj02ml5cbc8 百合小說創作集中地,不喜勿入!我沒興致花時間和人互罵,無法接受或無法理解內容者,請自行默默離開,我不需要外行人的馬鹿意見!

世上有種東西永遠不會背棄自己,只要低頭或轉身,便能察覺它的存在。

它並不起眼,以淡淡的顏色默默地勾勒出自己的輪廓,忠實地呈現出主人最原本的樣貌,它不會給予所做所為任何評價,只是靜靜地陪著你直到最後……

從有記憶以來,她總是被賣來賣去。有些主人對她很好,有些主人會虐待她。她對自己的宿命沒有半點怨言,隨遇而安是她的天性。有人說奴隸一輩子都只能在活在無窮無盡的晦暗中。就算要在黑暗中生存,只要摸索出在漆黑中向前邁進的方法,一樣可以活得愜意自在,她一直深信著這樣的真理,並且相信自己能平靜的過完一生。她現在的主人為人敦厚,只要她按時完成應盡的本分,便不用擔心莫名奇妙被找麻煩。每天她都有飯吃,每天她都可以安穩地躺在床上一覺到天明。

好景不常,主人新婚的妻子金夫人是個醋醰子,她就是看她不順眼。她的丈夫曾經稱讚過她那頭烏黑亮麗的長髮。趁著丈夫出遠門期間,妻子打算瞞著他,把年僅十三歲的女僕賣給某個男人。那個男人是出了名的風流鬼,尚未娶妻,喜好流連於聲色場所之中,就連家中的女僕也不放過,甚至有傳言女僕生下他的孩子。玩膩了之後,他又會把她們賣掉,然後再買新一批女僕回家賞玩。

轉賣當天,男人準時來到交易地點。他托起黑髮女僕的臉頰,端詳了好一會兒,忍不住讚嘆道:「好一個美人胚子!金夫人錢拿去吧!契約拿來。」

金夫人接過男人手中一疊鈔票收進口袋,拿出契約書,雙方在上面簽名蓋章,轉移了女僕的所有權。

「景就交給你了!可不能反悔。」夫人揚起如釋重負的笑容。

「怎麼可能會反悔,我可真是賺到了!她真是個上等貨色。」男人滿心歡喜地說道,心中已在盤算回家後要叫新女僕執行的「任務」。

「那我就放心了!」金夫人提起腳跟轉身離去,留下男人和女僕獨處。

「景,從現在起我就是你的新主人了。」男人拉起景的手,準備把她帶回家。景的雙腳卻像生了根似的定在原地。她知道關於新主人的傳聞,她知道他的風流韻事,她知道自己就這樣跟他回家會有何種下場。

第一次,她想要反抗,反抗身為奴隸的宿命。男人的手臂加重力道,硬是將她脫離原地。

「不要!不要!我不要跟你回去!」景開始大吼大叫,四周的路人都聽見了她的聲音,但無人願意提供援助。販賣奴隸是這個國家常見的情景,被轉賣的奴隸不願服從新主人也是司空見慣的事情,插手干預只是自找麻煩,所以眾人表現出事不關己的態度。

「別擔心,我會好好疼愛妳。」男人放開景,手掌輕貼著她的臉頰,低下頭笑著說道。

新主人的笑容沒有絲毫溫暖,只有一股猥褻的息。景有些粗魯的推開男人,下意識地用手抹了一下剛才被男人碰過的肌膚。

男人的手指托著自己的下巴,打量了一下他的新女僕,像是在自言自語,也像是在威脅景,嘴裡冒出一句:「看來景值得調教。」

一位褐髮少女經過兩人身旁,調教之類的詞,響在耳中顯得異常刺耳,她不由得自主地停下腳步。

「先生,站住!把這女孩留下。」褐髮少女滿臉不耐地說道。

「她是我花了大把鈔票買來的,別多管閒事!」男人自恃體形狀碩,對方又是個少女,他根本就不把她當一回事。

「我願意出兩倍價錢!把她讓給我!」少女的語氣不卑不亢,聽起來不像請求,倒像是命令。

「小妞,妳可真有眼光!妳有那種『興趣』是吧?明明自己也是個美人……」男人暗示性地揶揄著褐髮少女。

「少囉嗦!你到底賣不賣?」少女無暇顧及男人輕浮的話語,拿出兩疊鈔票塞進男人厚實的掌中。他沒想到一個穿著不起眼的孩子居然身懷鉅款。也許眼前的少女是哪個名門富貴的大小姐,若不趁機大撈一筆,未免太對不起自己了。

「賣!賣!當然要賣了!」男人乾脆地將景推給褐髮少女。

「契約呢?」褐髮少女將黑髮女僕推到自己身後,沒好氣地問道。

「契約書的價錢要另外算。」

「好一個無賴!你想死嗎?」褐髮少女一改先前還算有禮貌的說話方式,出言挑釁。

「哈哈哈……難不成妳以為自己有能力殺了我?」忍俊不禁,男人發出了笑聲。

「要死還是活,你選一個!你已經中毒了!」褐髮少女目露兇光,用力扯著男人的衣領,雙唇湊在他耳邊,娓娓道出的威脅。

「妳只是唬人的吧!像妳這樣的……」原本不以為意的男子,眼角餘光卻到自己的莫名發黑的手掌,指尖漸漸麻痺,才驚覺對方可能不是在說謊。周遭的人並未聽清楚兩人的談話內容,只知原本意氣風發的男子突然變成驚弓之鳥,有些畏畏縮縮。

「要不要相信隨你高興。我也可以等你死了之後,再拿契約書……反正一樣可以達成目的。」褐髮少女虛無飄渺的話語詭異地像是地獄受盡煎熬的鬼魂們的嚶嚶啜泣令人寒毛直豎,接著她發出不符合年紀的陰沉笑聲,彷彿殺人一事對她而言只是家常便飯。

為了一個女僕丟掉小命可不值得,男人最終乖乖交出契約,完成了奴隸所有權的移轉程序,最後倉皇逃離,奔向距離最近的醫館。

站在褐髮少女身後的黑髮女僕瞪大眼睛注視兩人交易的過程,她不懂出手相救的少女究竟是好人還是壞人?她救了她卻是不爭的事實。

「我不需要這種東西,拿去!」褐髮少女隨手將契約書扔給景之後,便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提起腳跟繼續前進。

對奴隸來說,主人若將契約書交給自己就等同於給予自由。景並未因此感到開心,她不想就這樣和那位萍水相逢的少女分開。她緊握著手中紙張,三步併作兩步,亦步亦趨跟在少女身後。

「還能再見到妳嗎?」曖昧的一句話語,表面上是個疑問,卻隱含著某種期待。褐髮少女乾脆地丟出一個比對方的問話更加模糊不清的回答:「不知道。」

若即若離的步履聲令褐髮少女感到厭煩,無需轉身,也猜得出來跟蹤者的身分。

「從現在起,妳自由了!愛去哪就去哪!」褐髮少女連頭都懶得回,還加快行進的速度。

「為什麼要救我?」黑髮女僕不懂為何一個素昧平生的人願意用大把財富換取她的自由。

「妳和那個男人在街上拉拉扯扯很礙眼!」褐髮女子蠻不在乎,像在背誦著演講稿,語調平淡缺乏感情。

「我想跟隨您,熒大人!」黑髮女僕不死心地追了上去。

「我不需要奴隸,更不喜歡與人結伴同行。我討厭人類!人心比腐敗的屍體還要更加糜爛噁心。」褐髮少女斷然丟出拒絕,她猜測景應該是從契約書上得知她的名字。熒大人?多麼奇怪的稱呼!褐髮少女挑了挑眉,嘴角隱隱抽動。

熒的回答讓景有點退縮,她放慢了腳步。熒大人討厭人類……可是她生來就是人類,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她有點沮喪地低下頭,映入眼簾的是她與褐髮少女交疊的影子。靈機一動,她向著熒大喊:「我不要當人類,請讓我當熒大人的影子!」她天真的發言引起了褐髮少女的注意,她轉身走向景,捧著她的臉頰,凝視著她如墨般漆黑的眼瞳。

「妳是認真的嗎?當影子可不是什麼好玩的事。還是,妳做了太久的奴隸沒了主人就不知道該怎麼活下去?如果是的話,不如讓我殺了妳吧!」熒輕描淡寫地說出最後一句話,殺意自眼底一閃而過,蓄勢待發的手掌架在女孩的白皙頸間。

「不是的。我只是想要跟隨熒大人!」景並未錯過褐髮少女眼中流露出的訊息,還是毫不猶豫地選擇以這樣的言詞來回應。

「或者……妳該不會想要報恩吧?我可不相信善有善報之類的蠢事。」熒褐色的雙眸中流轉著某種複雜難解的情緒。

「我只是想要跟隨熒大人!」景再一次地說出自己的願望。

「想當影子就自己跟上,一個稱職的影子是不會跟丟主人的。」褐髮少女的朱唇勾起似笑非似笑的弧度,也許旅途中多了這個奇怪的孩子會變得更加有趣也說不定。

 

後記:

喵~~~這是本傳十六章現身的角色熒的故事。用途是交待熒不正常的原因還有她的百合對象。

這篇拖了兩、三年才寫,希望不會成坑!

創作者介紹

禁断のパンセ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芯兒
  • 我很喜歡版主的百合文哦
    支持大大繼續寫哦:D
  • 謝謝!我會努力的!

    chatenoir 於 2015/02/28 14:2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