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女女過激情節慎入,未滿十八歲請勿觀賞,請勿模仿。不適者請盡速逃離。好像很色?總之,慎入。

也許我們都是人偶,神的玩具。

一生下來就被名為命運的絲線纏繞著,演出一幕幕早被安排好的劇本。

即使如此,我仍想從極小的縫隙中掙扎中無限的可能……

 

席爾克是提爾星上最富裕的國家,靠著絲綢外貿及強大武力享譽全球,擁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財富,皇族更是過著極端奢華的生活。在有限的生命中追求超越極限的快樂,就是他們的人生準則。提及縱情享樂,席爾克的第一公主茉莉更是無出其右。

「把衣服脫了。」公王在華美的寢室內對著侍女命令道。

「是,公主。」娜米達如入無人之境,毫不猶豫地脫掉全身的衣服,彷彿那些布料是多餘的累贅。

茉莉的指尖沿著侍女白皙的頸項輕柔地滑向裸露的胸部,對著其上的端點調皮地按壓。本就是受過特殊訓練的身體,對撫觸異常敏感,幾滴清液自娜米達的腿間滑落,在地毯上浸染出一片小小的春色。

「娜米達?我就這麼讓妳興奮嗎?」茉莉抬起侍女下巴,薄形唇辦勾起邪魅笑意。

「公主…娜米達一直都恭候著您…」迎合主人的喜好,是下僕求生的必備技能,娜米達

裝出茉莉喜歡的嬌羞青澀,扭扭捏捏地回答。

「妳真可愛…舔我…」語畢,茉莉躺在床上雙腿大開,等待著侍女的服侍。

「是,公主。」娜米達恭敬地跪在主子兩腿之間,熟稔地舔弄著公主的私密。

「啊…很好…妳做得很好…乖孩子…」茉莉像在撫摸聽話的寵物,揉弄著侍女柔順披肩的長髮。待身體衝頂後,逸出滿足嘆息的公主,掌心憐愛地撫過娜米達光潔的背脊,出言命令:「來,躺下吧!讓我好好疼愛妳。」兩人交換位置,娜米達像是被飼養的寵物,渴求著主人的疼愛關注,一動不動地仰在床上,當茉莉修長的指節探入她的私密時,她非常地配合,雙腿門戶大開,任憑對方使勁地按壓體內的快感樞鈕。同為女性,公主比男人更能掌握娜米達身體的喜好,輕輕鬆鬆地讓她迎向情慾的頂峰。

「娜米達,還要嗎?」茉莉邊舔食著手指殘留物柔聲詢問。

「公主…我…」娜米達確實還需要更多,但她不敢明說,玩物的本分是服侍主人,出言索求是不識大體的愚行。等不到答案的公主轉了下眼睛,恍然大悟地互拍雙手,說道:「啊!我都忘了,妳以前服侍的都是男人。這種程度根本不夠吧?妳迷得我都神智不清了,妳這個可愛的小東西真過分…」等待回答的公主手指輕點著小巧的鼻尖,另一手滿意地玩弄著侍女腿間的溼滑。

「公主…啊…都是娜米達不好…娜米達該受罰…」下身的傳來的強烈刺激使得娜米達的只能斷斷續續地回應。

「妳很可愛,我哪惹得罰妳…果然還是得用到這個…」語畢,公主戴上假陽具,替自己與對方抹足潤滑劑後,慢慢地將玩具插入侍女的緊緻。異物的入侵令娜米達發燙難受的身體顫抖得更加厲害,不由自主地扭動抬腰,渴望著主子更狂暴迅速地掠奪。

「娜米達,妳愛我嗎?」茉莉邊問邊緩緩地律動起來。

「公主,我愛妳。」兩人皆知這只是不含感情、逢場作戲的台詞,卻不失為最佳催情助興的手段。交纏的兩人情緒更加高昂,公主加快了速度毫不留情地衝撞,娜米達也弓起了劇烈顫抖的身軀,拼命地迎合主子。

「娜米達,我好喜歡妳,妳讓我覺得自己像個男人…」唯獨此時,公主才能忘卻因為性別而被父王忽略的事實。在重男輕女的國度裡女性只是附屬品,即使貴為皇族也掌握不到政治實權,搞不好哪天還會淪為邦交籌碼出嫁到陌生的國度裡,所以她要趁著還能自由時為所欲為,滿足所有慾望,包括這種為人所不齒的肉慾更要盡情享受。

也許是同為女性,也許是知曉某日自己將會淪落與侍女相同的處境。公主對娜米達不夠溫柔,但比先前的貴族好太多了。那些男人會想些不正常的點子取樂,例如:故意整她,挑逗她卻不給予滿足,欣賞她慾求不滿的痛苦表情,非要她像條狗似地爬到他們腳邊苦苦哀求才肯放過她。相較之下,公主簡直是天使,至少公主不會搞些詭異奇怪的把戲,不會故意弄傷她的身體取樂。

娜米達名義上是公主的侍女,實際上卻是公主賞玩的人偶。今晚娜米達也在公主懷中完美地扮演情人的角色,善盡一個玩物的本份。

對娜米達而言,渴求發洩的貴族如野獸般纏在身上時,他們並不比娜米達高尚多少。儘管擁有崇高地位,還是得驅服於本能的慾望,靠她這個低賤卑下的玩物紓解釋放。每當被擁在懷中時,除了肉體的快意,娜米達還嘗到了報復的喜悅。她以自身的污穢玷污他們虛有其表的尊榮,戳破光鮮亮麗的裝飾,呈現出醜陋不堪的全貌。

神啊!祢看!這些高貴的大人物正和個名不見經傳的婊子纏在一起呢!而且還是自願的。娜米達以此種扭曲變態的想法製造出讓自己不被現實擊敗的屏障,得到了在此等悲慘的處境裡仍能努力存活的動力。

 


 

茉莉的舌尖輕柔地舔過侍女受傷流血的手臂,惹得娜米達發出低聲的輕喘嬌吟。

「啊…公主…我…嗯…」娜米達太過習慣公主的愛撫,當她的碰觸降臨在肌膚上時,身體自然而然興起淫念,引人遐思的聲音反射性的脫口而出。

「娜米達,妳乖嘛!現在還是白天呢!」茉莉和侍女暗通款曲是祕密,若遭人揭發,後果不堪設想。

「是,公主。」娜米達緊咬住下唇,利用痛感逼退身體的自然反應。

「娜米達,雖是為了救我,妳也太不小心了。妳不知道我會心疼嗎?」公主邊替侍女包紮邊嘀咕著。

「對不起。娜米達又做錯事了。」侍女心知肚明,公主真正在乎的並非她本身,而是這副軀殼,公主不喜歡「玩具」上有瑕疵。

「錯的不是妳,是那把沒長眼睛的刀劍。如果它是人類的話,才不會想要傷害像妳這麼可愛的小動物呢!真是,今天可是妳和我相處的『最後一天』了,居然發生這種事,真討厭!」

「『最後一天』?公主要把娜米達賣掉了嗎?」茉莉是娜米達所遇過的主人中待她最好的一個,娜米達實在不想離開她。

「不是。父王昨天帶回了個有靈力的十歲女孩,她的名字好像叫做季香。娜米達,我要妳去服侍新巫女,妳不會讓我失望吧?」

「是,公主。」

「放心,對方只是個小孩,不會對妳做奇怪的事。再說那可是個肥缺哦!當巫女的貼身侍女可以得到更多薪水。我召喚妳的時候,妳還是要回來哦!知道嗎?」

「是,公主。娜米達永遠是公主僕人。」

「乖孩子……」輕撫著侍女的頭頂,公主露出心滿意足的笑容,

 


 

翌日,茉莉帶著娜米達在幾位士兵的陪同下前去會見新巫女。年幼的巫女什麼抬頭好奇地打量著高挑美麗的公主,即使士兵使了幾個暗示性的眼神也不懂得收歛,想討公主歡心的士兵出言訓斥:「放肆!見到公主殿下還不行禮!」受夠了旁人巴結奉承的茉莉不耐煩地轉頭向那位士兵低語:「退下!不識規矩的粗人。巫女大人是蒙受天神眷顧的貴人,上蒼派來的使者,不需要對父王以外的人低頭彎腰。」

「是,公主。」自討沒趣的士兵規規矩矩地退到茉莉身後。

「巫女大人,真抱歉。武人最大的毛病就是衝動,希望沒造成您的困擾。」

「妳就是茉莉公主嗎?妳好漂亮!是我見過最漂亮的人!」

「巫女大人真會說話。茉莉給您帶了個有趣的禮物,您一定會喜歡的!」公主彎起嘴角,送給季香一記符合皇族身分的甜美微笑。比起旁人虛有其表的讚美,還是小孩誠實的評論更令人開心。

「是什麼?」一聽到有禮物,季香深褐近黑的瞳仁立刻浮現興奮期盼的光芒。

「您的貼身侍女,娜米達。以後她會替您打理生活起居,做您最忠實的左右手。」茉莉將嬌小的黑髮女子推到季香眼前,她最先注意到的並非她秀麗的容顏而是手臂上帶著殘紅的紗布。

「妳受傷了?讓我看看。」

「是的,巫女大人。昨天被刀子割傷了。」娜米達低著頭回應未來的新主人。

巫女有些笨拙地拆開紗布,閉上眼睛,貼在患部的手掌發出了柔和的淺光,十秒鐘過後,娜米達的手臂恢復成完好如初的狀態。

十歲小孩展現的異能令在場眾人無不驚嘆佩服,小小年紀卻擁有如此神奇的力量,巫女果真是天神賜給席爾克的救世主。

方才訓斥季香的士兵惶恐地跪在地上道歉:「小人有眼無珠,冒犯巫女大人,請原諒。」

「沒關係。你快從地上起來。」季香不甚在意士兵先前的無禮,但有個大人跪在自己面前的感覺非常奇怪。

「是,小人這就離開您的視線。」士兵起身走出巫女接待客人的處所,在門口等候茉莉。

「公主,那位士兵臉色怪怪的,是不是生病了?」

「巫女大人,他的身體好得很,您就別管他了。重要的是,我就把娜米達交給您。請您務必好好關照她,她可是我最喜歡的侍女。」

「好的,公主。我會珍惜這個禮物!」

「巫女大人,茉莉雖然很想與您暢談一番,但很遺憾,茉莉與母后有約在先,得先走了。」

「公主,別在意!謝謝公主特地將侍女帶過來。」季香像在跟同齡玩伴告別似地,左右搖晃著小小的手掌。待茉莉漸形漸遠,她才開始與侍女寒暄。

「娜米達妳的名字真奇怪!是什麼意思?」季香口無遮攔的說話方式令娜米達捏了把冷汗,若不盡早學會應對禮儀,這孩子在複雜的宮庭中恐怕活不久,看來輔佐她的任務並不如想像中輕鬆。

「巫女人人,娜米達來自外國,這名字的意思是淚水。公主覺得浪漫就把娜米達收為侍女。」

「淚水很浪漫?」季香不喜歡淚水,淚水代表悲傷。父母害怕她的能力把她丟棄的時候,她哭得很傷心,流出很多淚水。

「巫女大人,在本國的古老傳說中,提爾星是天神為世人所留下的淚滴結晶,是神送給萬物的愛。」

「原來如此。娜米達,妳好像知道很多有趣的事。妳會把那些事告訴我嗎?」

「當然,娜米達是您的侍女,隨時聽候您的差遣。」

「太好了!」十歲的女孩開心地緊握著侍女的雙手,渾然不察侍女漆黑如夜的眼瞳中閃爍交織的複雜情緒。

「巫女大人……娜米達所知曉的,並不全然是有趣的事。」季香聽不出侍女曖昧不明的弦外之音,只是眨著彷彿能淨化世上一切污穢的瞳仁盯著她看。

五年後的季香才真正理解了侍女話中所代表的真正涵意。


 

巫女季香在皇室的安排下學習醫療知識,替前來求助的民眾解決種種疑難雜症。

繁忙的醫務生涯不知不覺中過度了三年,她忽略了身體正在發育成熟為一名女性的事實,當性慾衝動首度襲向毫無防備的自己時,總能自信滿滿打敗病魔的巫女被失衡的生理機能折磨得苦不堪言。白天想要專心研讀醫書卻坐立於安,面對病人時也心不在焉;夜晚想要有個良好睡眠卻輾轉反側,精神異常亢奮,覺得自己的身體特別空虛,似乎需要某種東西才能填滿,但她不知道自己需要的到底是什麼。

連續三天不得安眠的季香躺在床上像條蟲似地扭來扭去,她向自己的貼身侍女抱怨道:「我的身體好奇怪,跟平常不一樣。」

「巫女大人,那是您已正在成長的證據,少女褪變成大人必經的過程。」侍女的回答令季香皺起眉頭,如果變成女人就要忍受這些怪事的話,乾脆不要長大算了,即使會被人恥笑是個長不大娃娃也無所謂,反正巫女必須保持單身。

「我的醫書上沒寫成長會發生這些症狀,為什麼?」

「您不需要那類知識。」其實是皇族刻意要隱瞞巫女「那些事」,即使如此,歲月還是會讓身體教會她所有「成人」該知道的事,一群自以為是的呆瓜!丟出回應的侍女暗自在心中如此嘲諷著她該效忠的人們。

「沒有解決的辦法嗎?」巫女對於無法阻止切身相關的異狀感到非常懊惱,凝眉深鎖,咬合碰撞的牙齒喀喀地發出不甘心的聲響。只要事關醫療,溫和的季香總會莫名奇妙地變成一個好勝心極強的人。

「也許洗澡能讓您忽略這件事。」

「事不宜遲,娜米達,妳去替我準備熱水。」

「是。」侍女恭敬地欠身應允,轉身離開季香的寢室。

 


 

淋浴的巫女長長地嘆了口氣,溫暖水流緩解了她的疲勞,但體內某種怪異的空虛感仍舊蠢蠢欲動,她向正在替自己擦背的侍女咕噥道:「娜米達,這方法沒效。我還是很不舒服…」

「巫女大人,請放心。照顧您是我的職責,身為巫女您不能與男人有染。但娜米達與您同為女性。我會盡其所能,讓您在保有完璧之身的狀態下擺脫慾望的糾纏。請您容許娜米達待會必有的失禮舉動。還有,務必保密,別讓外人知曉這件事,否則麻煩定會降臨到您身上。」侍女態度嚴謹而莊重地說道。

「娜米達,我答應妳。」得到應允的侍女拿捏著適當力道輕輕按摩著季香的頭皮,溫熱掌心由上而下滑過對方胴體,搜索著最能令季香感到快樂的情慾觸發點。水珠自光潔無瑕的肌膚滑落發育中的身段,胸前明顯的隆起在娜米達的掌中隱隱輕顫,其上的端點也如初綻梅苞青澀地嘆出頭來。

真是可憐!這位本該被愛情澆灌滋潤的少女只能在華美的宮殿牢籠裡虛度青春年華,成為皇族的所有物。就跟她一樣,這位地位崇高的少女也不過是皇族方便自身的道具。

季香沈重地喘著氣,兩手抓緊劇烈起伏的胸口,體內湧起的熱潮令人痛苦難耐,她再也克制不住想被填補的慾望,她哀求道:「我想要身體裡有東西……」

「不行。巫女大人現在您得聽我的。請您稍安勿躁,我會依您的意思照做,但不是前面……」仰賴她能力的同時也畏懼她的存在,因此將種種不合理的規定加諸其身,好讓她成為一個甘願被人玩弄於股掌之間的傀儡,要求巫女保有處子之身便是一種控制心神的手段,以免巫女被愛情沖昏頭,某天為了情人背棄皇室。

被出生母國訓練成床笫玩物的娜米達很清楚,要讓女性的身體滿足入侵私處不是唯一的手段,她可以利用後方的密穴鑽漏洞,讓巫女在保有「處子之身」的同時獲得生理的最大滿足。

娜米達在右手揉弄著季香敏感小核的同時,左手亦鑽進後方的密穴淺淺逗弄。源源不斷襲來的快感令季香無意識地顫抖起來,身體被入侵卻感到舒服的奇妙體驗帶給她飄飄欲仙的愉悅,忍不住發出連自己都感到羞恥的怪異聲音,待她滿足後,侍女扶著腿軟的自己回房休息。

「娜米達,如果下次我又不舒服的話,妳會幫我嗎?」通體舒暢的巫女詢問的語調裡滿是期盼以及害怕被拒絕的難堪。

「當然,若您有需要,娜米達願隨時效勞。」娜米達維持著侍女該有的禮儀,平靜淡漠地回應著巫女會遭人指控「不知廉恥」的請求。

「謝謝。」像是得到了珍貴禮物的小孩,十三歲的少女展露了純真無邪的笑容。

「巫女大人,請您謹記一件事:可以醫治男人,但絕對不能與他們有染。否則,他們必給您帶來災難與痛苦。」

「嗯!我知道。」季香同意地點點頭,娜米達從來就不會害她。娜米達說的話有其道理存在。

之後,巫女一直都將侍女的諄諄告誡銘記在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atenoir 的頭像
chatenoir

禁断のパンセ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