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一對「負罪情侶」,原本這點子要用在「花與月」的主角身上,讓小花及小月共同背負殺死某人的罪,然後一起浪跡天涯,但她們相處的時間太久了,不忍心讓她們以此種悲劇的方式收場,負罪情侶改由萬紫及月咲來當。

初次嘗試婚後才培養感情的百合,感覺很新鮮。開場方式令人驚奇,就連百合進展的步調也迅速得令人錯愕。萬紫向初次見面的外星人求婚,相遇第五天就以性命相託,想必很多人都在懷疑萬紫是重度精神病患。某幾章有不明顯的暗示,但要猜出萬紫執著於月咲的原因非常困難,極可能被第七章的回憶誤導,以為是「戀母情節」作祟,實際上藍馨和月咲無論是個性或外表都不像,萬紫對月咲的愛源於「群體中的孤獨」,因為只有月咲能理解她心中的黑暗面,這點直到故事尾聲才交待,應該很多人都和月咲一樣吃驚,被人所愛的原因居然是自己最厭惡的部分,這叫人要如何自處?幸虧故事末尾的月咲心境早有很大的轉變,她和萬紫一起經歷了很多事,兩人數度共同跨越生死關卡,萬紫給予了她最需要的關懷溫暖,又是孩子的「另一個母親」,她很清楚如果她不寬容萬紫,萬紫也絕對無法赦免自己,因此月咲選擇原諒伴侶極可能對過去的自己造成傷害的愛意,並且在那一刻給予了「妳若不離,我定不棄」的承諾,兩人的婚約誓約,至此才算真正完整,婚禮時的月咲只是依照禮俗才說出「相依相守、不離不棄」的誓言,至於她是否能遵守,連她自己都不確定,我才會形容她起誓時的聲音迷離飄忽。

剛開始時,主角對兩人了解不深,考驗接二連三。先是月咲不知道巫女的婚姻是單一配偶制,僅憑著稱呼方式就誤會萬紫。實際上,當第一章的月咲差點獨自死在山裡的時候,她的心智就已經扭曲了,飽嘗人類的冷漠利用,她變得疑神疑鬼。萬紫和季香都是芙羅拉裡首次見面就對月咲親切的人,但萬紫要月咲活下去,還說她愛她,月咲潛意識裡產生了極強的占有慾,恨不得萬紫的生活重心完全繞著自己打轉。因此,十三章喝下忘情素的月咲才會出現「想把伴侶吃下去」的恐怖願望。

第四章萬紫示愛的方式像爆裂物一般危險,普通人早就逃之夭夭了,但對月咲來說,這無疑是重視她的最高體現,她受到了相當大的衝擊在那瞬間心動,當時不懂那種心情就是戀愛,覺得胸口異常,一時衝動就砍了自己一刀。第六章的月咲開始反省自己先前對伴侶的失禮行為以及傷害,於是對萬紫產生了戀愛的感情,覺得自己配不上她,想主動離開卻被伴侶的堅持挽留住,月咲也在那晚過後,治好了心中的那道孤獨的傷痕,被憎恨汙染的心還原為純潔的狀態,決心要成為不讓萬紫蒙羞的妻子。

第九章的月咲在得知萬紫將生命力分給無理取鬧的自己之後,更加深了她對伴侶的感情,兩人的戀愛關係至此已經穩定。主角兩情相悅後,月咲的過度害羞的毛病阻礙兩人成事,逼得有戀姊情節的千紅硬要摻一腳,用「下藥」這種不光采的手段強迫她們圓房,生下兩人的孩子。主角們擁有孩子一事也更加鞏固了兩人的關係,月咲的心病也徹底痊癒了,至此故事已經可以劃下完美句點,但萬紫的心理問題尚未解決,我還沒交待清楚萬紫為何愛上月咲,只好繼續寫下去,讓萬紫的心靈創傷裂開,讓她有機會向妻子坦白自己的卑劣。

 

這部有歌曲kalafina的「傷跡」作為靈感來源,劇情夠虐心,寫起來比較順手。這部是主角內心刻劃最深刻的一篇,字數多達六萬字完全是個意外,我只想盡量配合「傷跡」的歌詞將故事內容寫出來,可惜還是無法將每段歌詞都寫進去。罪刃成為伏筆也是始料未及的事,那把武器出現的原因純粹為了配合歌詞「在冰冷的肌膚上點亮片片花瓣」。選擇傷跡當靈感也造成了本部的角色們幾乎個個心中皆有傷痕的後遺症,更讓苦澀成為小說的基調,雖然當中不乏有趣幽默的喬段,但是總體來說,還是很虐心啊!根本是截至為止的最揪心長篇。某些角色的過往及情感就留待特別篇再來處理探討。

 

故事背景設定:

芙羅拉的宮庭應對用語雛型來自中國古代,導致本篇古今辭彙錯綜的奇異筆法,營造出一個古色古香的現代異世界,我覺得很有趣。我將芙羅拉星球的介紹融入對話中,讓讀者從月咲的所見所聞中體會芙羅拉的文化生活。這種作法的好處是:不會像讀歷史課本一樣索然無味。壞處是:無法一一敘述細節,某些設定若寫入故事中會變成累贅,下面來交待某些設定。

 

生活器物:

原料來自礦物、岩石。

藥物源於植物的葉子,偶爾會從子民的血液中萃取抗體解毒。

(十六章的季香就從月咲的血提煉出菟絲子的解藥。)

巫女的衣服是「靈力的聚合物」,不能隨便丟掉,其作用類似保護主人的盔甲,可以緩衝外來的攻擊力。

 

生殖與孩童:

所有人皆為雌雄同體的女性,每年開花一次,開花期長達六十天。受孕後母體會中止一切活動,休眠三十天,直到生下果實才醒來。分娩不會產生痛覺,但會因子宮的劇烈收縮得到強烈快感。生產會耗盡大量養分與體力,生完孩子會渾身乏力。孩子的果實期相當於人類的嬰兒期,七天後,裂莢而出的孩子外表年齡是十歲的人類,但心智年齡只有五歲。她們天生有和姊妹聚在一起玩樂的習性,沒有姊妹的秋芬才會纏著月咲問她何時要生小寶寶,因為秋芬真得很想要一個年紀相仿的玩伴。擁有皇族血統的孩子個個都有繼承巫女職責的天分,但她們同時也是最容易被怨念干擾的存在,因此無論她們戰鬥能力有多強,大人都會禁止她們靠近戰場。

孩子出生三年後,生理年齡相當於人類的十六歲,能夠開花,有孕育後代的能力。至於心智年齡會因個性及成長過程而產生差異,萬紫就是個過度早熟的不正常小孩,順道一提,芙羅拉的正常瞳色有兩種,褐色或者黑色,像她那樣眼睛永遠呈現靈力色澤的紫眸真得很奇異。

有皇族血統的芙羅拉能讓他種動物的雌性懷孕,但是他種動物的雄性無法與她們的雌性生殖細胞結合,所以男性對她們沒有太大用處。基本上不慎掉進芙羅拉的男性都會被食蟲當成點心吃掉,因為她們的祖先在做太空旅行時曾留下這樣的紀錄:動物非常殘暴,其中的雄性更是蠻橫無理的恐怖分子,而且對促進我族的基因多樣性毫無用處。

 

巫女:

巫女和皇族都是芙羅拉神聖不可侵犯的存在。她們能透過靈晶取得自然界的力量,使出靈力法術,能治療也能攻擊,但攻擊系法術傷不了自己會流回體力。但若缺了一隻手就無法自由操控靈力,靈晶會賦予繼承者的雙手再生能力,自身靈力越強,再生速度就越快,但若受到化學性質的毒性攻擊可能阻礙再生。十六章的青蕾判斷千紅和萬紫的姊妹硬戰只會兩敗俱傷,用菟絲子的毒素封住萬紫的行動才是上策。

巫女和靈晶以及宮殿的關係類似胎兒和卵子以及子宮。靈晶和宮殿會替巫女補充靈力,就像子宮提供營養給卵子胎兒那樣,只是宮殿中的胎兒可以替換,但靈晶和宮殿永遠不變。巫女死後身體靈魂會被靈晶吸收循環利用,成為輔助下一位巫女的靈力,靈晶內可能會殘留些許最後一位逝世巫女的強烈思念,但時間一久,那些思念會因與前人融合而消失。

巫女若要進行長達兩小時以上的睡眠就一定得回宮殿,宮殿的寢具可以避免她們在夢遊中胡亂釋放力量造成不必要的傷亡。

 

罪刃:

芙羅拉禁忌的武器,含有菟絲子劇毒。繼承芙羅拉血統的人無法產生抗體解毒,一旦中毒就得與定時發作的痛楚相伴一生。月咲還是人類時中過菟絲子毒素,被季香順利化解,之後月咲又擁有了芙羅拉體質,因此她的血液能夠救助中了此毒的芙羅拉。

 

日月殿:

最初的七巫女運用礦物及靈力蓋出來的巨大建築物。裡面有議事廳、圖書館、醫務室、實驗室、辦公室、藏藥室…幾乎所有公眾活動都在此處發生,只有武術訓練在競技場進行。

 

結婚習俗:

與第三章相同的部分不贅述。對人民而言,巫女和皇族的婚姻是一件很嚴肅的大事,她們安穩無憂的生活主要靠巫女和皇族來保護,假使巫女和皇族不孕育後代,她們會非常地惶恐不安,害怕以後沒人有能力保護自己的國家。對她們而言,能替巫女或皇族生育是一件非常光榮的事,因此有個不公平的觀念:皇族或巫女之妻若無法生育,皇族或巫女可以外遇生子;但若妻子出軌不貞生下非法定伴侶的孩子會遭人鄙視,一旦嫁給皇族或巫女,就只能為伴侶生孩子。

結婚當晚,皇族或巫女會抱著新娘飛回自己的宮殿同寢,象徵結髮的新人雙宿雙飛。季香在婚前有告訴月咲這個習俗的意義,所以第五章千紅硬要抱著月咲空飛的時候,月咲才會那麼生氣,她覺得除了萬紫,任何人都沒有資格、也不應該抱著她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禁断のパンセ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