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長禁止師生宣揚舞會的調情事件,愛好小道消息的人士不敢明張目膽地議論置喙,卻還是交頭接耳,暗地發表高見。參加舞會的小插曲讓Lily一夕間晉升為校內的風雲人物,無論走到哪裡都有人對她指指點點。某些人對她投以憐憫目光,同情她成為色慾薰心的大小姐發洩需求的犧牲品;某些景仰欽佩她人偶像幻滅,不願相信溫柔可靠的鄰家姐姐居然會露出不堪一擊的脆弱嬌羞模樣;某些對她與Rose存有幻想的漫研社社員,總以「祝妳們幸福」的奇怪表情盯著經過社團教室的兩人,讓她渾身不自在。Lily該解決的問題卻比蜚短流長重要許多,期末考迫在眉睫,她有幾個棘手的科目岌岌可危,努力度過被當的危機才是正事,姑且將閒言閒語置若罔聞。

Lily使出渾身解數,總算安然度過難關,接到成績單的她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將下來只要等結業式過後,就能享受悠閒的暑,她和Rose相約要到輪流到對方家中作客遊玩,原先完美無瑕的安排卻被突發的異變打亂。 

自某天過後,Lily開始稱呼Rose「小姐」,而且經常詢問請示Rose是否需要替她處理日常生活的煩雜瑣事。Rose討厭Lily用如此疏離淡漠的稱謂來呼喚自己,糾正了好幾十次Lily還是對著「小姐」「小姐」地叫個沒完,她可以接受別人諂媚逢迎地叫她大小姐、嘲諷挖苦地叫她大小姐、恭敬慎重地叫她大小姐,唯獨不想被Lily以「小姐」之類的詞語來稱呼,好像她是自己的傭人。

 

相處的時間越久,Rose越來越喜歡Lily,也越來越離不開她。待在她身畔就能感受到一股難以言喻的微妙踏實,每當她溫潤如水的嗓音呼喚自己的名諱時總能帶給她某種近似高潮的恍惚愉悅。

她們對某些事情有著不尋常的默契,Lily總能不謀而合地投其所好,適時提供她需要的幫助以及贈送她喜歡的小禮物。為什麼現在她卻不懂自己想以平等的立場和她相處的小小心願?

陪著Rose購物的Lily又叫了戀人一次「小姐」,Lily恭敬卑微的態度惹惱了Rose。夏日的高溫溼熱令人心浮氣躁,沸騰的情緒化成游走全身的憤怒,Rose扔出讓自己後悔莫及的氣話:「我不想理妳了!」語畢,也不顧號誌的紅色警戒,加大步伐,把Lily拋在後頭,Rose陷入的熙來攘往的車流中,沒注意到一輛急馳而過的車子幾乎就要撞上自己。

眼見Rose有生命危險,Lily毫不猶豫地衝上前去博命相拼護她周全。在千鈞一髮之際,駕駛緊急煞車,才沒讓兩人成為輪下亡魂,然而她們還是多多少少受到皮肉傷,驚嚇過度而昏了過去,Rose在意識消逝之前,僅記得的是緊擁著自己的溫暖……

 


 

車禍後,Lily及Rose住在同一病房內。Rose並無大礙,反倒是Lily遲遲不醒。管家Rebecca勸過大小姐先回Scarlet家休息,她可以另外請專人來照顧,卻被Rose一口回絕,理由是「Lily的家人上星期出國旅遊,八月時才會回來」,她不願假手他人來處理她的生活起居,照顧她是她的責任,她有義務讓Lily安然無恙回到家人身邊。

本家位於醫院所在縣市的Alan和Clair,在聽聞學姊出車禍的噩耗後抽空帶著禮物前來探視。Alan盯著Lily蒼白的面容問道:「學姊的情況如何?」

「傷口都癒合了,卻沒有醒來的跡象,檢查兩次也找不出原因…都三個星期了…」Rose的視野頓時迷濛起來,不知怎麼扭轉局勢,她在乾笑的回應中嘗到苦澀的鹹味。

「Scarlet學姊,若有任何我幫的上忙的地方,就打電話給我。我家距離不遠,和醫院只隔兩條街。」向來有點高傲的Rose,此刻像個走失的孩童徬徨無助,Clair無法袖手旁觀。

「謝謝你們特地過來看她…我想一個人靜一靜…」Rose接過寫著Clair手機號碼的紙條,感激地點頭。

她的朋友起身告辭,留給Rose獨處時所需要的隱私空間。她總算明白為何社長的淚水只有她的男友才能止住。憑她的家世,憑她的條件,要再找個戀人絕非難事,身邊的同學們常和情人分分合合、更換對象的情況更是屢見不鮮。她卻不可思議地對Lily Blanc死心塌地。無論管家再怎麼苦口婆心的勸諫也沒用,她就是想待在她身邊,她希望Lily醒來後看見的第一個人是自己,還有她要好好地向她道歉。

再多溫情的慰藉,也無法稀釋淡化難以計量的自責,它像沉沉的鉛塊重重壓在她的心上。停止哭泣的Rose,輕撫著戀人的烏黑青絲,輕抿的嘴角彎成一筆憂傷,自我嘲諷:「我說不想理妳,現在反到是妳不想理我了。」她拿起Alan送來的蘋果,削皮切片,拿一塊貼在Lily的唇瓣上,苦中作樂地道出毫無魄力的威脅:「Lily,妳再不趕快醒來,我就把學弟妹送來的蘋果全吃掉!」平躺於床的女性仍舊毫無反應,只是靜靜沉睡著,唯獨胸部一呼一吸的起伏顯示此人還活著事實。

陌生的景象竄入了Rose的腦海,輪廓湮沒在遙遠記憶中。自Lily住院後,那些影像就三五不時地造訪,飄忽迷離的影像時而迫近,時而悠遠,總在她能掌握全貌前翩然離去,徒留某種空虛的惆悵蔓延心中,她討厭那種感覺,卻隱約確信那是拯救Lily的關鍵,只要解開其中的謎團,Lily就會醒來。可是她解讀不了如纏繞的毛線般紛亂的思緒顯影,也不知該找誰來指點迷津。Rose Scarlet唯一確定的是,她在腦海中看到了青衣與白衣的女人……

創作者介紹

禁断のパンセ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