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羅拉的臣民難得在七虹宮以外的地方遇見出生才一年的紫姬萬紫。武將多肉與食蟲走上前去向女孩打招呼,意味深長地打量了這位王儲後,向她說道:「紫姬殿下,末將有個不情之請。您一點都不像傳聞中那樣弱不禁風,何不以體術與我們比劃一下?」聞言,萬紫只是低聲回應:「本宮沒興趣。芙羅拉禁止無意義的私鬥。」

「原來您是個膽小鬼。紅姬殿下的傷也是六個月前才治好的,兩位王儲身體都不好。看來本國的前途堪慮。」武將故意出言挑釁,萬紫卻不為所動,直到一襲赤衣的女孩自後方跳出來伸出雙臂護在萬紫面前,大聲揚言:「不準欺負姊姊,二對一太不公平了,本宮要加入姊姊的陣營。」千紅的天真爛漫非但沒替萬紫帶來絲毫樂趣,反而讓她憂心忡忡。芙羅拉武將個個訓練有素,絕不是小孩能輕易打倒的對手,要讓她們臣服聽話的方法萬紫清楚得很。

「本宮接受妳們的挑戰,但在那之前,先讓本宮做一件事。」語畢,萬紫走向附近的一顆岩石,拿起披帛向地上揮去,撂起陣陣飛沙走石,待塵土散去後,裂成兩半無辜的岩石倒映在另外三人眼中。原本意氣風發的兩名武將,在驚訝之餘強裝鎮定,向萬紫認錯:「紫姬殿下所言極是,私鬥不是好事,末將受教了。」

「妳們兩個沒事的話就退下,別來擾本宮清淨。」奇異紫眸凜然注視逞強好鬥的武將,不希望與岩石有相同下場的她們以訓練為藉口逃遁離去,留下一對王儲姊妹。

 

千紅走向萬紫,拾起沾染塵土的披帛,慢慢地把它拍乾淨,並且試著弄平其上殘留的褶痕,實際上,她最想撫平的卻是姊姊心中的波紋漣漪。

 

趕走武將的姊姊臉上帶著幾分落寞,對不能以手接觸別人的萬紫來說,想要毫無顧忌地與人扭打在一起是難以實現的奢侈願望。

 

從那天起,千紅發現萬紫總有意無意地替她擋下所有的麻煩危險以及潛藏在沉著異常的個性之下的孤獨寂寥……

 

「千紅,妳對藍妃下此毒手是何居心?竟然故意做出危害其她巫女生命的事。」萬紫聲凌厲冰冷的責問打斷了紅妃的回憶。

「作為一國之君,姊姊對某些狀況視而不見。」紅妃好整以暇地回答,絲毫不把對方的怒氣放在眼裡。

「是,朕故意忽略妳偷偷攻擊藍妃的事情,因為朕不認為妳真得討厭她。」

「本宮不討厭她,但是別人可不一定。」

「千紅,妳指的是什麼?」

「自成婚後姊姊對藍妃寵愛有加,臣民皆知不能去招惹來自外星的巫女。藍妃還是個動物,對沒有戰鬥能力的文官來說,以植物為食的她是個隱患。只要她不具芙羅拉體質,子民絕不會打從心理認同她。姊姊不趁著一年一度的開花期盡早孕育後代讓她變成芙羅拉,卻成天埋首政務冷落藍妃,某些食蟲還在覬覦她身上的動物性蛋白質。姊姊也許是顧慮到藍妃的毛病才刻意逃避生育一事,但全芙羅拉的子民都在期待著姊姊的孩子繼承靛宮以鞏固七虹宮的結界。近來兩起入侵事件已經搞得人心惶惶,姊姊不以排除內憂外患為要務,卻優先考慮藍妃的心情,再這樣下去國王的威信會一落千丈。妳又不準本宮干擾私事,本宮才出此下策。」紅妃冷靜地分析著其中的利害關係,依萬紫的聰明程度一定可以理解事情的嚴重性。

「看來作為一國之君,朕還不夠成熟。不過,千紅,妳還是做得太過火了。在孩子出生之前,朕想心無罣礙地陪著月咲。這段期間政務由妳全權處理,就當作是下毒的懲罰。」萬紫長長地舒了口氣以平復激動的情緒。

「是,本宮遵命。」紅妃爽快地應答後便悄然離去。

 

之後,萬紫除了視察與睡眠之外,幾乎都守在藍宮寢室,觀察妻子日漸隆起的小腹,偶爾休眠中的藍妃還會露出微笑。正當芙羅拉國王享受著與妻子獨處的時光,紅妃卻忙得苦不堪言,連橙妃都自願進日月殿幫忙分擔工作,否則紅妃根本連休息的時間都騰不出來,兩人都在祈禱:希望孩子能平安降生,好讓她們的生活回到常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禁断のパンセ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