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兒童不宜,請勿模仿劇中情節。

 

過了三日,藍妃大致習慣了芙羅拉的巫女生活。除了視察水生、練習靈力法術比較辛苦之外,還算適應得不錯。萬紫在處理政事之餘,都會抽空到藍宮陪她,她感到無聊的時候,就去找橙妃,她本該對這一切感到心滿意足,卻發生了預料不到的事。季香帶她去參觀橙宮的屬地,不期而遇的大臣稱呼季香為……

 

當晚,藍妃氣急敗壞地跑去紫宮興師問罪,一看見伴侶的身影便劈頭直問:「陛下最愛的人是橙妃吧?臣妾聽見有人喚她『橙妃娘娘』。帶臣妾來此只是為了利用。『臣妾』正好可以補藍宮巫女的缺,還能順便讓陛下享齊之福。」藍妃咬緊牙根,雙手緊握成拳頭,像是想抓住什麼,也像是想捏碎什麼,單薄纖細的聲音微微顫抖,細長髮絲覆蓋住秀麗面容。

「橙妃是朕的妹妹紅妃的伴侶。皇族嫡系的妻子被尊稱為娘娘。她不是我的妻子。」面對妻子冷嘲熱諷的指控,萬紫的反應鎮定而和緩,不帶一絲怒意。

「就算不是妻子。陛下不喜歡橙妃嗎?她是個樂觀開朗、人見人愛的女子,比臣妾好太多了。」

「她是個很活潑的小妹妹,我不適合她。她愛的人是千紅。」

「這麼說來,陛下是因為自己不『適合』,才選擇臣妾的嗎?對臣妾一見鍾情也是騙人的?」

「月咲,朕對妳是認真的。」

「本宮不相信!妳也想愚弄我嗎?就跟那些『人類』一樣!」藍妃倏然改變自稱並降低音節,拒絕認同兩人的法律關係。

「月咲,在這等著,朕帶妳去個地方。」語畢,萬紫步向紅宮後折回藍妃身邊,接著帶她到一處人跡罕至的溫室。

藍妃雙手交叉於胸前,想看清楚萬紫想玩什麼把戲,無論她做什麼,她都不會相信她的。

「月咲,在這裡的話,就不會有人打擾了。」萬紫的語調平靜得宛若捲起浪濤前的深海。語畢,她默然交給藍妃一把刀,在她面前寬衣解帶,拿掉靈晶。

 

巫女守則第一條:無論發生何事,靈晶絕對不準離身。循規蹈矩的國王居然自己違反規定,萬紫的行為讓藍妃慌張了起來。

「妳……妳想幹嘛?」藍妃眼前的萬紫一絲不掛,難道她有奇怪的床笫興趣,而且想要對她用強?論體力,她絕對打不過對方,那副柔韌柔軀似乎隱含著源源不絕的力道,她曾聽說過萬紫不但是芙羅拉靈力最強的巫女,也曾做過軍事訓練,普通的戰鬥也難不倒她。縱然藍妃知道靈力用法,目前她也只懂得治癒與防衛技巧,根本就不可能逃出對方的手掌心。

「月咲,如果完全不相信我,就對我處刑。妳手上的東西叫作罪刃,含有菟絲子的劇毒,目前無人能解。想讓我立刻死去的話就刺入心臟,希望我痛苦七天離世的話就割斷手腳。我不會反抗,妳想怎麼樣隨妳高興。」語畢,萬紫跪倒在地,唇角扯開微笑仰望高高在上的妻子,一副準備好從容就義的表情。

藍妃居高臨下地俯瞰她的伴侶,卻一點優越感也沒有,難以形容的異樣騷動讓她心跳加速,她舉起罪刃劃過……

 

--劃過自己的左胸,刀鋒割破衣襟,越過肌膚留下一道淺淺的傷痕,血珠滴落萬紫的裸裎,在冰冷的肌膚上點亮片片足以與黑暗爭鋒披靡的緋紅花瓣。

藍妃將罪刃扔向遠處,忍耐著疼痛,跪地撿起被主人捨棄的紫色靈晶,將它戴回萬紫頭上,此次的口角讓她深刻理解一個事實……

 

--這個人對她是認真的。

 

萬紫沒料到妻子再度作出驚人之舉,她慢慢地移除蔽體衣物,手指緩緩觸摸那道傷痕,拼命壓抑一湧而上的怒氣,連她也搞不懂生氣的對象是自己還是妻子。

「我允許妳砍我,可沒準妳自傷。妳還真是懂得如何整我!」宛若水晶般清澈、如同海洋般深邃的燦紫美瞳射出熠熠冷光,散發出桀敖不馴的王者風範,萬紫的眼神使藍妃彷彿照片中的人物定格在某個瞬間動彈不得,她抿了抿嘴唇低聲道:「臣妾聽不懂,也不想整妳。臣妾只是睹氣罷了。陛下的溫柔讓人很痛苦……」水光潤澤的褐眸溢出了隱忍已久的淚水,萬紫的指尖撫上妻子臉上的兩道激流。

「這是什麼?怎麼『漏水』了?」對芙羅拉而言,脫水是很嚴重的事,極有可能危急性命,萬紫沒聽說過罪刃會導致「漏水」。

「是眼淚,高興或悲傷時都可能會出現。」月咲的解釋把萬紫搞糊塗了,截然相反的情緒卻用同樣的方式來表達,人類是不可思議的生物。初次見到月咲時她帶著笑容,但萬紫卻強烈地感受到潛藏在她心中的傷悲。

「陛下…當真想…死在臣妾手裡嗎?」藍妃喑啞著連自己都嫌難聽的聲音,哽咽地吐出疑問。

「若能從妳手中得到解脫的話好像也不錯。妳是朕最大的弱點,我的性命只會託付到妳一人手上。也許對妳而言很困難。就由我先踏出第一步,邁向彼此信任的開端。」萬紫的話讓某種東西在藍妃心中死灰復燃。

「陛下…對…不起……」胸口的疼痛加劇了,藍妃已然連支撐自己都很困難,頹然倒地,萬紫及時接住妻子,火速帶著她前往橙宮。

 

菟絲子的毒素發作時猶如被萬千蟲蟻啃噬血肉,椎心刺骨的痛楚令藍妃口中逸出頗高的音節,足以讓聽者不忍落淚。纖細柔嫩的肌膚上突兀地冒出一道傷口,病人扭曲糾結的表情讓醫治過無數病人的橙妃也皺起眉頭,顯然這次的情況很棘手,她甚至還得傳喚黃姬秋芬來幫忙。

 

有生以來,藍妃首次嘗到想為某人活下去的心情,諷刺的是,當她體會到這份幸福時,卻覺得自己好像快死了,在死之前有件事她非做不可……

藍妃用力拉扯萬紫的髮辮硬是讓對方的耳朵靠近自己唇邊,以嘶啞乾澀的嗓音,低低地喚了一聲「萬紫」。落入耳中的聲韻響徹在聽者腦中,久久揮之不去。藍妃性命垂危的模樣讓萬紫想起兩人初次見面的場景,當時她奄奄一息地躺在泥地上對著一株小草說話,於是她選擇她當「仲裁者」,她乾脆地殺掉「同類」,她陰錯陽差地愛上了她並將她帶回母星成婚。

 

萬紫忘不了藍妃在地球上蹦跳的身影,她是窅冥昏暗中悄然怒放的奇葩,在點點螢光的簇擁下舞出絢爛的旋律、讚訟生命終結的樂章,其妖冶魅惑的姿態渲染出憂鬱難解的湛藍,宛若深藏於萬紫心中無人知曉的祕密。

「我會…死嗎?」虛弱的藍妃睜著黯淡無光的瞳孔喃喃自語。

「不會的,橙妃說妳沒有芙羅拉的血統,所以她有辦法救妳…」萬紫撥開妻子臉上沾黏的髮絲,然後……

 

萬紫的臉在藍妃的褐眸中逐漸放大,柔軟唇瓣吻上傷患乾澀的嘴吧,僅僅如棉絮般輕輕貼著,沒有更進一步的動作,奇異的暖流傳入她的胸口,與山中遇難時的感覺十分類似,但是效力好像更強,應該是「療癒之術」的一種。

 

幾秒鐘後,藍妃的意識墮入黑暗之中,再也無從得知身旁人們的動向。

 

後記:

喵~~~好恐怖!萬紫跪地仰望藍妃的笑容,好萌又好恐怖!寫文的時候腦海又擅自刻畫圖像。

藍妃的感情總算有點進展了。可是她們培養感情的方法太詭異了,妳們一定要這樣嗎?

對了!紅妃=千紅。貓懶得讓配角一一向月咲自我介紹,貓恨自我介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禁断のパンセ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