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請勿轉載貓的原創小說。貓是很會記仇的動物!!! 此處之創作內容,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團體、事件皆無關。看不清楚教學圖,點進相簿,右鍵把圖帶走,Comicsviewer觀看。http://www.mediafire.com/?5jj9zj02ml5cbc8 百合小說創作集中地,不喜勿入!我沒興致花時間和人互罵,無法接受或無法理解內容者,請自行默默離開,我不需要外行人的馬鹿意見!

游走於正常與失衡臨界點的靈魂,只要出現契機就會步向墮落的深淵……

 

落日西沉,倦鳥歸巢。夕陽餘暉平等的散落大地,給予萬物黑暗到來之前的最後一絲光明,卻照不亮某個女子的內心。女子不知道她的人生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她拖著疲憊的身軀癱倒在泥地上,勉強支撐著僅存的意識。她在山中遇難無人知曉,等不到救援的她恐怕要曝屍荒野了。她拿起手機翻看少得可憐的聯絡名單,考慮著是否該留下隻字片語給某人--在她死掉之前。可笑的是,在這種時候,她連一個留戀的名字也叫不出口。工作狂的父母認為只要給她足夠的物質就算盡到了責任,總是在拿錢給她之後轉身離去;身邊的同事只當她是個「可利用的工具」,藉口將種種麻煩事丟給她處理;至於可以稱之為「朋友」的人類從來就不存在,會自稱為「她的朋友」的人也算不上什麼好東西,他們只想欺負她藉此取樂或者從她身上撈些實質的好處。她只是眾人眼中可有可無、虛無飄渺的存在,她的人際關係在本質上是一種可供娛樂的笑柄,活了二十幾個年頭,居然找不到一個讓心停泊的依靠。她不是個難相處的人,她向來待人和氣,溫柔有禮,卻總是遭人漠視。無論是書藉還是長輩,都宣揚某種理念:真心待人好,別人也會正面回應。然而這套理論用在現實世界根本就不管用,身邊的人只想利用她的善意,在達成目的後毫不留戀將她一腳踢開,他們甚至認為這一切理所當然。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非遭受到「同類」如此冷酷無情的對待?也許她一開始就錯了,人類是沒有良心的生物,倘若她也把「他們」當作一種「物資」來使用,是否會覺得群居生活好過一點?

 

維持同樣的姿勢使女子痠痛,她翻了個身一不小心壓壞了旁邊小草的果實,爆漿而出的汁液宛若鮮血般灑落各處,她緩緩張開略嫌乾澀的唇瓣向小草道歉:「對不起,你的孩子被我殺了。不過,我大概也要死在這裡了,作為補償,我的屍體就給你當肥料吧!哈哈哈……」女子揚起笑容嘲弄自己最後交待遺言的對象居然是一株植物,她一直期待有個人願意好好傾聽她的心聲,但別人只把她當「接收器」說完自己想講的事情後就跑掉了,於是她養成了跟植物聊天的奇異習慣,經常在別人看不見的地方對著綠色生物喃喃自語。她突然懷念起種在家中的盆栽—--她最重要的談心對象,等她不在之後,那些植物大概會因乏人問津而枯萎,但她已是自顧不暇,她希望它們的生命力強韌一點,不要像她這般短命。

 

失去求生意志的女子閉上眼睛,再也不想看這殘酷的世界。乾脆就躺在原地等待死亡降臨,獨自一人死在山裡也沒什麼壞處,起碼她再也不用看見那些「人類」的嘴臉,思及此,女子的唇嘴揚起了開心的弧度,上方傳來奇怪的聲音。她懶得理會,突然有股奇異的暖流傳入她的胸口,蔓延至四肢,虛弱的身子恢復了健康,她慢慢起身,看見眼前有個陌生人。那人穿著中國古裝的樣式的衣服,雙手散發著朦朧紫光,那人沒有說話,女子卻覺得有股不屬於自己的思考流入腦海,似乎有人對她說:「仲裁者就決定是妳了。」這句話讓她莫名奇妙,女子愣愣地問道:「仲裁者是什麼東西?」那人沒開口卻回答了她:「我是來自芙蘿拉的使者,宇宙中的所有植物皆曾是我族子民。我來此調查貴星球的最高智慧體是否值得我族付出生命。太陽系第三星最有影響力的動物叫做『人類』,我想請妳當『仲裁者』判定人類能否珍惜植物直到最後,若妳認為植物不值得犧牲,就打開這東西。」

訊息在女子的腦海閃過之後,那人交給她一個瓶子,正當她疑惑之際,腦內再度響起了聲音:「瓶內是某種寄生植物,一旦開瓶與仲裁者同種的動物全都會死。我給妳三天的時間考慮。若妳不想開瓶,我會在三天後取走瓶子。」聽完說明,女子唇角勾起淺笑低聲說道:「這種事根本不用考慮,我立刻給你答覆。」語畢,她毫不猶豫打開瓶子任由散發螢綠光芒的種子隨風而散,它們彷彿鬼火幽幽飄蕩而去。

 

那人露出駭然表情痴痴地詢問:「他們不是你的同伴嗎?為何要立刻選擇植物?」那人的問題仍舊是以傳送到腦海的形式與女子進行對話,此次他的唇瓣卻好像在囁嚅著什麼,也許是震驚過度忘了兩人無法以普通方法對話。「我和他們從來就不是『同類』,只是很不巧起與他們血統相同而已。你真得是外星人,不懂人類的本質。人類是自私自利的動物,會將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痛苦之上,連同類都能毫不在乎地剝削,他們哪會珍惜其他物種?這種比垃圾更不如的東西根本就沒有存在價值!」解釋完畢,喜不自勝的女子露出了微笑。

 

過了十幾分鐘後,女子覺得有件事不對勁,按照對方的說法,身為人類的自己應該也會死,她質疑那人欺騙自己,她對著那人低吼著:「你是不是騙我?為什麼我還活著?」

「作為媒介的仲裁者本身不會死,我帶妳去確認。」那人搖搖頭,再度將語言傳送到女子腦中。訊息結束,那人一把抱起女子飛向空中,御風而行,帶著她俯瞰都市的景致。人工光源並未如常照耀歸途,它們黯淡沉默地守望著本該繁華的不夜城。人們橫七八豎的倒在地上,身上散發著螢綠光芒,代替路燈照耀著漫漫長夜。

 

那人降落在都市的小廣場上,放下女子。女子的唇瓣扭曲成詭異的線條,渺無人聲的藍色星球迴盪著鬼哭神號的瘋狂笑聲。

「看來你比人類誠實得多了!哈哈哈……」女子對自己一手造成的死亡世界頗為自豪,在街道上四處蹦跳,走進某間店拿出菜刀一把,對著心窩準備刺入,那人卻制止她,並與她對話。

「妳後悔選擇植物了?」

「並不是。我的願望實現了,已經沒有活著的必要。你不會懂的,不!即使是人類也不會懂。討厭的東西消失了,我依然不想留在這世界。」對女子而言,這地方有太多痛徹心扉的回憶,她想逃離此處,尋死是最快速有效的方法。那人反手一拍,打落女子的兇器,隨手撈起她的長髮,挽成一束再以髮簪固定,她被一陣藍光包圍,衣服也改變了。她覺得自己身上發生了某種變化,她聽得懂對方語言了,兩人開始以普通的方式交談。

「仲裁者啊!若想離開此地,隨我到芙羅拉重新開始。」那人向她提議。

「我只是苟延殘喘的軀殼,一具毫無用處的行屍走肉,留我何用?」女子不懂為何現在兩人能了解彼此的語言,她已不在意別人對她的看法,她直截了當地揭露埋藏已久的陰暗心思。

「即使是腐朽的屍身亦能滋養土壤孕育生命,萬物之存在皆有其價值。我對妳一見鍾情,我要妳做我的妻子!」那人面對女子的灰暗想法冷靜無畏,並向初次見面的求婚,還伸出手來等待她的答覆。

 

女子剎時間定在原地,懷疑對方的判斷能力出了嚴重問題,她的外表並不出色,還有精神異常的傾向,難道是芙蘿拉的審美觀與眾不同?她傻傻地盯著相處不到一天的外星人,察覺她有雙與人類截然不同的紫色雙眸,奇異的瞳色彷彿能將人的魂魄吸進去,「重新開始」一句話讓她動搖,甚至忘了思忖自己在陌生星球可能會遭遇比死更痛苦的事情。她搭向那人伸過來的手,回應:「好吧!以後我的人生就由你負責。」

 

那人朝空中丟出一個種子,兩手一拍,種子膨脹成圓球形的太空船,他抱著女子進入內部,帶著地球僅存的人類離開太陽系。

 

 

後記:

喵~~~才剛開始就殺了所有地球人,連自己都想吐槽這什麼超展開……

這隻小受讓貓汗毛直豎……她這算是病嬌嗎?

外星人的一見鍾情是有原因的,以後再來解釋,總之不是看上了小受的外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禁断のパンセ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好看~~~
  • Thank you for the compliment.

    chatenoir 於 2017/06/25 17:00 回覆

  • 訪客
  • 好看~~~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