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霙妃自幼體弱多病,十四歲時身子才日漸好轉,大夫提醒她每日仍需服藥,以免健康狀況惡化。晚間,青衣丫鬟按時給主子送藥,將碗擱在桌上便要離去,卻被一聲叫喚止住了腳步。
「雨兒,妳的臉色不太好。該不會是池邊的男子對妳做了什麼,惹妳不高興了吧?」素霙妃問道。
「沒有的事!那個男子好得很!他還請我吃糕點。」回話的青衣丫鬟不看她的主子,卻盯著桌上那碗藥。
「雨兒,妳在生氣嗎?」一同生活了八年,素霙妃看得出來她的丫鬟不太對勁。
「雨兒豈敢。邱總管有事找雨兒,先告退了,請二少奶奶安歇。」語畢,輕手輕腳地推門離去,卻留下一種狂風暴雨迸發前的隱忍。


喝完藥,素霙妃自行將碗拿進廚房,幾個工作中的廚娘嚇了一跳,略有耳聞,二少奶奶身子嬌弱,該不會是她們所做的飯菜令她的腸胃不舒服,所以她要親自來興師問罪?基於這種想法,心虛的廚娘個個皆不敢抬眼看她,邱總管又在此地尋視工作狀況,輪不到她們開口來招呼素霙妃。邱總管作揖向素霙妃打招呼,旋即問道:「二少奶奶,怎麼不叫雨兒拿過來,還親自跑一趟?」
「無妨,我出來散步順道來此。霙妃倒有一事想拜託邱總管。」
「二少奶奶直說無妨,邱某自當盡力而為。」邱總管畢恭畢敬地回應。
「我的丫鬟雨兒從小到大幾乎不曾離開素府,她可能還不習慣這裡,請邱總管多費點心思照顧她。」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說這句話的人不是邱總管,而是一旁整理柴薪的僕役。
「我跟二少奶奶在說話,小六你插什麼嘴,真是沒規矩。」邱總管吹鬍子瞪眼,不耐煩的態度都寫在臉上了。
「你叫什麼名字?」素霙妃注意到僕役有一雙與青衣丫鬟十分相似的眼睛,不禁對他產生了興趣。
「在下馮小六。」
「你認識雨兒?」素霙妃繼續詢問。
「何止認識!我還是全天底下最疼愛她的親哥哥!白天我還跟她一起吃桂花糕呢!」馮小六自信滿滿地說道,彷彿自己完成了值得世人稱頌千秋萬世的卓越成就。
「白天和雨兒在一起的人是你,不是來路不明的登徒子?」
「二少奶奶好過分!居然說小六是登徒子,小六好冤枉!」
「失言,失言!是霙妃誤會了,小六可別生氣啊!」僕役的孩子氣令素霙妃忍俊不禁。
「聽說二少奶奶很照顧七妹,小六哪敢生氣。」
兩人就這樣將邱總管晒在一邊,你一言,我一語,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邱總管只得無奈嘆息,任何正經八百的談話一旦慘遭馮小六攪局就別想再繼續下去了!也罷,反正他已把二少奶奶的交待記得清清楚楚,多注意一下她的丫鬟就是了!


 

一連十幾日,素霙妃忙著與蕭府的家庭成員培養感情。一會兒陪婆婆段錦玉彈琴習書,一會兒跟著蕭甫仁接待遲來的賀喜賓客,一會兒和蕭成德夫婦談天說地,一會兒陪著兩個姪兒笑鬧玩耍。青衣丫鬟從未見過八面玲瓏的素霙妃,她開始懷疑自己當真了解小姐嗎?昔日內向成性,初次見面還躲在母親身後的素霙妃,現在正如魚得水地周旋於眾人之間,她覺得小姐變了,她感到害怕,眼前的素衣少女與她認識的素霙妃截然不同,小姐要飛向一個她無法前往的世界,而她就要被捨棄了。無法宣洩的不安積壓在心中無法排解,青衣丫鬟與素霙妃獨處時故意稱呼她為「二少奶奶」,她覺得她自小服侍的小姐被蕭家的人搶走了,而且他們還會將她熟悉的素霙妃弄得面目全非。來到蕭府才十幾天,自己的心眼怎麼就變得比針縫還細小?她有聽說過「橘逾淮為枳」,難道她和植物一樣容易受環境影響嗎?她真得無法堅守立場,只當一個支持素霙妃的丫鬟?改變的人不僅是素霙妃,連她也在「那件事」發生之後變得不正常了,終日患得患失,心神不寧,到底該怎麼恢復靜如止水的心態,連她自己都理不出頭緒。
好不容易應付完眾多的賓客親妻,得以喘口氣的素霙妃正站在蕭府大門口替丈夫送行。蕭甫仁為拓展商脈,經常出遠門,跑遍大江南北。
「娘,甫仁此次成行恐要月餘才能回來。」
「出門在外,凡事多多注意。」陪同素霙妃的段錦玉提醒道。
「是,娘。無需擔心。甫仁會照顧自己的。」
「娘子,我不在家的日子恐要委屈妳了。」蕭甫仁轉頭向妻子說道。
「夫君志在四方,霙妃自當支持。還是趕緊出發吧!遲了與人相約的時辰可就不好了。」
「那麼,我走了!保重。」語畢,蕭甫仁帶著一批人手,浩浩蕩蕩地離開蕭府。
蕭甫仁的身影在兩個女子的視線中變得越來越小,段錦玉緩緩將素霙妃的手握在自己略微粗糙的掌中,悠悠說道:「霙妃,想當初老爺在世時,也常常像甫仁東奔西跑。這點妳就多包涵一下!」
「是的,娘。霙妃明白。」說完,素霙妃便送段錦玉回寢室,稍後回到新房內歇息。仲夏的燠熱暑氣以及頻繁的交際應酬可真把她累壞了,還有一件牽掛尚未處理,然則心有餘而力不足,還是趁空檔養足精神,才有力氣解決問題,筋疲力盡的素霙妃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禁断のパンセ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