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請勿轉載貓的原創小說。貓是很會記仇的動物!!! 此處之創作內容,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團體、事件皆無關。看不清楚教學圖,點進相簿,右鍵把圖帶走,Comicsviewer觀看。http://www.mediafire.com/?5jj9zj02ml5cbc8 百合小說創作集中地,不喜勿入!我沒興致花時間和人互罵,無法接受或無法理解內容者,請自行默默離開,我不需要外行人的馬鹿意見!

警告:女女過激滾床單慎入,未滿十八歲請勿觀賞,請勿模仿。不適者請盡速逃離。

爸爸,我們為什麼沒有姓氏?」十五歲金髮少女天真地向中年男人問道。
「我不希望妳被任何東西束縛住,即使只是個姓氏。」
「可是別人都有姓氏,只有我們沒有。」不服氣的女孩嘟著嘴抱怨。
「爸爸只是希望妳能不受拘束,隨心所欲地活下去。」
「長大後,我要和喜歡的人結婚生小孩,如果我和丈夫都沒姓氏的話,小孩也會沒姓氏,就無法證明那個孩子是我的。」
「就算沒有姓氏,那個孩子還是屬於妳的。難道Cynthia不是爸爸的孩子嗎?」
「我當然是爸爸的孩子。」
「Cynthia,有時姓氏是個可怕的束縛。以後,妳可以憑自己的意志選擇姓氏;但相對的,那也表示妳會成為某個家族的一分子,妳必須對妳的姓氏負責才行。」中年男人輕撫著金髮少女的頭頂,似懂非懂的她乖乖地點點頭。此後,她再也沒和父親談論過與「姓氏」有關的話題。

 


 

Erica回復原狀之後已經過了一星期,Cynthia也恢復了精神,兩人總算回到以往的平靜愜意的生活。金髮少女照舊在Erica窩在書房時,陪在她身邊。唯一讓Erica不習慣的是,她的戀人開始看起食譜以外的書。
「Cynthia,妳發現閱讀的樂趣了?」Erica對於戀人的改變有點驚訝。
「算是吧……也許……以前我太過依賴經驗還有治癒之血的能力,我們才會遇到那種事……」金髮少女抬起來頭看著對面的人,語氣透露出幾分自責。
「Cynthia……那件事不全然是妳的錯……」
「發生那種事之後,我才明白這世上也有我的血無法解決的『疾病』,我太天真了……」
「正是因為妳的天真單純,我才能相信自己也能擁有幸福……」Erica的手伸向Cynthia伏在桌上的手掌。
「妳和我在一起,Lawrence家的繼承問題該怎麼辦?」伏在桌上的手掌微微地貼著彼此,像是主人緊靠的心。
「嗯……我也不知道延續這血脈究竟是正確還是錯誤的決定,就讓一切順其然。」
「幸好我們都是女生,如果我們之中有一個人是男生的話,也會生下像熒那樣的孩子嗎?」
「我根本就不敢去想那種事……」Erica輕輕地捉著Cynthia的手,視線望向窗外無奈地搖搖頭。
「Erica……今天的晚餐,我想吃妳做的紅醬義大利麵,好久沒吃到了!」不想再談論沉重事實的金髮少女轉移了話題,她的戀人點點頭,露出心有靈犀的笑容,不再說話,注意力回到手中的書本上。



金髮少女與長髮少女一如既往在互道晚安之後,準備就寢。Cynthia好不容易奪回Erica的感情,今晚她的戀人卻翻身背對著她,讓她感到些許失落。她伸手捏捏戀人僵硬的肩頸處,對方的身體瑟縮了一下,她翠綠的眼瞳閃過一絲了然於心的慧黠,如果她沒猜錯的話,Erica背向她睡覺的理由應該是……
Cynthia慢條斯理的掀開遮蓋姣好身軀的被單,繼續用不輕不重的力道揉捏圓潤的肩膀,在戀人如瀑布般流洩而下的淡紫長髮上落下細碎的吻,直到她在她的撫觸之下漸漸放鬆,她滿意地聽見從Erica喉中叛逃的細微聲響。她的視線移到戀人的身體下方,看見她夾緊的雙腿侷促不安的扭動。此情此景,讓她忍不住牽動嘴角。

「嗯……啊……Cynthia……」Erica在金髮少女的挑逗下,不由自主地發出陣陣嚶嚀,翻身與戀人眼中的蒼翠森林對望。
「想我嗎?」Cynthia的手輕輕撫上Erica胸前的女性柔美,隔著絲綢睡衣,用恰到好處的力道繞圈劃圓。
「嗯……」淡紫長髮的少女害羞得點點頭,任由金髮少女除去身上的唯一布料,讓自己如初生赤子般呈現在她面前。
「Erica,妳好美... ... 」金髮少女並非第一次看見戀人的裸體,但無論幾次,她總是忍不住要讚嘆一番,Erica身上渾然天成的致命吸引力。
Cynthia的唇來到長髮少女的臉頰,在染上淡淡緋紅的頰邊留下一吻。「Erica……幫我脫衣服好嗎?」
保持沉默的戀人,什麼也沒說,依舊習慣用行動來代替回答。她伸手小心地褪下金髮少女身上的睡衣,驚訝得發現今晚對方居然也沒穿底褲。
「Cynthia……妳……」Erica沒想到原來對方也和自己一樣早有「預謀」,頓時被兩人的默契羞得無地自容,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床上找不到地洞可鑽,她只好將頭埋進戀人的胸前,卻沒注意到自己淡紫的長髮像愛撫似地飄盪在戀人白皙的肌膚上,惹來對方一身輕顫,挑逗著與自己同樣慾火焚身的靈魂。
金髮少女發出會心一笑,不動聲色,伸出一隻手臂環繞著懷中的戀人,另一隻手在Erica雪白的胴體上滑行,刻劃著戀人賞心悅目的黃金螺旋曲線,滿意地聽著戀人只為她演唱的天籟之音。突然想起尚未品嘗到Erica美味的雙唇,她伸出雙手捧起她的臉頰,在眼神對峙的瞬間,被她陶醉迷離的雙眸蠱惑,迫不及待地與她柔軟的唇瓣緊密相貼,兩人讓舌尖糾結纏繞,代替主人傾吐著胸中滿溢的情感。
Cynthia的朱唇放開Erica之後,理所當然的來到胸前的高峰,輕輕含住那如果實般誘人的桃紅,一手按摩著被唇冷落的另一處頂峰,閒不下來的另一隻手掌則是覆上戀人神祕的三角地帶,上下磨擦,讓Erica的體溫像是被扔進熱水中的溫度劑迅速上升,她閉上眼睛,微微地弓起身體,發出更尖銳的呻吟聲,盼望戀人盡快填補她的空虛。不久,她感覺到熟悉的溫度總算鑽進她的炙熱裡,戀人的手指像一尾溯江迴游的魚,在她體內溫潤溼熱的海洋泅泳嬉戲,她像隻被寵愛的貓咪發出心滿意足的呼嚕聲。如浪般的快感,一波一波地侵襲著她熱切渴求的靈魂,但她不希望只有自己獨享這樣的歡愉。她出聲向身上的戀人說道:「Cynthia……換個方向好嗎?」

聽見Erica的要求,金髮少女暈紅的臉頰微微發燙,但還是按照她的意思調轉位置,調整成69的姿勢。Cynthia再次低下頭,讓手指回到戀人溫熱的體內,專心地取悅她;躺在床上的Erica一手不規矩地揉捏著Cynthia形狀美好的臀部,一手探進戀人渴望撫觸的體內,像在發崛泉水般反覆將手指送進戀人空虛的甬道裡,上方傳來的誘人嗓音讓她的興致更加高昂,她甚至能夠清楚聽見從自己私處傳來水花四濺的聲響。更令她心情愉悅的是,從她的角度,正好可以一清二楚地看見從戀人體內潺潺湧出的甘霖。兩人在空虛與真實的抽送之間,傳遞著彼此的心意。身體彷彿要回應兩人想要緊密結合的心願,緊緊擁抱著體內那股不屬於自己的外來溫度,就連空氣中也散發著一股曖昧的氣息。

某個靈感閃過Cynthia的腦海,她想和Erica做某件事。她停下動作,緩緩退出手指。戀人突然停頓,讓Erica不知所措。
「Cynthia,我弄痛妳了嗎?」淡紫長髮的少女抽出手指,疑惑得看著上面的女孩。
金髮少女調整位置,讓自己能看見戀人的秀麗面容,她將戀人的淡紫長髮勾向耳後,悄聲說:「Erica,起來好嗎?我想做書上那件事。」

聞言,Erica點點頭,滿臉通紅地從床上坐起,面對她的戀人,伸直雙手支撐著背後。Cynthia以相同姿勢坐在對面,將兩人的四腿交錯堆疊,貼近彼此的炙熱,兩人開始踩踏著深深刻印在身體記憶中的熟悉舞步。

偏心的銀白月光似乎只眷顧兩個女孩赤裸交纏的潔白身軀,像是春日的雨露灑落在兩人身上,成為兩人演出的天然聚光燈。
金色捲髮與淡紫長髮隨著胴體的律動在空中飛揚飄動,留下一道道優美的拋物線軌跡,胸前的女性柔美欣喜雀躍地上下晃動,宛若洶湧的波濤。
反覆磨合的脆弱肌膚緊密相貼,彷彿兩枚失散的貝殼,在茫茫大海中尋覓彼此,完美契合重新融為一體,在似水柔情中自由自在地吞吐呼吸。
雙腿間泛濫成災的思念匯流成一片晶瑩剔透的水鄉澤國,滋潤彼此身上孕育生命的泉源,寄宿其上的毛髮也在歡欣鼓舞的柔波裡擺盪。嬌喘呻吟在萬籟俱寂的闇夜中合奏成最悅耳動聽的二部卡農,如同波浪拍打岩石的水聲不斷地從結合之處湧出,成了兩人舞會的絕佳伴奏,夾帶著女性馨香的汗珠自兩人身上滾落,醉人緋紅霸道地入主兩人的雙頰一路擴散到耳根。下身漸漸綻開的四瓣紅唇在激情磨合間相互親吻,導致兩人飢渴的唇舌也蠢蠢慾動。她們放慢摩擦的速度,更加貼近彼此的上半身,放任靈巧舌尖在空中糾纏,允許唇瓣得以和思念的另一伴緊緊相擁,舌頭探進對方的領域裡,汲取著只與戀人共享的芬芳,吞下尚未誕生出世就化成喉中休止符的音階。一陣熱吻之後,戀戀不捨地放開彼此,牽引著空中銀絲的溼潤唇瓣相識而笑,蔚藍湖泊與蒼翠森林倒映在兩人的眼瞳中,相互輝映,合成一幅令人心曠神怡的景致。在眼神交會的凝望中,無聲無息地傳達著愛情的意念,她們將再次回到舞台上,準備好息休息之後的壓軸演出。重新調整好姿勢,兩人加快了舞蹈的速度, 再次零距離感受著彼此的火熱與悸動,放任身下的紅唇完全綻開輕咬著彼此脆弱敏感的小核,任憑一波一波快感自交合之處襲捲而來,口中不由自主地流洩出一聲聲放浪形骸的呻吟,雙雙墜入令人頭昏目眩的愛情漩渦 ,共同迎向最終樂章的高潮,一起被滔天巨浪般的快感吞噬。

相愛的女孩依偎著彼此,歡愛過後的餘韻仍然在體內低迴,緊貼的顫抖肌膚,還在沈默中努力地傳達著「我愛妳」這件事,落在床單上的淡紫長髮與金色捲髮糾纏不清。
「啊……好累!但是好舒服……好久沒有這樣了……」金髮少女邊喘息邊說道。
「嗯!等下還是洗個澡好了。」淡紫色長髮的少女從床上坐起,準備起身離開。
「等一下,Erica。我也要去。」還坐在床上的金髮少女拉住對方的手腕。
「嗯……Cynthia,我們好像很久沒一起洗澡了。」
金髮少女牽著對方的手,兩人一起步出房間。


 

瀰漫著氤氳水氣的浴缸裡,兩具潔白如玉的胴體若隱若現,淡紫長髮與金色捲髮在水中漂浮。
「對不起,Cynthia妳的生日都過了。結果結婚一事依然沒著落。」
「沒關係,只要完整的妳能回來就好。」
「不行!不能這樣,這是我對妳的承諾。還是……Cynthia,其實不想跟我結婚?」
「我當然願意……」
語畢,金髮少女在戀人的朱唇上落下蜻蜓點水般的親吻,一抹笑容綻放在長髮少女的臉上。


 

Erica與Cynthia站在Sappho教堂中裝飾著香水百合的祭壇前,淡紫長髮與金色捲髮在粉色蕾絲的簇擁下多了幾分如夢似幻的朦朧美感,顯得更加豔麗動人。
金髮少女與長髮少女在說了「我願意」之後,為彼此套上象徵攜手共度人生的戒指,接著掀開對方的頭紗,獻上誓約之吻,交疊重合的唇瓣傾吐著耗費一生的時光也無法訴盡的綿綿情意。
兩位少女在主婚的修女、雙馬尾少女以及褐髮少年的見證下正式結為連理,結合的誓言在迴盪的鐘聲裡婆娑起舞,飄向不知名的遠方。這短暫的一瞬停駐在Erica與Cynthia心中成為永恒。

儀式結束、辦妥登記手續之後,四人回到Lawrence家,坐在庭院中的長椅上休息。
「沒想到結婚要辦的事情這麼多,有點累……」金髮少女說道。
「對不起,Cynthia!」
「為什麼要道歉?」
「因為妳和我結婚的話,就不可能有小孩了。妳曾經說過,想要和心愛的人結合,然後生個小孩……」Erica用帶著幾分歉意的目光看著自己的新娘。
「那只是小女孩的憧憬呀!而且我也不知道自己和小孩能不能合得來呢!我只要有妳就好了……」金髮少女的臉頰泛起了健康的紅暈。
雙馬尾少女意氣風發地從椅子上站起,拍胸脯向兩人說道:「姊姊,妳們不用擔心!如果妳們想要小孩的話,我很健康,可以幫忙多生幾個!」
「別開玩笑了!光是要照顧妳一個,我都快累死了!」褐髮少年面露恐懼之色。
「啊!Bertram,你好過分!你居然這麼說,那我就把肚子裡的第一個小孩送給姊姊們好了!」雙馬尾少女低頭看著自己,一手撫上略微隆起的小腹。
「咦?難道妳懷孕了?」Bertram有點疑惑。
「沒錯!」
「那我得從現在起天天祈禱才行!」褐髮少年露出凝重的神情。
「祈禱孩子的身體健康嗎?」Iris滿心雀躍地問道。
「不是……祈禱孩子的個性像Lawrence小姐一樣嚴謹,別像某人一樣喜歡惡作劇……」語畢,Bertram離開了座位,想要逃離妻子的魔掌。
「Bertram,你真討厭,就不能表現的開心點嗎?」雙馬尾少女又像平常一樣,追著丈夫打打鬧鬧。

少女與少年像個孩子般嬉鬧的景象映在Erica的水藍瞳孔中,她的臉頰不由自主地泛起紅暈,一旁的金髮少女歪著頭問道:「Erica,妳怎麼了?臉好紅,是禮服太厚重了嗎?」
「不是,我只是有點疑惑,Bertram和Iris的年紀明明比妳大一歲有時卻像個孩子似的,個性一點也不穩重。」Erica有點尷尬。
「無所謂,那正是他們可愛的地方!」金髮少女的嘴角漾起笑意,緊緊捉住寫有她新名字的身分證。從今天開始,她的名字是Cynthia Lawrence。她再也不是寄宿的飄泊浮萍,而是這個家真正的一份子。
「也許吧!」Erica露出柔和的目光看著Lawrence家幸福洋溢的景象。
「對了!Erica,改天我們來種些石楠花吧!」
「好啊!也種些雪花蓮,妳第一次送給我的那種花……」

 


 

皚皚白雪籠罩著沉寂的萬物,冰天雪地中Lawrence家的庭院卻斷斷續續傳來樂不可支的歡笑聲。
「Bertram,你剛才偷偷用雪球丟我,我要丟回來,別逃!」Iris邊說邊追著自己的丈夫。
「我先走一步了!」不理會妻子,Bertram故意跑給Iris追。
兩個正在堆雪人玩的五歲男孩與女孩看著父母的幼稚行為,忍俊不禁,發出銀鈴般的笑聲。
「爸爸和媽媽真幼稚!」女孩邊說邊調整雪人眼睛的位置。
「就是說啊!他們就不能學學Erica阿姨和Cynthia阿姨嗎?」男孩附喝道。
「誰知道!」做好雪人的女孩兩手一攤,像個小大人似地嘆了口氣。
兩個端莊優雅身影走出了房子,步向庭院,在夜色中飛揚的金色捲髮與淡紫長髮映著月色替白茫茫的景致增添了幾分絢爛色彩。
「你們別玩了!蛋糕做好了,快點進來吃。」主人一聲令下,在雪中嬉戲的人們全都回到屋內,坐在餐桌前大塊朵頤。

庭院中象徵孤獨的石楠花與代表希望的雪花蓮今晚也在皎潔的月光中迎風起舞、搖曳生姿……

 

 http://chatenoir.pixnet.net/blog/post/129188527-gl%E5%B0%8F%E8%AA%AA-%E8%8A%B1%E8%88%87%E6%9C%88-%E7%AC%AC%E5%8D%81%E4%B9%9D%E7%AB%A0-everlasting-love-%E4%B8%8D%E8%AE%8A%E7%9A%84

 後記:

喵~~~終於看見小花與小月的互攻互受啦!感謝小花與小月替「貝合」做了最佳詮釋。磨豆腐一段隱喻的靈感來自神無月巫女的「秘戀貝」。

本傳寫完了來自首一件事:每次卡文的時候,貓都靠神無月同人本月落日華以及神無月巫女片尾曲來度過缺乏靈感的危機。

「磨豆腐」一段木天蓼味道太強,每次重看,貓都被自己灌醉。

婚禮參考用資料:

http://www.wretch.cc/blog/gogokebin/8915149

 

img483 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禁断のパンセ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禁止留言
  • 陸仁浩
  • 終於完了....結局很好看~!! 期待貓能創造新的傳奇 PS:加油~!!
  • 謝謝!目前想休息一陣子,觀摩一下別人的作品。近日內大概不會有新作。

    chatenoir 於 2013/03/01 14:26 回覆

  • 齊瑄
  • god結局了呀!!!
    超難得有這麼好看合我胃口的小說T.T
  • 嗯!我自己也很捨不得呢!若再繼續寫下去,也只會冒出一些畫蛇添足的東西。所以就讓她們兩個happy end了!
    很高興妳喜歡。若有靈感,我會再寫其他的故事。

    chatenoir 於 2013/04/19 19:01 回覆

  • 宜蓁
  • 寫的太好了,好喜歡的說,期待再出新的作品!!
  • 謝謝。正在努力寫文中!

    chatenoir 於 2014/09/19 20:57 回覆

  • 零落羽
  • 前幾天在網路上偶然找到貓的花與月,寫得真的很棒!我非常喜歡貓獨具美感的文筆,故事也很有吸引力!一看就停不下來了w所以這幾天很努力把整篇看完w

    Erica和Cynthia這對真的~超級~可愛~

    -----
    然後一時腦洞開就畫了她們的圖,當作送給兩人的祝福w
    貓如果不嫌棄的話還請笑納~

    http://imgur.com/X0gvrzg

    ※請原諒我擅自修改了一小部分的人設以及顏色使用
    ※若是讓您感到任何不快,我願意刪除
  • 謝謝!還是部落格的讀者有欣賞文學的慧根啊!我的百合小說就是要追求夢幻的美感。百合會裡盡是一些不懂欣賞修辭的小朋友。

    這真是天大的驚喜啊!我就不客氣地收下了!畫圖很耗時間的。能看見自己的女兒以不同的畫風被呈現出來,也是一種樂趣。
    畫得不錯啊!Erica的頭髮好飄逸,難怪能讓Cynthia如此迷戀。
    修改人物顏色我不介意。不要讓她們上演SM之類的奇怪戲碼就好。

    chatenoir 於 2014/10/21 18:57 回覆

  • 莞夢
  • 可以稱呼作者為貓吧?
    呃…前一個禮拜吧,其實原本是在找百合H文的寫作教學,就找到了貓的部落格,看著那篇教學文,才發覺到寫作時的缺漏頗多,不禁汗顏,能看到貓的部落格真是一大良藥。

    還有啊,在看貓的小說時,令我印象深刻的應該是破鏡, 花與月和芙羅拉吧!

    芙羅拉是我看的第一部,設定蠻新奇的,帶我在奼紫嫣紅, 綠意盎然的世界中,看見最真實的情感。

    不得不說破鏡的結局算是貓的小說裡最為悲悽的了,但是在悠緩而壓抑的古代,霙妃和雨兒的愛戀是溫敦純樸卻也堅若磐石,為「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這句話做了最佳的詮釋!

    花與月則是純淨戀慕的代表作吧,我覺得啦,給予我的感受就像看見在水池邊的芙蓉,花瓣的嬌嫩及其上的露水相互襯托,清新可愛不言而喻。

    呃…在看貓的H文時,總是很害羞,因為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描寫,各種方面。
    在看貓的原創小說前,是在看(寫)同人的,題材再多也就那些了,有點膩吧xD。我覺得寫原創小說的人很厲害!要想出一個完整世界觀, 自行創造人物絕非易事。


    以上如有冒犯之詞請在回覆中告知我,本人將至上最誠摯的歉意,以懇請原諒

  • 可以!我就是一隻投錯胎的貓!
    感謝你如此用心的讀後感,我看了覺得很開心呢!絕對沒有任何被冒犯的感覺。老實說,前幾天收到一句古怪的留言「必須說你文筆蠻差的」,當下我是氣得想封筆,再也不發表任何新作了。看了你的感想之後,我重新考慮繼續寫下去。

    芙羅拉在本質上是「人類跟植物談戀愛」的幻想;破鏡發生在父系社會裡,實在是不太可能讓百合圓滿收場,有時分離更能表達出情感的深度與兩人的羈絆;花與月是第一篇百合之作,筆法比較生澀,人際關係也單純,基本上就是「兩人世界」,現在回頭去看會覺得劇情的架構有點幼稚,確實如你所說,花與月是比較清新可愛的感覺。

    至於h文的描寫嘛…其實有很多英文網路寫手使用的是與我類似的手法,我就是跟他們學的,然後我自己再加上一點中國文學式的修辭比喻。

    絕大多數的同人文都是作者想滿足自己妄想的產物,大多是一些亂點鴛鴦譜的的傻白甜或是SM之類的重口味戲碼,真得很容易膩。
    我也有想過試著寫篇百合同人文,但最後那些寫同人文的點子全都用在原創文上了。

    我從小就愛亂編故事,覺得自行捏造一個時代背景、再置入原創角色的創作方式比較容易融入劇情,也比較容易下筆。使用別人準備的設定反而綁手綁腳,還會擔心角色崩壞的問題,我天生就是寫原創文的命啊!

    chatenoir 於 2016/03/20 19:2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