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十五禁,請勿模仿。


幸福是落是掌中的雪,在感受到的瞬間消彌於無形,徒留冰冷的溫度提醒人們它曾經存在……

光陰荏苒,轉眼間時序已邁入秋季,Erica與Cynthia的約定之日早已過去。金髮少女的眼中只有冬季到來之前的肅殺之氣,沒有秋高氣爽的舒適安逸。呼嘯而過的狂風,如同撕裂肌的利刃,刺入她蕭條的心中。強風捲起宛若她的思緒般紛亂的樹葉,卻捲不走她心中日益茁壯的自責情緒。她的心隨著楓葉被季節咬出一掌血來,徒留無從宣洩、難以癒合的傷痛,漫天飛舞的紅葉發出的簌簌聲響猶如她心中的悲鳴。

褐髮少年與雙馬尾少女為了調查解除封印的方法四處奔走,金髮少女至今尚未收到任何來自他們的消息。她知道不能只是依賴別人,她也必須有所行動才能提高Erica恢復的機率。日復一日,她埋首書堆,尋找能破除禁術的線索,卻毫無進展。已經過了幾個月,她還是找不到讓戀人復原的辦法。只能天天與失去感情的長髮少女朝夕相對,看著她像機械似地重覆日常生活。她不知道這場生命中的風暴平息之後,等待著兩人的究竟是結實纍纍的喜悅,抑或是花摧葉折的惆悵?

基本上金髮少女的生活與以往無異,唯一不同的是:Erica再也不會用如同潺潺水聲般的清脆嗓音呼喚她的名字;Erica再也不會用清澈如水的眼瞳凝視著她;Erica再也不會露出像初開的花朵般燦爛的笑容。就像熒說的一樣,現在的Erica只是一個沒有感情的人偶。無論如何,Cynthia不想放棄,她相信她的戀人總有一天會復原,她們一定可以像之前那樣過著幸福的生活。

 


 

金髮少女閉起眼睛躺在戀人身邊,像平常一樣與Erica同床共枕,卻被手指傳來的溼熱溫度吵醒,她睜開眼睛驚訝地發現枕邊人正在一一舔舐她的手指,一抹緋紅渲染了她的雙頰。她緩緩拿開她的手,柔聲向對方問道:「Erica……妳該不會想要……」

沒有回應。

淡紫長髮的少女只是睜著無神的眼睛怔怔地盯著金髮少女。

Cynthia的視線對上了Erica那雙混濁污穢的眼珠,想要好好疼愛她的心情在瞬間消散無蹤。那是兩灘淤積壅塞的死水,是一雙沒有靈魂寄宿其中的眼睛。她想起了Bertram說過失去感情的破滅之血會按照本能行動,此刻的Erica並非打從心底想要與她結合,只是受到本能驅使才做出這樣的行為。心灰意冷的金髮少女將對方摟進自己懷中,低聲說道:「對不起,Erica。我沒辦法在這種狀況下,對妳做那種事。如果妳不是真心想要的話,一切就沒意義了……」
悄悄占據Cynthia靈魂之窗的朦朧水氣讓她錯過了戀人污濁雙眼中閃過的一絲落寞。

輾轉反側,無法成眠的金髮少女看著窗外的夜色胡思亂想。她不懂為何蒼天要如此對待懷中的善良女孩。命運讓Erica在十二歲時失去唯一可依靠的家人,讓她獨自面對自己的特殊血統,過了六年與孤獨相伴的日子。Erica其實可以選擇憤世忌俗,利用自己的血來向這個世界報復;然而,她卻選擇了躲藏在黑暗之中拒絕一切溫暖與一切希望。她不想再被傷害,更不想傷害別人。Cynthia在陰錯陽差之下闖進了她的生命中,兩人在經年累月的相處中培養出了愛情的種子,卻在這份愛開花結果之前,上天奪走了Erica感受幸福的能力。

反覆襲來的倦怠感與憤恨不平的情緒讓Cynthia迷迷糊糊地進入夢鄉,連綿不絕的物品碰撞碎裂聲卻突然打斷了她原本就極不安穩的睡眠,她起身摸摸床邊,發現枕邊人失蹤,睡意全消的她循著破碎聲響找到了戀人的身影。穿著睡衣的Erica站在廚房將所有拿到手的東西一一往地上扔去,Cynthia慌慌張張衝上前去雙手緊緊捉住戀人的肩膀。
「Erica……Erica……別再摔了……妳會被碎片割傷的……」
淡紫長髮的少女不理會對方的勸告,依然試圖扔掉手中的玻璃杯,Cynthia來不及阻止。

午夜夢迴時分的玻璃碎裂聲聽起來格外刺耳,簡直像是宣告暴雨來襲之前氣勢萬鈞的雷擊。

看見失控的Erica,層層陰霾漸漸在金髮少女的世界裡成形,心力交瘁的她幾乎快要失去繼續守護戀人的堅定意志。
聽見玻璃碎聲的Erica蹲在地上,渾身發抖,手掌撫住耳朵,無意識地喃喃自語:「不要……不要……好可怕……」
Cynthia蹲在戀人身邊,咬破手指,餵她喝血,一手撫上Erica的背,拍打著安撫性的節奏。
「Erica……把藥吃下去……」
淡紫長髮的少女在喝下了對方的血之後,似乎平靜下來,呆呆地坐在原地看著眼前的人收拾殘局。

Cynthia確認地上已無碎片殘留,她領著戀人來到餐桌旁邊,自己也在她身邊坐下。
「Erica……妳還記得嗎?我們第一次一起出門買東西的時候,妳也曾經被玻璃碎裂聲嚇過……」

沒有回應。

Cynthia不死心地繼續說下去,也許只要她再努力一點,就可以讓Erica恢復原狀。
「對了!對了!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情況真是不愉快。我被人追殺……而妳正打算……」

依然沒有回應。

每天每天,金髮少女都對著失去感情的戀人說話,想要藉此喚回她的心。然而,Erica未曾回應過她,她似乎看不見她,聽不見她,她只是她視野中背景的一部分,無足輕重,可有可無。
Cynthia所做的努力與對牛彈琴無異,如今她的戀人活在封閉的世界裡,不論金髮少女想給Erica多少愛情,只要對方感受不到,一切只是徒勞無功。
那種疏離感與兩人相逢時的截然不同,Cynthia徹底被隔絕在她的生命之外,金髮少女懷念起以前兩人剛認識的日子,即使那時的Erica態度異常冷漠,但至少她還會回應她。

戀人始終淡漠的面容無情地撕裂了金髮少女虛有其表的寧靜,日積月累的壓力讓她潸然落淚,喉中的哽咽讓她泣不成聲,再也擠不出一個字。
她已故的父親告訴過她「無論有什麼麻煩,只要笑一笑就可以撐過去」,可是父親卻沒教過她,笑不出來的時候該怎麼辦才好?
她只懂得用光芒來掩蓋傷痕,卻不知該怎麼阻止傷口隱隱作痛。熒最後丟給她的那句話彷彿在嘲笑她似的,幽幽地迴盪在她的腦海中。她確實無法愛一個失去感情的Erica,無法愛一個不會回應她的戀人。
意志消沉的她趴在桌上,不願再看戀人一眼,放任淚水如同傾盆大雨般滑落,她闔上雙眼,拒絕面對殘酷的現實,試著說服自己:她只是在做惡夢,也許明早醒來,她會看見Erica的笑容。

Cynthia拼命回想從前的點點滴滴,想要從中取得一點再次面對戀人的勇氣,殘存腦海中的幸福景象卻反而加深了她的哀淒,她開始像個失去雙親的孩子嚎啕大哭起來,彷彿不把體內的水分哭光她就不甘心。
想要逃避現實的金髮少女耳邊突然傳來陣陣撲通撲通的心跳聲,令她懷念又熟悉的旋律,彷彿在提醒她自己並不孤獨。Cynthia緩緩睜開眼睛,注意到旁邊的戀人將她頭推向左胸的位置,她想起了那天兩人的重要約定,Erica胸中的旋律掩蓋了熒那句「我不信妳能愛一個失去感情的人偶」,Cynthia擦乾眼淚,重新燃起鬥志,她還記得那天Erica是用何種方式消除她的不安與徬徨。

如今的Erica是一個沒有感情的人偶,但即使失去感情,只憑著本能行動的Erica還是會安慰脆弱的她,原來兩人的羈絆早已牢牢刻印在身體的記憶裡,任誰也無法分離拆散。金髮少女無法愛一個失去感情的人偶,但是也許她可以藉由「本能」將戀人的感情奪回來。

下定決心的Cynthia帶著長髮少女抵達初次相見的地點----長滿曼珠莎華的樹林。皎潔月光中鮮紅妖豔的曼珠莎華燒成一片火海,像是要與金髮少女眼中燃起的熊熊鬥志爭鋒較量。她拿出刀片毫不猶豫往自己的左腕上劃出一道傷痕,任憑鮮血汩汩流出。這是她這輩子最大的賭注,她要利用破滅之血與治癒之血與生俱來的羈絆取回Erica的感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atenoir 的頭像
chatenoir

禁断のパンセ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