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女女過激滾床單慎入,未滿十八歲請勿觀賞,請勿模仿。不適者請盡速逃離。

織是個不可多得的美人。漆黑發亮的雙眼炯炯有神,彷彿有星星寄宿其中;柔軟紅唇嬌豔欲滴,令人想要一親芳澤;豐潤飽滿的身材婀娜多姿,宛若維娜斯的翻版。

然而,她的優勢卻並未替她帶來穩定的關係。她總是在愛情中跌跌撞撞,情人換過一個又一個,不是和對方個性不合,不然就是熱情冷卻只得和對方分手。

某天,她看見她的同性好友揚羽和別人接吻,她才驚覺到:原來這輩子自己最想要的,竟是另一個女人的愛。當她發現這份愛戀之時,同時也被打入失戀地獄。

對方早已心有所屬,甚至論及婚嫁。她知道她錯過了告白的最佳時機,埋藏在心底的思念只能像石頭沉入大海,撈不起來,也無人知曉。

所以,她試著投向某個男人的懷抱,試圖遺忘心中的禁斷愛戀。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她甩不掉揚羽烙印在她心中的影子,明知是在自討苦吃,她還是選擇以「姊姊」的身分留在好友身邊。

 

她好友的戀人為了還債,打碎了兩人的愛情承諾,給了她趁虛而入的機會;可是,揚羽表明自己已對愛情死心,倍受失戀打擊的她一蹶不振,織依然無法告訴她埋藏在心底多年的思念。

她知道自己愛不了別人,也許這輩子就維持單身,繼續以「姊姊」的身分守在暗戀的好友身邊。漸漸地,愛情變成她生命中一個遙不可及的虛幻名詞。

她只想繼續當個讓揚羽能依靠的肩膀,能撫慰她疲憊的港灣。織習慣在揚羽面前扮演一個溫柔堅強的角色,就在她向她告白的那一天,她在她面前哭了。

被封印的感情,只因為揚羽簡單的一句話死灰復燃,重啟了她對愛情的希望。織決定要永遠守在她身邊,更不會讓她傷心流淚。

和好友順利交往的織發現了許多她從前不知道的表情,為了看見她更多不為人知的可愛表情,今天織帶著揚羽到海邊約會……

 


 


初秋的太陽已失去夏日高漲的烈焰,溼冷海風在蔚藍天空與萬傾碧波之間來回穿梭,如此舒爽怡人的環境,正適合從事各種海邊活動。
揚羽游完泳後,肚子大鬧空城計,她拿著剛到手的甜筒冰淇淋姍姍走回戀人身旁,一個不留神,腳步踉蹌,差點跌倒。她及時穩住,才沒有跌下去。她慶幸自己沒有在戀人面前出糗,卻發覺手中甜筒的重量似乎變輕了。她看了一下,發現冰淇淋不見了。她歪著頭疑惑地盯著消失甜點,下面傳來戀人的呼喚聲。
「揚羽,冰淇淋在我身上。」躺在沙灘上的織及時解答了她的疑惑。
「不……怎麼會這樣……」揚羽跪在戀人旁邊,仔細端詳她的肌膚。發現有三球褐色物體,在戀人一片白皙的肌膚裡格外醒目。
「嗚……好冰……」消失的冰淇淋不偏不倚落在織的雙峰之間的縫隙,冰涼的溫度讓她全身一震。
「織,我馬上幫妳擦乾淨,等我一下,我去拿面紙。」
「不用了……揚羽,乾脆就這樣把它吃掉……」
「這樣……好嗎?」
「別猶豫了,動作快點,冰會融化。」
「好……我……知道了……」
揚羽吞了一口口水,唾液的份量忽然倍增,她搞不清楚讓自己垂涎三尺的究竟是她最愛的冰淇淋還是身下的窈窕淑女?她彎下腰來,開始舔食落在女人身上的巧克力冰淇淋,品嘗著從未有過的奇特滋味。織隨著她唇舌的動作不時扭動身體,讓揚羽產生一種詭異的錯覺,萬一她不小心把織也當成甜點吃進肚子裡的話,那該怎麼辦?她花了五分鐘將巧克力吃乾抹淨,還給戀人一片雪白的肌膚,冰淇淋一掃而空之後,飽滿雙峰之間的溝縫總算得以重見天日,那片雪白毫不客氣地倒映在她眼中,讓她感到十分難為情。她立刻以手上的甜筒最為藉口,結束視線與白皙谷間的對峙,迅速地將口感酥脆的物體吞下肚,填滿她空虛的胃,順便轉移她對戀人姣好身材的注意力,殊不知某種極待被滿足的渴望正緩緩地占據她的思考。

「揚羽,巧克力好吃嗎?」織一臉平靜,似乎認為剛才的狀況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好吃……織,要不要也吃點東西,我去幫妳買!」揚羽覺得此刻的自己好像有點怪怪的,尤其是在她看著對方的時候。今天,她的戀人穿著一套比基尼泳裝,凹凸有致的身材曲線一覽無遺。
「不用了,我不餓。我剛上岸不久,沒有食慾。」翻身側躺的女人蠻不在乎地說道。
揚羽發現包覆著織胸部的泳裝裡似乎有個突起的硬物,她撫上那塊布料,想要替對方取出異物。對戀人的舉動不明究理,織再次開口了。
「揚羽,妳在做什麼?」織抓住對方不規矩的手。
「好像有東西卡在裡面,我幫妳拿掉!」
「不……不是……那個是……」織越說越小聲,她總不能直接告訴她,那個「突起」是她剛才享用美食的傑作。

天真的揚羽依舊堅持要替織拿掉泳裝裡的東西,她伸出另一隻自由的手,輕輕滑近泳裝裡摸索,未發現小石頭、貝殼之類的小玩意,卻摸到了堅挺突起的紅櫻,那觸感讓揚羽想起了自己先前的行為,尷尬的情緒頓時化作臉上的天然腮紅,她背對戀人,起身走到距離織十步之遙的位置屈膝坐下,雙腿併攏,視線望向大海,希望那片波光粼粼的涼爽景致能替她發燙的腦袋降溫,可是雙腿之間的熱度卻在唱反調,她隱約感覺到緊致體內有液體一點一滴緩緩流出,像在下著毛毛雨,她下意識夾緊雙腿,拼命壓抑不請自來的慾望。

織看著眼前忸怩不安的佳人,嘴角揚起一抹淺笑,猜測對方正和自己渴望著同一件事。她走到揚羽的身後,貼著她微熱的肌膚坐下,故意讓用自己傲人的酥胸貼著揚羽裸露的背部。
身後突然傳來另一股不屬於自己的微涼溫度,揚羽從皮膚的觸感判斷出那股熱源的擁有者。該不會,她的想法被發織發現了?作賊心虛,她的身體抖動了一下,內心祈求著織盡快離開。
天不從不人願,身後佳人挑逗似地上下移動,用飽滿胸部上的發硬的堅挺摩擦她的背部,讓她差點就要發出喘息。好不容易等到對方停下了動作,而她也鬆了一口氣。沒想到,織根本沒有要離開的意思,雙唇輕輕含著她的耳垂,呢喃低語道:「揚羽,我餓了……」
不懂戀人的意思,她回頭想要問清楚,卻在轉頭的瞬間被她吻住,就連抗議的話語也被對方的唇舌給吃了下去。四片唇瓣分離之後,織的視線立刻與揚羽對上,她的眼神裡閃耀著奇異的光采,像是涸澈之魚渴求斗升之水的眼神。
「揚羽,妳看起來秀色可餐……我想抱妳……」
「織……這裡是公眾場所……」揚羽別過頭去,扯斷連繫唇辦的晶亮銀絲,想要迴避那雙漆黑發亮瞳孔中燃燒的激情。
「妳不想要嗎?」
「有點想……可是……」
「沒關係,今天人不多,而且我們不是第一個在這邊做那種事情的人……」織的下巴靠在揚羽的肩上,在她耳邊用氣音說話,溫熱的吐息讓揚羽的理智接近崩潰邊緣。
「難道織看到有人在這裡……」揚羽不好意思說出某個語詞。
「嗯……妳沒聽見嗎?閉上眼睛,仔細聆聽,海風中有特別的聲音……」
揚羽豎起耳朵,果真聽見風吹送過來的陣陣嚶嚀,那道聲響燃起了她心中的火種。
織撥開覆蓋後頸的長髮,輕輕拉扯烏黑青絲,牽動她髮根的敏感神經,溫潤小舌立刻覆上她的頸子,想讓她的顧慮融化在舌瓣與皮膚相親的舔舐裡。然而,從未在戶外做過這種事的揚羽依然介意,根本無法放鬆心情,好好感受戀人的碰觸。
「啊……織……這樣不太好……」
「揚羽……不會有人注意我們,他們有自己的事情要忙。」織不動聲色,悄悄解開揚羽脖子後方繫住比基尼泳裝的帶子。
「可是……可是……我……」
「揚羽,妳猜海浪的聲音讓我想起了什麼?」
「音樂?」
「不是……它讓我想起了妳探索我體內的水花聲響……」
揚羽身後的女人囈語不斷,試圖將甜美禁忌的誘惑滴進她耳中,滲透到她的心裡。慾望火苗燃燒得更加旺盛,燒毀了揚羽的理智線與反抗意識。


織的雙手繞到揚羽胸前,隔著垂掛的布料,按摩小巧可愛的渾圓。
「揚羽……妳常常說自己的太小,很羨慕我……」織拿掉比基尼,將它放進揚羽空閒的右手。
「嗯……織……妳想說什麼……」胸前遭受海風冰涼的侵襲,揚羽的身體抖了一下。
「妳知道嗎?這尺寸剛剛好,正好可以讓我一手掌握,像這樣疼愛妳……」織的手掌掬起戀人的乳房,不時用手指間的縫隙輕輕夾捏興奮的堅挺突起。
不希望有人聽見自己豪放不羈的呻吟,揚羽咬緊牙根,想要阻止煽情的聲音溢出。
「揚羽……不用忍耐,妳會不舒服的。放鬆心情盡情享受就好!」織隨手捉起白沙反覆灑在揚羽的腳趾上,用沙來愛她。
質地細緻的顆粒刺激著的敏感帶的感受讓她無暇再去顧及先前的疑慮,她只想張開翅膀在廣闊的愛情裡飛翔。她開始依照自己的原始慾望行動,任憑誘人嗓音自喉中叛逃。
親密行為極有可能遭人窺視的羞恥感,令揚羽渾身發燙,敏感異常,溼冷海風也無法替她腫脹發熱的腦袋降溫。
「嗚……織……我……想要……嗯……」再也按捺不住,揚羽一把搶過戀人的手,將手指放入口中貪婪地吸吮,暗示她盡快進入最終階段。
「好……妳別急,我知道了。」織攤開手掌,覆上戀人的神祕三角洲,隔著泳褲輕輕摩擦,驅使她主動張開雙腿,發出陣陣喘息嚶嚀。
在沙灘上偷嘗禁果,讓揚羽產生悖德悖禮的罪惡,但也衍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她像是坐在狂飆的雲霄飛車上一樣刺激,劇烈鼓動的心臟幾乎要跳出胸口。
織脫下最後一件布料讓那片炙熱探出頭來透氣,忙碌的手指繼續未完的工作,像在彈鋼琴似地按壓著戀人的私處。
揚羽體內的雨勢隨著織的動作逐漸加大,聚積成潦,匯流成滾滾江河,沾溼了織的手指。


「啊……嗯……織……」織將手指送進揚羽的私處,她開始與戀人體內蠢動的燥熱展開一場勢鈞力敵的廝殺。
揚羽的臀部像是拍打海岸線的浪濤,不由自主地追逐那股撫觸的熱源。潮水隨著時間推移漲高的,割據原先隸屬陸地的領域,淹沒白色沙粒;而她在戀人的撫觸之下,沉淪在被愛的快感裡。
湊熱鬧的冰冷海水湮沒兩人相貼的雙腿,捲走揚羽股間的熱流,卻燒不熄她心中的慾火。她的上半身向後斜靠,戀人一手環著她的腰,一手在她體內衝刺著激情。
她半瞇著眼睛,視野變得朦朧,眼前的汪洋波光似乎也在和蔚藍蒼穹繾綣纏綿,海浪拍打著情慾的節奏,溼潤微風不時吹拂而過,輕撫著她的毛細孔,海灘上的白沙隨著兩人滾動,一切充滿情色的味道。
戀人撫慰她的脆弱、海水挑逗她的神經、白沙撫弄她的敏感、微風調戲她的肌膚,導致她產生了奇異的幻覺:
身後的女人正在愛她,海水愛她,沙粒愛她,微風愛她,藍天愛她,白雲愛她;凡是此刻能感受到的東西全部都在愛她,從來就不知道在戶外歡愛竟是如此愉悅,像是被大自然緊緊擁抱住,與萬物合而為一。


情慾的戲碼越演越烈,揚羽的身體劇烈收縮,壓迫著她的戀人。織的嘴角勾起引人暇思的弧度,她看不見懷中佳人的面容,但她從猶如海浪般狂野奔放的嗓音中判斷出戀人的心醉神迷,想必她此刻的表情一定很誘人。織加速在戀人體內律動,另一隻手逗弄敏感小核,加入滅火陣營 。她正在進行一項捨我其誰的光榮任務,唯有她能平息戀人體內的動亂。她猛烈的攻勢讓揚羽的心思隨著臀部的動作一起騰空,她像是遊走在懸崖邊綠,搖搖慾墜,身後女人對她說了一句咒語,讓她徹底成為愛情俘虜,甘願跌落慾望深淵。強烈快感襲捲而來,她仰起頭來,發出一聲響徹雲霄的吶喊,隨著足以粉身碎骨的高潮劇烈顫抖,織將渾身癱軟的她緊擁入懷,包裹在自己溫柔的氣息中。

 


 

向晚時分,夕暮餘暉的灑落沙灘,渲染出溫馨愉悅的色彩。兩個穿著輕便服裝的女人並肩坐在在海邊。

「織,不知道下輩子我們還有沒有機會一起看夕陽。」
「這輩子的事情都忙不完了,妳已經在煩惱下輩子的事情啦?」
「因為……我的下輩子是屬於某個人的。」
「我知道某個人是誰。但是……現在擔心這種事太早了,而且有沒有下輩子還是個問題。不過,這就是妳可愛的地方。」
「織,妳就別取笑我了。」
「就算下輩子不是戀人,我們還是可以一起出遊。不論是同事、朋友、兄弟姊妹……」
「可是這樣不是很像我拋棄妳嗎?」
「妳已經在煩惱我來生的歸屬嗎?呵呵,我沒關係的。如果真有下輩子,我可能會嫁給某個人,我欠他很多東西。」
織漆黑發亮的雙眼望向海的另一邊,彷彿想要越過那一片茫茫大海,將她的想法傳達給某人。
「那個人是誰?我認識嗎?」揚羽知道某人的身影占據了織的腦海,她嘟起了嘴,一股醋意油然而生。
「祕密。」
「織,妳該不會是在報復我把桃香當成重要的回憶?」
「怎麼會呢?我說過妳可以把交換日記留下來的,可是妳把它燒了。」
「那是因為……」揚羽絞盡腦汁,卻想不出該用何種字彙來明確傳達她的意思。
織的視線再次回到戀人身上。
「揚羽,妳什麼都不用說……我也有難以忘懷的過去……只要這輩子能擁有妳,我已心滿意足……」織的手指輕點在對方的朱唇上。
「織……我……」在揚羽擠出適當的回應之前,對方早已吻上她唇,探入舌頭索求她無言的回應。
「揚羽,該回家了,走吧!」四片唇瓣分離之後,織牽起揚羽的手,兩人起身離開。

夕陽將某對情侶相連的影子投射在沙灘上,沙粒中似乎還遺留著她們今日纏綿的餘溫,海闊天空成了兩人回憶永恒的見證人。
也許再過個幾百幾千年之後,轉生後的她們會再次回到這裡共賞海天連成一色的明媚風光,諦聽微風訴說遙遠時空中屬於某對戀人的故事……

 

 


後記:

喵~~~這次的靈感是「每天多愛你一些」,但是只有開頭兩段和最後一段寫進一點點歌詞的感覺。

  

 

喵~~~這篇的主要目的,其實是要寫篇織的愛情總算苦盡甘來的甜文……(大家都被貓虐得好慘!)

貓想順便挑戰一下在大自然中歡愛,天人合一的感覺。順便玩一玩食物play,可是貓覺得故意把食物放在身體上的舉動有點噁心,所以改成陰錯陽差的食物play。

對了!對了!讀者們千萬別因為激情戲太精彩,就跑去模仿,有違反社維法的風險。

順道一提,織的情趣技巧非常高明,而且擅長用煽情的言語挑逗戀人的慾望。至於揚羽對「那種事情」偶爾有那麼點遲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atenoir 的頭像
chatenoir

禁断のパンセ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