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女女過激滾床單慎入,未滿十八歲請勿觀賞,請勿模仿。不適者請盡速逃離。

 

 

 

自從戀蝶出現之後,馨的生活和往昔沒什麼變化。她依然鎮日埋首花堆,勤於工作;愛找她麻煩的織姬還是會抽空來捉弄她。唯一不同的是,馨漸漸習慣有捲髮女子在身邊的日子。戀蝶會在她清晨醒來之前準備好早餐,然後陪她一起顧店,時間到了她就去煮飯,定期處理煩瑣的家務,讓她能無後顧之憂,專心照顧店內的生意。戀蝶熟悉環境之後,也不再向馨提出同寢的要求。馨知道捲髮女子認定自己是她的戀人,在她的字典裡沒有戀愛一詞,她把戀蝶當作類似朋友、家人的存在。她很滿意這樣的關係,兩人之間十分融洽。唯一令她有些在意的事情是:有時戀蝶還是會忘記,不自覺地用「蝶」來稱呼她。兩人相安無事地度過一年的時光,直到某天發生了馨料想不到的「意外」。

 

捲髮女子像平常一樣穿著馨送的桃紅色浴衣來到馨的房間,想要和她閒聊一下再去睡覺,在走到床邊之前,不小心摔了一跤,手反射性地想要捉住某個東西來保持平衡,自然而然地捉住距自己只有一步之遙的馨,整個人順勢跌向坐在床上的另一個女人,將她壓倒在床上。
「戀蝶,妳沒事吧?」
「沒事……」
「爬得起來嗎?」捲髮女子跌倒時不小心扯亂了馨胸前的衣襟,手掌正好落在微微裸露的酥胸之上,馨希望盡速結束這種引人誤會的接觸。
「嗯……蝶……這觸感和記憶中的不太一樣……飽飽的……」戀蝶無視馨的困擾,貼在肌膚上的好奇手掌隨著馨乳房的弧度彎成杯狀。
「夠了!起來!」不同於剛才溫柔的語調,馨有些粗暴地將對方推向床邊的空位,不再讓對方略微飄忽的重量壓著自己。
「馨?」注意到對方情緒的轉變,戀蝶立刻起身,站到一邊,結束兩人之間的親暱。
「為什麼還要叫我蝶?妳明知我的名字叫作馨。為什麼要拿我和『她』作比較?妳還是比較喜歡她嗎?」馨壓低了聲音,不想讓對方察覺她喉中的哽咽。
「不是的……馨……我只是……只是希望妳能想起我們的事……」戀蝶不是第一次叫她「蝶」,馨不會生氣,只是偶爾會糾正她。她不明白為何今晚馨會這麼不高興。
「前世的『她』對妳真得有那麼重要嗎?」
「這個……我……」捲髮女子不知該如何接話,說不重要是騙人的,即使是為了平息對方的怒氣,她也不想向她說謊。
「那個已然逝去的人到底有什麼好,能讓妳對她念念不忘?在妳面前的人明明就是我。現在倒映在妳眼中的人,到底是『馨』還是『蝶』?」
「馨,為什麼要這麼說?為什麼要否定我深愛過的人?妳根本就不懂當初我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離開妳的……」戀蝶沒想到馨居然這樣否定前世,那段對她而言意義非凡的模糊記憶。
「別說了!妳乾脆離開我,去找那個叫『蝶』的人好了!」
「馨,妳是什麼意思?」
「戀蝶……我討厭妳……」這句話讓捲髮女子傷心欲絕,她頭也不回轉身離去,丟下另一個跟她同樣痛心疾首的靈魂。

 



捲髮女子,連衣服也沒換,穿著略微散亂的浴衣走在夜闌人靜的街頭,淚珠像是要與夜空的繁星較量,在街燈的照射之下散發著光輝。為什麼馨對她的心意置若罔聞?為何她要否定那段對她而言彌足珍貴的回憶?難道只有她一個人期待著能夠再續前緣嗎?身後傳來一聲與寂靜深夜極不相襯、精神抖摟的呼喚聲。
「戀蝶,這麼晚了還一個人出來閒晃,很危險!」捲髮女子轉身,另一位身著浴衣的女子出現在她面前。
「織姬……妳在這裡做什麼?」捲髮女子一副垂頭喪氣、了無生氣的模樣,像是即將枯萎的花朵。
「我睡不著出來散步,妳的浴衣好亂,雖然這樣看起來很誘人……不過這種模樣只能和愛人分享……」織姬伸手將像戀蝶的心一樣混亂的浴衣重新穿好。
「織姬……我好羨慕妳……妳和光一在一起好像很快樂……」捲髮女子伸手擦掉臉上的液體,然而發紅的臉頰卻不打自招,承認主人心緒的狀況。
「怎麼突然說這個?妳和馨的事情不順利嗎?」織姬一眼就看出悶悶不樂的戀蝶有心事。
「我們吵架了……起因是我叫她『蝶』……」
「所以呢?妳要放棄了嗎?如果妳真得這麼沒毅力的話,我就不把『揚羽』還給妳,『桃香』。」
「織姬,為什麼叫我『桃香』?我也不認識叫作『揚羽』的人。」戀蝶覺得這兩個名字有點耳熟,但她確定她不知道那兩個人。
「那是妳們前世的名字。戀蝶,告訴我,和妳住在一起的人是誰?」
「馨……」
「那就對了!這就是我曾警告過妳別叫她『蝶』的原因。即使是同一個靈魂,死去的人也不會復活。誰都不想成為某人的代替品。如果我叫妳『桃香』,妳也會覺得怪怪的,對吧?」
「織姬……」
「戀蝶,馨……她不相信有前世今生這種東西……小學時我曾經向她說過前世的事,也向別人說過。他們全都賞了我一個白眼,認為我有問題……」
「也許這種事本來就不會有人相信。想要與馨破鏡重圓大概只是我的妄想……」
「不,只要願意努力的話,她一定會理解的。光一是第一個相信我能力的人。」
「織姬上輩子和光一也是情人嗎?」
「算是吧!我和他交往過,但我卻愛著另一個人。」
「妳告訴過他這件事?」
「是的。其實我們兩人有婚約,我十五歲時才見到他,不經意看到了他的前世。原先,我很排斥這種被安排好的婚姻。某天兩人私下相處時,我告訴了他我的想法以及上輩子的事,結果光一這麼對我說了:『我不會依賴婚約,我會努力得到妳的心,讓妳心甘情願嫁給我。』原本,我想拿前世的記憶讓他打退堂鼓,沒想到反而激起了他的鬥志。當時,我還告訴他:『這輩子別再給我傷害你的機會。』誰知光一居然毫不在意,他說:『上輩子是過去式,讓我們重新開始。』」
「織姬,妳過得幸福嗎?」
「當然!戀蝶,妳也差不多該擺脫前世的束縛了,過往那段纏綿悱惻的愛情,也許令人難以忘懷,但一直被過去束縛住對妳也不好,妳該讓自己解脫了……」

 



少了捲髮女子的房間顯得有些空曠寂寥,千頭萬緒紛擾著毫無睡意的馨。她不知道自己為何暴跳如雷,也不懂自己為何要忌妒一個根本就不存在的人。只是隱約覺得很久以前兩人也曾經這樣爭吵過,她好像並非第一次對戀蝶說「我討厭妳」。她的目光停留在液晶螢幕上的網頁,隨性瀏覽,想要藉此甩掉猶如鉛塊般沉在心底的煩悶。某個部落格上的圖片吸引了她的視線。網頁標題上寫著「初戀日記」,旁邊的圖片是一隻紋理繁複的黑色蝴蝶停駐在一朵綻放的粉紅桃花,宛若她夢中的景象。她並非是個喜歡挖人隱私的人,卻有個聲音告訴她,這個地方與她關係密切,非看不可。她點開部落格中唯一的文章,上面寫著:

 

我將這一生最珍貴的回憶存放於此,這份感情深深烙印我心。
也許我們的愛讓上天紅了眼,命運將我與她硬生生扯開。
她嫁給了某個男人,之後的我也選擇了另一個人的懷抱。
她將屬於我倆的回憶交付到我的手裡,聽任我的處置,
最後,我選擇焚毀紀綠作為對愛情的悼祭。
對我而言,她已然是個遙不可及,只存在於夢幻中的戀人;
她留下了最後的約定,我決定將這段往事交付給未來的我們,
因為我相信無論來生的我們相隔多遠都一定能再相見……
就由後來的人,來彌補這份殘缺的愛情,接續這段未完的故事……

 

網頁的末尾是一段網址,馨想要點進去察看,卻冒出輸入密碼的要求。她起先有些焦躁,甚至感到有點失望,她的手指卻無意識地敲打著鍵盤,不可思議地成功闖入那本相簿。相簿裡是一大堆筆記本內頁的掃描圖檔,馨一一點開察看,像是一個極欲想要找出事實的偵探,仔細地探求其中的線索。她並不知道究竟想要什麼,想要知道什麼,只是一股沒來由的衝動,驅使著她一張張向下閱讀。馨的腦海隨著圖片的筆跡上演著一幕幕看似熟悉卻又陌生的畫面,那對戀人看起來是那麼地朦朧虛幻,卻又活靈活現 ,喚醒了封印的思念,她顫動嘴唇低喃著某個她深愛過的靈魂,雙眼由於內心的衝擊,漸漸汨沒在一片溼潤裡。最後一張圖片上的話語,讓馨的失控的眼淚徹底決堤。

 

今生無緣,來生再續。這輩子請妳忘了我,飛向下一個能讓妳幸福的懷抱。無論我身在何處,都會為妳的幸福祈禱。

 

那就是她最後的隻字片語。簡短的文字裡,卻承載著一份刻骨銘心的情感,充滿著如同和煦的陽光般的溫暖。她腦海中浮現了某個捲髮及肩女子的身影,那個女人徹夜未眠,耗盡整夜光陰凝視著她的睡容,在天空泛白之際,與熟睡的她吻別,踩踏著冰涼的空氣悄然離去。馨怎麼會忘了呢?忘了這麼重要的一件事?原來有個靈魂對她竟是如此執著,不惜背負過往撕心裂肺的思念,穿越時空,只為了再次與她重逢,她一直以為自己是個獨立的個體,殊不知自己在等待某個人。她依照約定前來,她卻用冷言冷語嘲諷她的一片痴心,丟下她一個人背負肝腸寸斷的辛酸記憶,甚至還想狠下心來否定這一切。悔恨懊惱的馨衝向戀蝶的房間門前,拍打著無溫的門板,卻等不到一聲回應。失去耐心,她猜測捲髮女子可能在生悶氣不想理會她,她索性自行開門闖入,裡面卻沒有她熟悉的身影。馨想起了戀蝶多愁善感的特質,一時之間心慌意亂,手足無措,像發了瘋似的橫衝直撞,四處尋找伊人,卻遍尋不著。她顧不得身上凌亂不堪的布料,直接衝出家門,卻被一個身著浴衣的女子捉住手肘。
「馨,莽莽撞撞成就不了任何事情……」織姬口吻平淡地說道。
「別攔我,戀蝶不見了,我要去找她……」馨沒好氣地向青梅馬回嘴。
「妾身漏夜來訪,正是為了物歸原主……」
「織姬!別再尋我開心了,桃香她……不,戀蝶她可能……」馨用力緊捉著織姬的衣袖,她知道那是馨極度慌張時才會出現的動作。
「好!好!好!妳先冷靜一下,她就在我後面……妳還真是欠人照顧……」織姬用手掌輕拍了一下馨的額頭,移動站立的位置,好讓馨能看見她身後的女子。
「馨……」捲髮女子探出頭來,允許對方的身姿倒映在彷彿深秋落葉的褐色眼波中。
「馨,妾身已牽好妳的姻緣線。至於這條線是否牢固,就看妳的選擇了。妾身先告辭了!」織姬將戀蝶推到好友面前,轉身離去。
「對不起……戀蝶……」馨將那抹夜幕中飄搖的纖細身軀摟進懷中,像是要將她揉進體內,彷彿不這麼做懷中佳人隨時會煙消雲散。
「馨……我……」對方的擁抱猶如冬衣般厚實、沉重、溫暖,讓捲髮女子頓時忘卻了想要說的話。
「我想起來了……我們是……」
「真得?」戀蝶原本無精打采的深褐眼瞳閃耀出宛若晨星的點點光輝。
「嗯……」馨點點頭。
「馨……我可以跟妳一起睡嗎?」

 



兩名女子坐在雙人床上,穿著天藍色浴衣的長髮女子一手撫上對方的臉頰,緩緩滑向捲髮女子的下巴,輕輕抬起她的臉龐。
「戀蝶……讓我好好看看妳……」馨看見她眼瞳中對自己深深的依戀,以及倍受思念折磨所留下的憔悴。再加上淚水的洗禮,使得那雙眼眸顯得更加嬌豔欲滴,楚楚動人。
馨的雙手滑向覆蓋著胸前的桃紅色衣襟,褪下浴衣讓一對香肩掙脫布料的束縛,鬆開纏住纖纖細腰的帶子,輕手輕腳的動作像是在拆封一份世間少有的禮物。除去所有衣物之後,捲髮女子總算完整呈現在她的面前。
「好美……」馨忍不住讚嘆道。
她的雙手撫上戀蝶的白皙,在其上來回游移,手指輕柔得像是在照料難以癒合的傷口,讓捲髮女子發出的引人遐思的喘息,而她的視線從未離開過她身上。
「嗚……馨……我也想……看看妳……」戀蝶伸手扯下天藍色的浴衣,褪去裝飾戀人的布料。
裸裎相見的兩人情不自禁,雙唇愈靠愈近,唇瓣試探性地貼近彼此。馨不確定該如何進行下一步,直到戀蝶的溫潤小舌滑入她的口中,打斷她的遲疑。捲髮女子的舌尖靈活地在她的領域內活動,在空虛之間探索著只有兩人才知道的東西,馨像隻在屋頂上享受陽光的貓咪發出舒適的呼嚕聲,一手環繞她的腰讓她更加貼進自己,一手繞到後方輕輕揉捏戀蝶的上背部。戀蝶的唇瓣時而淺吻、時而深吻、時而放開、時而貼近,簡直像是一朵風中搖曳招引著蝴蝶的豔麗桃花,欲擒故縱的作法,惹得長髮女子心癢難耐。

 

馨再也按耐不住,她輕輕地將捲髮女子推倒在床上,手掌揉捏著她堅挺飽滿的渾圓,朱唇延著白皙脖子的曲線烙下一片片形如花辦的寵愛印記。未經人事的羞澀身體,禁不起如此溫柔的對待,捲髮女子的身體開始發出慾求不滿的抗議,發熱難受地泛起胭脂的色彩,誘人音符不斷溢出喉間 。
「唔……嗯……馨……快點把我……」戀蝶知道她燥動的身體想要更多,而唯有這個碰觸她的女人能滿足她的渴求。
長髮女子的手終於來到靠近花心的位置,調皮的手卻遲遲不肯光顧神祕的三角地帶,只是在大腿根部的脆弱肌膚來回撫弄。過了數分鐘之後,手指總算探進大腿內側的溼潤部位,令所有女人又愛又恨,欲仙欲死的快感中樞。
馨一手輕輕梳理著沾滿愛液的毛髮,一手撥開私密花辦,舌頭探進花叢間親吻輕舔敏感的粉紅色,惹來戀蝶一身輕顫。
「馨……唔……我……想要……」快感的侵襲讓捲髮女子無法適當地表達她的意思。
突然感到異物緩緩入侵體內的不適感,戀蝶忍不住在呻吟之間發出類似疼痛的叫喊。長髮女子對這種事沒有經驗,相關知識完全來自書面資料,戀人的內壁十分緊致,她知道此刻捲髮女子已準備好接受她,她氾濫的私處渴望著她的臨幸,她需要做點事情,來轉移戀人初嘗禁果的不悅感。她覆上她的唇辦,舌頭探入戀蝶的口中吞下她不適的叫喊,手指仍舊在她的洞口徘徊推進,在愛液的引導下成功探進戀人體內。空虛被滿足的瞬間,捲髮女子緊繃的身體稍微放鬆,發出一聲滿意的嘆息。然而,手指只是安分地待在她溫熱的體內,再也沒有後續動作。
「戀蝶,還會痛嗎?」馨離開對方的唇,充滿憐愛的眼光投射在捲髮女子身上。
「啊……不……不會……可以動了……」戀蝶勉強擠出回答。
得到戀人的允諾,馨的手指開始在她體內緩緩律動起來,像一般海中小船乘風破浪,展開了一場驚險刺激的旅程。在體內的溫熱海洋航行的手指帶給捲髮女子一波一波難以承受的強烈快感,腦袋裡一片空白,只剩下眼前戀人的影像,以及自己嬌滴滴的喘息聲。
已經掌握讓戀人舒服絕竅的長髮女子,加強了她的攻勢。她的唇舌在戀蝶胸前的粉紅頂端反覆劃圓,手指隨著湍急水流浩浩蕩蕩地往更裡面探索,深入戀人體內的快感樞鈕,輕輕按壓,讓捲髮女子的呻吟提高八度。這種熟悉的溫存所帶來的踏實感,令戀蝶不禁流下晶瑩淚珠,她的人、她的身、她的心、她的魂居然如此地想念另一個靈魂。私處像是要與淚水爭鋒般不斷湧出透明清澈的甘霖。而撫慰著她的戀人,像是在品嘗高級美食,細細地舔掉汩汩流出的花蜜。

 

「唔……等等……停下……」在高潮來臨之前,她捉住長髮女子要她停止動作。
「戀蝶,怎麼了?會痛?」馨戀戀不捨地慢慢退出手指,吃下殘留其上的愛情滋味。
「不是我想跟妳一起……」戀蝶伸手扯下馨的底褲,將它褪至戀人的小腿。
「要怎麼做?」
「我來教妳……妳先把底褲拿掉。」
「然後呢?」移去礙事的布料之後,馨怔怔地看著躺在床上的捲髮女子。戀人身體上猶如初開桃花的嫣紅色澤令她神魂顛倒。趁著長髮女子發呆之際,戀蝶從床上起身,將對方壓倒在床單上,等到馨回過神來時捲髮女子早已調整好位置。戀蝶和馨面對面,以跪姿騎在她的身上,兩人的四條腿交錯相疊,形成讓長髮女子無法理解的奇特姿勢,她懷疑戀蝶該不會要練習瑜加之類的運動,可是兩人的私處緊密相貼,應該做不了劇烈的動作。
「馨……我要開始了……」捲髮女子抬起戀人其中一條腿,將她的腳架在自己肩頭上,這動作讓馨的花心門戶大開,即使戀蝶看不見,她還是覺得尷尬。
「戀蝶……可不可以放開我的腳……這姿勢……很令人害羞……」長髮女子注意到她的臉頰溫度似乎升高了許多。
「馨……妳的臉也好紅……那裡也好熱……好濕……」捲髮女子拿起肩膀上的玉足,時而輕含,時而舔吻戀人的腳趾,讓馨發出尖銳的呻吟。出乎長髮女子的預料之外,對方竟然比自己還要了解她的身體。戀人天真的發言,讓她無顏面對自己的慾念,乾脆選擇閉上眼睛。玩夠了戀人的腳,捲髮女子向前扭動著腰身,撫摩著戀人最脆弱的部位。緊密相貼的私處彷彿吻合的符節,契合得天衣無縫。柔軟與柔軟時而緊靠時而分離的親暱舉動,帶給兩人陣陣酥麻的快感。馨勉強睜開眼睛,看著壓制住自己的戀人。桃紅點綴著她如雪般蒼白的冰肌玉膚,用敏感撞擊著自己的她宛如風中翻飛的花瓣,踩踏著曼妙的舞姿。長髮女子覺得此刻舒服的感受就像躺在青草地中,沐浴著柔和的陽光,享受著溫暖的微風,令她心曠神怡,即使是在微冷秋夜裡也能看見春暖花開,群蝶紛飛的美景。她的胸中激起了洶湧澎湃躁動,令她分不清這股激盪的情緒究竟是來自現在結合的兩人還是那對遙遠時空中情深緣淺的戀人。塞滿心中的感動化作眼瞳中的瀲灩水光;雙腿間熱切溫潤的思念聚集成一片汪洋;無處宣洩的情感總算找到了出口。像凋零花瓣散落在空中的嬌喘呻吟邁入了最終樂章,空中糾纏的兩道尖銳嗓音宣告著演出的終結。捲髮女子倒在馨的身上,純潔無垢的淚再次占據兩人秀麗的面容。前世遺留的傷痕終能結痂癒合,再也不用感受流血般的痛楚;上輩子無法相守終老的缺憾,在這一刻得到了彌補滿足。
「我愛妳……」兩人不約而同在哽咽中異口同聲說出這句話。
「這次,無論發生任何事,我都不會再離開妳了……馨……我的揚羽蝶……」戀蝶的手指擦拭著長髮女子的眼淚。
「嗯……我也不會再讓別人把妳帶走……我專屬的桃花……戀蝶……」馨輕輕捉著那停駐臉上的白皙手指。
她們拉起被單覆蓋筋疲力盡的胴體,兩人在彼此溫度的包圍與守護中滿足地沉沉睡去。

 

於是,重逢的桃花與鳳蝶總算真正踏上了彼此故事的開始,延續她們未完的人生,再次分享著相同的夢境……

 

 http://chatenoir.pixnet.net/blog/post/111566051-gl%E5%B0%8F%E8%AA%AA-%E8%BF%B4%E6%97%8B%E6%9B%B2-%E6%9B%B2%E7%9B%AE-%E4%BE%86%E7%94%9F%E7%B7%A3-%E4%B8%8B-%2818%E7%A6%81%EF%BC%8C%E9%81%8E%E6%BF%80h%EF%BC%8C

 

 

後記:

喵~~~這次的歌。

 

 

喵~~~原本打算一章解決的,卻寫了三章。前世今生故事果然不能太短。

上篇開頭很歡樂,中篇也還好,氣氛不太悲傷,不知為何到了下篇,「虐心」成分又大量冒出,貓實在不會控制。

寫到「今生無緣,來生再續」一句,貓莫名奇妙地哭了(曲目零也哭了),花了三分鐘掉眼淚。好不容易撐到激情戲末尾,又花了五分鐘來哭,一定是貓太入戲了!

寫文時必被主角百分之八十以上附身的下場……(附身有百分比的典故來自通靈王,貓漫畫看多了……)

 

這回再次挑戰tribbing文,與上次不同的是,這回是兩情相悅的結合。不知能否拋磚引玉,誘惑其他百合寫手們跟進,一起用文字來展示磨豆腐的美感。

貓對此種題材,仍舊很是飢渴,慾求不滿啊!只好自己替自己滅火。長期的乾旱飢荒啊!tribbing文好珍貴!

tribbing明明就是GL之間最有代表性的激情戲,可是幾乎沒人願意寫……唉!貓只能躲在陰暗角落無奈地嘆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atenoir 的頭像
chatenoir

禁断のパンセ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