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請勿轉載貓的原創小說。貓是很會記仇的動物!!! 此處之創作內容,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團體、事件皆無關。看不清楚教學圖,點進相簿,右鍵把圖帶走,Comicsviewer觀看。http://www.mediafire.com/?5jj9zj02ml5cbc8 百合小說創作集中地,不喜勿入!我沒興致花時間和人互罵,無法接受或無法理解內容者,請自行默默離開,我不需要外行人的馬鹿意見!

目前日期文章:201407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警告:女女過激情節慎入,未滿十八歲請勿觀賞,請勿模仿。不適者請盡速逃離。

男子漢大丈夫做事該當乾脆俐落,蕭伯彥卻像個未嫁的女子扭捏不已,在段家布莊前佇足良久,遲遲不邁進大門。三日前,他與段老闆一見如故,很是投緣,暗忖也許這樁「生意」談成的機會並不渺茫,他深吸一口氣後,邁開大步,跨入布莊走向段老闆。

文章標籤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喵~~~古裝配色好難……之前那張太慘烈了,重畫之後總算比較像樣了!

background 字2    

文章標籤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甫仁哥哥……你這樣…人家…啊…受不了……啊…」女子的語調嬌弱甜膩。

「抱歉,霙妃。我會再小力一點……」男子軟語呢喃,試著安撫伴侶。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翌日,段錦玉一夜無眠,精神不濟。她派丫鬟小綺跟蹤素霙妃主僕,回報結果是兩人相處方式沒有異常。好不容易等到蕭甫仁回家,卻覺得此事該在夜晚談論,畢竟家醜不能外揚。

是夜,月華如水,銀河流淌,聚集在段錦玉房內的四人卻毫無賞夜的閒情逸致。桌上燭火,將段錦玉的臉映出稜角分明的輪廓,替其溫婉的面容增添幾分莊嚴之感。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寄宿紅衣女子的無事可做,閒暇之餘便是去騷擾蕭甫仁或者藉種種理由找素霙妃麻煩。她去找蕭甫仁時,他總拿照顧體弱多病的妻子當擋箭牌;而素衣女子對她的小把戲等閒識之,經常保持沉默等著旁人替她解圍。不論做何事,總是自討沒趣的柳芊芊,意興闌珊地踱步到下人的住所,無意間發現青衣丫鬟的住處,霎時間靈光乍現,某計策在腦中緩緩成形。既然素霙妃像水似風般再怎麼攻擊她也沒反應,不如改從她身旁的人下手。

翌日,段錦玉心血來潮想戴上蝴蝶簪卻遍尋不著,連她的貼身丫鬟小綺也不知飾物去向。主僕二人發愁之際,柳芊芊正巧來訪,她手拿一條白帕,聲稱要找姨娘學習刺鏽,見段錦玉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佯裝驚訝地關心道:「姨娘,您怎麼了?緊張兮兮的。」段錦玉迫切激動地抓著柳芊芊說道:「那支好友相贈的金簪不見了!找不到。妳有瞧見它嗎?」紅衣女子輕點朱唇,思索了半晌後,說道:「我今早好想在某人那裡有看到。」聞言,段錦玉加深了力道,像是抓住了浮木,害得柳芉芊有些發疼。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情愛乃天羅地網,深陷其中便是插翅難飛,但既是兩情相悅縱然萬劫不復也再所不辭。興許是為了彌補無法成婚的遺憾,抑或是單純的肉慾,素霙妃主僕兩人只要逮到機會,便裸身纏綿,在情海中浮沉,在慾望中迷失,飄飄然不知其歸途,確信終點絕非孤身一人,所以會義無反顧地向前邁進。她們的關係僅為闇夜曇花,在不見天日的幕色之中開至荼靡,許以這份愛渺渺幽香,縱然是驚鴻一瞥亦要在觀者心中刻下模糊記憶。

丫鬟頻繁來往小姐閏房是司空見慣的事,旁人只當素霙妃身子孱弱,故需要有人隨侍在側以應便突發狀況,殊不知一場春色正在門扉後默默上演,而雨兒是名符其實的「貼身丫鬟」。雨兒知道自己並非霙妃的發洩對象,撫摸著她身子的手總帶著萬般呵護與憐惜,即便是主子輕佻戲謔的言辭也不令她心生厭惡。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警告:女女過激滾床單慎入,未滿十八歲請勿觀賞,請勿模仿。不適者請盡速逃離。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素霙妃在心中慨然嘆道。她喜歡撫弄琴弦,更愛彈奏她的身體。雨兒在情慾中隱忍的輕呼低鳴乃為百聽不厭的天籟之音,此曲僅為她一人獨享,也只有她二人才能譜出如此扣人心弦的音調。儘管雨兒總是從不碰她,抱得美人酣暢入夢亦是樂事一件。

是誰說過春宵一刻值千金?萬灌家財也買不起一個人的真心,金山銀山更不可能交換與情人綢繆、靈肉結合的歡愉。流連青樓的公子哥們往往迷失在肉慾橫流中不自知,永遠都在追求下一個面貌更為姣好的女子,殊不知唯有真愛的肉體糾纏才是最為銷魂蝕骨的感受,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千霞音對於在意的事物有著不亞於孩童的任性執拗,偶爾也會作出令旁人啼笑皆非的驚人之舉。身為閏中密友,段錦玉對她的習性瞭若指掌,猜曉她出了大廳的下一步舉動興許是獨自前往她的住處翻箱倒櫃,她先一步回房靜待。果不期然,千霞音當真在藏玉閣外躡手躡腳地躊躇徘徊,眼見主人端坐屋內,好整以暇地等著丫鬟替她重新弄好髮髻。找不到空檔獨自入內的千霞音趑趄不前,好不容易憑藉模糊記憶找到舊友的閏房,卻敗給了段錦玉料事如神的聰慧。千霞音既感到困擾,又感到欣慰,她的「姊姊」果真比丈夫更了解自己,但也正因如此讓她無法達成目的。路過的廚房李嬸一眼便認出蕭家昔日的鄰居,又見千霞音似乎遇上麻煩,她走向她關心道:「素夫人,您不是與夫人在大廳談話嗎?」無法告知真實目的的千霞音佯裝自然,隨口搪塞道:「要去落英閣看霙妃,不小心迷路了。」李嬸並未心生疑竇還很親切地說道:「蕭府占地比以前大得多,不認得路很正常,我這就給您帶路。」「好的,麻煩妳了。」千霞音心想事跡尚未敗露,不禁鬆了口氣,老老實實地跟在後頭,踏上前往女兒住處的道路。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