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請勿轉載貓的原創小說。貓是很會記仇的動物!!! 此處之創作內容,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團體、事件皆無關。看不清楚教學圖,點進相簿,右鍵把圖帶走,Comicsviewer觀看。http://www.mediafire.com/?5jj9zj02ml5cbc8 百合小說創作集中地,不喜勿入!我沒興致花時間和人互罵,無法接受或無法理解內容者,請自行默默離開,我不需要外行人的馬鹿意見!

警告:這篇是黑暗系的風格,請勿模仿劇中人的行為。還有未滿十五歲的,請自動離席!

 

文章標籤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讀書筆記: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喵~~~真佩服自己的毅力,我居然把這篇翻完了!

這也是翻譯癮頭發作的產物,但下次大概不會想再翻日文全篇了,憑我不查字典約莫能看懂六成以下的功力做這種事太辛苦了!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宇智波鼬的精神狀況非常不穩定,幾乎都能用歇斯底里來形容,這點與他一同在小屋中養病的黑髮少年再清楚不過了。他那向來沉穩溫和、冷靜自持,似乎天塌下來也能面不改色的兄長變得有些瘋顛痴狂了。鼬三不五時就晃到他身邊確認他左胸的心跳,還會無意識地用天照對付視線範圍之內的所有苦蕪,香磷掛在腰間用以防身的苦蕪都被他燒光了。偶爾他會獨自跑出小屋,對著樹木拳打腳踢,好像是在發洩怒氣的樣子。鼬最難以忍受的事情就是佐助在他面前亮出萬花筒寫輪眼,每次只要看到那雙眼睛,他就會壓低聲音發出警告,要求弟弟立刻讓眼睛恢復原狀,彷彿只要被那雙眼睛多注視一秒,他就會變得更加乖張暴戾。

 

文章標籤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宇智波佐助死了,而宇智波鼬拒絕承認這個事實,他趕走了在家門口喧鬧哭泣的少女們,還對前來弔唁致意的七班成員下了逐客令,正當他在考慮是否要設下結界阻擋不速之客的時候,黑色短髮的男人來了,他擅自打開玄關大門,闖入了兄弟兩人的生活空間,斟酌了一下言詞,止水率先開口:「佐助的事情……真令人遺憾。」聞言,鼬如此回答:「止水,說話小聲點,佐助很累,他還在睡覺,而且他好像很冷的樣子。」

 

文章標籤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警告:有死亡描寫場景,未成年者勿看。

 

文章標籤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兄弟向

文章標籤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黑髮男孩端坐在客廳的塌塌米上,腳邊散落了一地的家族相片,其上沾染了些許水珠。鼬剛執行完任務回到家,他對著那個背影,輕喚了一聲:「佐助?」聞言,男孩回過頭來張望兄長,眼瞳裡閃爍著淚光。弟弟剛才在哭並非令鼬最令他震驚的事實,而是佐助的眼睛變成了鮮明醒目的顏色,一勾玉的紋樣點綴在那片緋色之中,宛血海中的一座孤島。

 

文章標籤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連宇智波鼬也不清楚自己是何時變得奇怪的,也許是上星期撞見佐助和一群女孩嬉笑打鬧之際,或者在比那更早之前。偶爾當他看著自己的弟弟的時候,會產生一股把他壓在身下蹂躪的衝動,這種感覺連戀愛都稱不上,說穿了只是一種病態的獨占慾。宇智波佐助的一切都是屬於他的,他的信任是屬於他的,他的依賴是屬於他的,就連他的情慾也必需是屬於他的。一連好幾天,這種喪心病狂的想法驅使在他夜闌人靜之際占有弟弟的唇。睡夢中的少年都沒什麼特別的反應,作為一名忍者,同時也是宇智波的血脈,他不可能遲鈍到渾然未覺。很明顯地,佐助是在裝睡,故意放縱他的為所欲為。像是在賭氣一般,今晚,宇智波鼬又對著那雙睡夢中微張的嘴唇吻了下去。

 

文章標籤

chate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